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1期»创作园地»烷美无炔

烷美无炔

《科普创作》

崔罗石

2018-04-17 21:21

乙炔一个人待久了,也没觉得自己有多 孤独。

年轻的时候,乙炔脾气不好,稍微一撩 拨就想跟人发火,所以这么多年来也没什么 朋友。现在年纪不小了,暴脾气一点没改, 也没人来烦他了。

乙炔大约是京城最穷的那拨人之一。手 头没什么钱,家里也没什么资产,就只两间 破瓦房。他唯一的宝贝就是一把三弦。这三 弦到底有多久年岁,说不清楚,反正自打乙 炔记事起,就是抱着这把三弦睡的。几十年 来,乙炔有事没事就拿起这把三弦拨弄两 下,久而久之,杆儿都给摸得油光发亮。

这天下午,天微微落雨。乙炔在家里闲 得发慌,于是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屋檐底下, 说是听雨,其实是在打盹儿。

睡梦里没个时辰,乙炔只觉着自个儿刚 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近黄昏时分。雨不 知何时停住了,西边天上燃起的红霞点着了 乙炔的瞳孔,于是整个世界都好像烧得通红。

乙炔突然来了兴致,回屋拿来了三弦, 跷着二郎腿就弹了起来。

弹得也不是哪个名家的名曲儿,也不 是哪个村的村调,就是自个儿平时瞎弹的调调,还配上了自己写的几句词儿。乙炔自顾 自地唱着一首自己填的《更漏子》。虽然不 合格律,但自己却喜欢得紧。

一程风一程雨
一程离别词句
三番梦三番虑
三番提搁笔
五更鼓五更曦
五更杂乱情绪
九般巧九般奇
此生难重聚

不知何时,一个女子来到乙炔面前站 定,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看着。过 了不知道多久,连天边的火也快熄了,乙炔 才忽然看到了她。

一眼,仅仅是一眼。乙炔却如见了猫的 老鼠一般乱了阵脚,下手没了轻重,勾断了 两根刚上的新弦,也拨响了心弦。顾不上心 疼那两根弦,乙炔痴痴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张了张嘴,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嗓子眼 儿,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尔氢儿。”却是女子先说出了自己的姓名。

“我知道。”乙炔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 句。他肯定是没见过她的,可他就是觉得他知道,没什么理由。 “我叫乙炔。”乙炔这才刚刚缓过神来, 起身施了一礼,道。

“先生的三弦弹得很好,词也写得妙。”

“我……我……”半辈子没怕过什么的 乙炔又慌了神,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暗恨自 己,怎么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

太阳终于整个落入海中,最后一丝光亮 把尔氢儿的整个身影刻在了乙炔的眼皮上, 乙炔睁眼是她,闭眼还是她。

乙炔向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没想到 最后却是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后来?后来啊,乙炔和尔氢儿成了家。

虽然这两人是因为三弦结了缘,可成了 家之后,尔氢儿再也没让乙炔弹三弦了,说 是听了那一次,一辈子都够了。所以乙炔那 断了的两根弦也就再也没有续上了。

嗨,忘了个事。乙炔早就把名字改了。

“原来我啥也没有,啥都缺,叫个乙炔 倒也合适。现在我感觉自己也不缺啥,过得 挺完美。就改名叫乙烷吧。”

作者简介

崔罗石,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生命学院生物 技术专业学生,热爱生物,热爱文学。

上一篇:2067年的一场官司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