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2期»作家档案»在真理面前,愿我们都是孩子

在真理面前,愿我们都是孩子

《科普创作》

张昊

2018-06-21 20:20

周末的下午,倚在床头,拜读李淼老师 的新作《给孩子讲相对论》,一眼望去的是 窗外明媚的阳光,阳台上晾晒着的衣物迎着 微风摇曳,耳畔传来孩童们的阵阵嬉闹。

忽然回想起童年无数个这样的午后,我 翻开一本本科普读物,如痴如醉地沉浸在科 学家的故事里,仿佛置身于无数古往今来人 类智慧火花闪耀的瞬间,当时我就在内心中 认定了今后努力的方向。我今年32岁,多 少算是个科学工作者,儿时的理想最终得以 实现,应该也可以说是一种幸运了。

如果说到底是什么因素促使我对科学产 生兴趣,我想中小学时期大量的科普阅读应 该算作其中的主要原因。一本好的科普读物 可以影响一个人一生的职业选择,这也是我 目前在工作之余坚持科普创作的原动力之一。

李淼老师是我非常欣赏的中国科普作家 之一,他的文字严谨而不失活泼,颇有老一 辈科普作家叶永烈先生的风范。他所创作的 诸多青少年科普作品在我看来都是提高青少 年科学素养的绝佳读物。

拿这本《给孩子讲相对论》来说,从最 初引入光速不变概念时制造的悬念开始,就 让我禁不住想要继续读下去,看看这不变的 光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紧接着,作者主动 解开悬念,自然地引导读者循着科学家思考 问题的轨迹展开思路,他就光速不变这一问 题的实验验证做了着笔甚多的描写。

接下来,他以现代粒子物理研究中常用 的大科学装置——环形加速器中观测到的基 本粒子寿命变化为例,将“尺缩钟慢”的相 对论效应深入浅出地呈现给读者,让读者体 会到科学理论的力量。设置了科学问题,再 用科学方法去解答,将科学家验证理论预言 时的所思所为呈现出来,这对于引导孩子们 建立科学的思考方式大有裨益。

用孩子们都能理解的语言去解释深奥 的理论物理问题,对于科普作者来说是最大 的挑战。以我自己编辑和审阅科普文章的经 历来看,很多专业能力很强、学术水平过硬 的作者并不擅长把深奥的东西用普通人可以 明白的语言讲述出来。读者需要的是山水画 或者浮世绘一般的图景勾勒,绝非是油画一 样的分毫毕现,过多的细枝末节只会将读者 淹没在信息的海洋之中。对于青少年科普来 说,这一点尤为关键,而李淼老师的这本著 作,我认为在向读者勾勒物理图景方面可以 说是非常出色了。

文章对量子力学建立过程中的泰斗级人 物狄拉克做了一个妙趣横生的速写,很多关 于他的逸事我也是头次听说。在事例的选择 方面,作者的技巧也十分高明,既体现了狄 拉克的天赋异禀,又反映了他的特立独行。 将科学家的形象描绘成类似于美式超级英雄 电影中的科学怪才,这样的处理方式应该是 当代青少年非常乐于接受的。

其中,我最喜欢的部分是狄拉克与他的 太太在相识相爱过程中的几段逸事,一个如 美剧《生活大爆炸》中主角谢尔顿一般的形 象立马在我的脑海中鲜活了起来。从最初霸 道总裁一般的傲娇抗拒、自由自我到最后的 互敬互爱、牵手终生,再恃才傲物的大科学 家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至于他曾经在信中 对恋人宣称自己不会爱上别人,更无法理解 常人的爱,我们只能替他的夫人说,谁叫你 有那个时代最聪明的大脑呢,即便说过孩子 气的话,也只好选择原谅你了。

在这里不得不稍加感慨的是,在我小时 候阅读过的科普著作中,对量子力学相关内 容的描述和讲解少之又少。我想,这一方面 是因为当时量子力学相关内容的学校教育在 科普作者这样的群体中尚未得以普及;另一 方面也是由于当时人们的日常生活还远远不 像今天的信息时代一样,建立在微电子技术 的飞跃发展之上。

我个人直到进入大学和研究生课程之 后,才通过学校教育接触了量子力学和相对 论的基础知识。对于如今的青少年而言,如 果到大学阶段才正式接触相对论和量子力 学,恐怕确实有点跟不上身边科技发展的潮 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淼老师的两本书, 《给孩子讲相对论》和《给孩子讲量子力学》 都是顺应潮流、与时俱进的范例。我们科普 界应该鼓励更多的作者和资源单位去创作相 关的青少年科普作品,毕竟从小就对人类智 慧在现当代的最高成就耳濡目染的群体,才 会真的具有面向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李淼老师在文章中戏言,因为孩子们 的头脑中没有思维定式的禁锢,他常常感到 与孩子们的交流反而更加容易。其实从某 种意义上来说,在接受科学素养训练这件事 情上,孩子们所具备的可贵之处绝不只是思 维活跃、定式少这么简单。孩子们天生具有 的好奇心和求知欲,都驱使着他们去探索未 知,追寻答案。在成年人眼中平凡无奇的世 间万物,在孩子们眼中却充满谜团。我们人 类科学史上的先贤们正是因为有孩子一般的 好奇心才会在不同的时代艰辛求索,只为找 到一个答案。

在真理面前,愿我们都是孩子。

作者简介

张昊,工学博士,大阪大学助理教授,旅 日六年,对日本社会生活和产业发展有独到观 察。对科普写作兴趣浓厚,业余时间担任科普 团队“科了个普”的组织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相对论都有什么用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