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7年第3期»众弹»撰写科学史的优良范例

撰写科学史的优良范例

——小谈《科学简史》

《科普创作》

伍慧玲

2018-01-28 14:36

《科学简史》(上海 科技教育出版社,2014年)

英语中的“科学”(science)一词出现自 14 世纪,自那时起,科学从自然 哲学中蜕变,开始加速发展,逐渐成为一幅由多个学科分支绘就的壮丽画卷。 《科学简史》这本书就试图以简练的笔触,去勾勒这幅画卷。

从坚信地球位于宇宙的中心、被美丽的星子环绕、被世界缔造者精心呵 护,到放眼太空发现无数“地球”,再到思考多重宇宙的可能性;从用亚当夏娃 的传说解释人类的由来到提出人与猿有共同祖先,再到发现几乎所有生物之间 都有着相同的化学结构—— DNA;从炼金术士孜孜以求自石块中提取出黄金到 把物质分解得越来越细小直到众多“基本”粒子,想象着它们神奇的性质、它 们如何自宇宙大爆炸中诞生……文艺复兴时代以来,科学的发展已无法用“翻 天覆地”来形容,一个个重大的科学发现,颠覆或深刻改变了人们看待外部世 界、看待自身的方式。这本书,可以说基本无遗漏地概括了这段时期科学史上 的重大发现、重要人物,读完本书,心中对这个时期的科学发展历程就有了一 个大致的轮廓和清晰的脉络。

本书既然叫“科学”简史,必然首先涵盖了大量科学内容。这段时期的科 学进展,天文学、地质学、物理学、数学、化学、 医学、生物学,以及新生的现代量子理论、宇宙 学理论,“科学”就像一株起源于古希腊自然哲学 的小树苗,每一个学科都是一根枝条,每一根枝 条都在学者们的思考和研究中一点点生长,越加 粗壮,并不断产生新的枝杈——即新的学科。同 时,每一个学科都接受着来自其他学科的“养 料”,然后相互融入、纠缠,由此生长成一株顶天 立地、枝繁叶茂的科学巨树。如此巨大的科学之 树,其中所涵盖的科学内容是极为丰富的,若要 解释起来,每一点都需要对该学科有一定的深刻 认知。幸运的是,作者格里宾正是一位科普高手, 他在每一个关键的科学发现上都尽可能地用简明、 严谨的言语去描述其内容,以及其在科学史上的 意义。对于知晓某部分科学内容的人而言,他的 描述是一个个精练的总结,让人心生熟悉亲切之 感;对于对某部分科学内容一无所知的门外汉而 言,他的描述足以让其了解重点,一窥入门之径。

然而,这本书不是堆砌“时间、地点、人物、 事件”的流水账,而是非常重视描述科学发现的来 龙去脉:问题如何提出,已有科学证据为何,科学 人物如何依据当时已有的知识理论和证据去思考、 得出结论。这些描述,展现了人物个体思考的历 程,同时也是人类的思想不断提升、突破固有思维 方式的过程。即使思考的结果在今天看来是一个谬 误,但思考的过程依然发人深思、启迪人心,这也 是本书在回顾科学史时最有价值的地方之一。

此外,书中体现出科学发展的偶然性与必然 性的结合。诚然,科学人物的探索与超越时代的 洞见,使科学突破成为现实。然而,当时的种种 迹象也表明,某个科学发现必然出现──或者是 某个不完美的理论中蕴藏着新发现的萌芽,或者 不同的科学人物殊途同归(如华莱士和达尔文关 于进化论的发现)。这正应了奥本海默对科学发现 的概括:“科学中深层的内容不是因为它们有用而 被发现,它们被发现是因为它们可能被发现。这 是一个深刻而必然的真理。”

阅读历史,是在回顾过去;回顾过去,是为 了思考未来。人类的科学发展日新月异,解答了 许多困扰人类千百万年的难题,但又产生了新的 疑问,同时很多原本的难题在以一种新的方式、 新的深度困扰着人们。了解过去人类是如何解决 难题、开拓思维,无疑会给予今天的人们更多启 迪和指引,正如阿西莫夫所说:“身处现代世界, 除非对科学的历程有所了解,否则没有人能够真 正感觉轻松自如并对问题的性质以及可能的解决 方法做出判断。”

这本书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对科学知识和 科学史的了解,它在科普写作方面也给予了不少 启示。

本书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极富趣味性地 勾勒历史轮廓。其实,500 年的科学发展历史, 完全无法以区区 500 页纸展现细节,其中人物和 事件所涉及的社会环境也无法尽皆描述,称其 “简”史,名副其实。而作者在撰写时,对人物和 事件的取舍确实有所偏重,描述语言也并非完全 客观,而是带有一定的主观色彩。因此本书目的, 不完全是让读者了解科学史的全貌,更是启蒙、 是引起读者的兴趣,使那些有意愿了解更多的读 者自己到其他书籍中去寻找更多信息。

为了引起读者的兴趣,全书在坚定不移地以 一种“讲故事”的叙述方式进行。面对纷繁复杂的 历史,作者选用以人物为主体、以人物经历推动历 史事件的写作方式。作者把科学发展脉络分割为一 个个小区块,每个区块以一个科学人物为中心,他 们所经历的生活的浪涛、科学研究的波折、起伏的 心境、不懈的探索,常常让读者沉浸其中,如同观 看着一场又一场精彩纷呈的剧目。《星期日独立报》 如是评价:“大量的科学史内容读起来就像侦探小 说。”而各种科学知识和信息、科学思考方式,就 融入“剧目”中,易于让人接受。

为了更进一步抓住读者的兴趣,书中常常引 用一些长期流传、众所周知的“谬误”“鸡汤故 事”,然后加以击破。例如,关于哥白尼,坊间 最喜欢描述他如何以惊人的魄力和智慧打破他的 身份——神职人员——带来的思想枷锁,做出了 日心说后又担心受到教会迫害而不敢发表,甚至 还有直到他去世那刻凝结着其心血的名著《天体 运行论》才送到他手中这样的煽情桥段。恐怕包 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小时候都听过这段“传说”。 然而书中描述,哥白尼不发表日心说的真正原因, 一是他过于忙碌,有很多事务(神职方面和科学 方面的),更重要的是他自己也感觉日心说并不 “完美”,无法合理地解释许多疑问。对这些坊间 谣传的澄清,不仅还历史以本色,也轻易地抓住 了读者眼球,更传达了一种科学精神:真正的科 学家,不会因为一点发现就沾沾自喜,而是常常 心怀忧虑,不断探索着更完美的答案;科学,也 总是在产生新理论、解决一部分问题、产生新的 问题、再催生新理论的螺旋式上升中,不断发展。

全书以人物为引线,串起数百年科学史,而 将人物连在一起的方式,让人拍案叫绝。例如, “如果说惠更斯是含着银汤匙出生的话,那么波义 耳则是含着整个餐厅的银餐具出生的”,由惠更斯 引出了波义耳;布丰当时推算出地球应当至少有 75000 岁,远多于《圣经》学者所称的 10 倍,“然 而比起下一代法国科学家中的一员——傅立叶, 布丰对地球年龄的推算相形见绌。但不幸的是, 傅立叶似乎被自己那从未发表的计算吓呆了”,由 布丰引出了傅立叶。这种连接人物的模式,不由 得让笔者想起中国古典名著《水浒传》:一个人物 的退场,自然而然地引出另一个人物的登场。此 外,虽然每个科学人物之间的联系之处有许多, 但作者往往会选择或提炼出一些更生活化、趣味 性的点,即使是一些科学理论方面的联系,他也 会将其描述得充满戏剧性。无疑,这些文字就像 两段科学旅程中的驿站,让脑中装满上一位科学 家生活和科学理论的读者得以小憩片刻,甚至喝 上一口饮料,然后慢慢再开始下一段旅程。

历史本就比小说精彩,如何讲好科学历史故 事,将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科学思考方式融入 故事中,而不是简单粗暴地用“知识点”、罗列众 多的“科学名词”去“侵略”读者的脑袋,是值 得深思的课题。唯有先使读者愿意读下去,才能 使他们接收到其中的知识,达到传播的效果。如 何将科学史撰写得科学性、趣味性兼备,本书确 实做出了优良的示范。

(该文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评论活动征文)

作者简介

伍慧玲,复旦大学遗传学博士,上海科技教育出 版社科普图书编辑室副主任,目前主要于从事科普图书 的策划、组稿和编辑出版工作。曾担任国家“十一五” 及“十二五”重点图书等多本重点图书的责任编辑。

上一篇:用故事启迪心灵, 以文字关怀自然
下一篇:合中西之璧,传文理之薪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