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2期»多媒多面»人类是否应该主动呼叫外星文明

人类是否应该主动呼叫外星文明

《科普创作》

汪诘

2018-06-22 09:05


(吴飞宇/绘)

SETI计划和METI计划(包括给外星人送礼物,这也是一种METI行 为),构成了人类试图与外星文明接触的主流方式,整个20世纪70年代是 人类航空航天、探索宇宙事业的高潮,同时也是人类对宇宙和外星文明思 考的高潮。在第一次METI行动之后,有一些科学家突然站出来强烈反对 METI行动,而且反对的声音由小到大,越来越多的知名科学家加入到了反 对者的阵营中。很快,在METI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开展了激烈的全球性 大辩论,交战双方异常火爆,纷纷著书立说,这场辩论逐渐从纯学术性的 讨论发展成为事关人类文明生死攸关的大思考,从科学的领域开始向文学、 政治、哲学、宗教等领域扩散。

下面是一场由我虚构的电视辩论赛,但里面的人物和观点都是真实的,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科学家是如何思考人类文明与外星文明之间关系的。

正方观点:人类应该主动呼叫外星文明。

正方一辩:法兰克·德雷克(Frank Drake)

正方二辩:卡尔·萨根(Carl Sagan)

正方三辩:亚历山大·萨特塞夫(Alexander L. Zaitsev)

反方观点:人类不应该主动呼叫外星文明。

反方一辩:马汀·赖尔(Martin Ryle)

反方二辩:大卫·布林(David Brin)

反方三辩:法兰克·迪普勒(Frank Tipler)

主持人:汪诘

(主持人)汪诘:欢迎来到地球!(笑 声)人类在宇宙中是孤独的吗?银河系中的 几千亿颗星辰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我们并不 是这个茫茫宇宙中的唯一智慧文明。我们已 经具备了向银河系中任意一个恒星系发电报 的能力,但是,收到电报的外星人是像电影 《E.T.外星人》中那个纯真、善良的E.T.呢? 还是像刘慈欣笔下的三体文明呢?我不知 道。人类到底应不应该主动呼叫外星文明? 这显然是个问题。下面,我们将进入观点陈 述环节,首先请出正方一辩,法兰克·德雷 克先生,他是全世界最知名的天文学家之 一,正是他写出了人尽皆知的德雷克公式, 也是他创立了人类首个SETI计划,由他主 导设计的阿雷西博信息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德雷克先生陈述他 的观点。(掌声)

(正方一辩)德雷克:谢谢主持人!各 位观众,大家晚上好!从前,有一个孩子生 活在一间大房子里面,这间房子的四壁全都 是完全密封的,没有任何窗户,当然,他小 时候从来就没有见过窗户。在他还是孩子的 时候,他觉得这间房间很大、很温暖,到处 都有绿色的植物、丰富的食物和水源,他觉 得生活在这间房子里无比的幸福和满足。孩 子慢慢地长大了,活动能力越来越强,终于 有一天,他发现房间的墙壁上有一条缝隙, 他小心翼翼地沿着缝隙慢慢摸索,终于发现 了窗户的秘密。当他第一次推开窗户看到外 面世界的时候,他被眼前的世界所震惊了, 那是他从未想象到的宽广和巨大。他好奇地 在房子的四壁开始了探索,很快,他又找到 了一扇门,当他推开那扇大门时,外面世界 的凉风拂起了他的衣袖,四处无比空旷,他 大喊了一声“还有人在吗”,声音消失在无尽 的虚空中,连一丝回音也没有,他禁不住双 手合抱了起来,一阵强烈的孤独感袭上心头。 沉默良久,他抬起头,极目远望,凝视了很 久,终于他发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似乎有 无数的灯火在闪烁,一直延伸到无限远。他 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并不孤独,他的同伴 们一定在远方等待着他的呼唤,他意识到自 己已经长大了,他需要融入一个大家庭,他 需要开拓一个崭新的视野,他需要勇敢地面 对未知,他的神情逐渐变得越来越坚毅,终 于,他鼓足勇气,对着远方用力地喊出了他 对这个世界的第一声问候:“你们好,我来 了!”谢谢大家!(长久的掌声)

(主持人)汪诘:谢谢德雷克先生。这 个孩子叫人类,这间房子叫地球。我从小到 大最怕的就是孤独,我感觉我已经被正方打 动了,战胜孤独只能靠勇气和行动。正方已 经打出了一张漂亮的感情牌,反方该如何应 对呢?下面让我们请出反方一辩,马汀·赖 尔先生,197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双天 线射电干涉仪的发明者,他开创了射电天文 学的新纪元。有请!(长时间热烈掌声)

(反方一辩)赖尔:谢谢汪诘,大家晚 上好。对方一辩确实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刚刚 开窍的有为青年的形象,遗憾的是,我只想 评价五个字:“很傻很天真”。(笑声)当人类 自以为勇敢地向外面的世界喊出“我来了” 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在暗处有一个外星人对 另一个说:“看吧,我说得没错吧,让你耐心 点,这不,包子就自己送上来了!”(大笑) 我想很严肃地告诉大家,在宇宙中可能充 满着不怀好意、饥肠辘辘的外星生物。我们 不妨想想地球上的生物,是不是绝大多数生 物都有与生俱来的攻击性,这是必然的,因 为一个物种要延续,必须找到自己食物链的 下端,说得简单点,每个生物都在用一生去 争夺能量。有句话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 亡”,优胜劣汰是这个宇宙永恒不变的法则。 我们坚信哪怕是在我们的银河系中,也有数 不清的智慧文明的存在,会有比我们落后 的,但更多的是远远超过人类文明程度的外 星文明。想想我们人类文明自身的历史吧, 当先进的欧洲人遇到落后的印第安人;当一 夜暴富的美国人踏上非洲大陆,他们首次遭 遇非洲人的时候根本没认为对方是人,因为 只有眼睛和牙齿能看见。(笑声)然后,大 家想想发生了什么。印第安人几乎被屠杀殆 尽,而非洲人变成了黑奴。各位,当比我们 先进得多的外星文明遇到地球文明,你觉得 我们会成为印第安人还是非洲人呢?可能对 方辩友认为外星人会用他们更发达的大脑来 替我们打工呢,这不是很傻很天真是什么? (笑声)难道就为了满足少数人的一些好奇 心和偏执,我们要和你们一起承担沦为奴隶 的风险?呼叫外星文明的行为就是一场拿着 全人类命运作赌注的冒险行为,为了我亲爱 的家人,我必须站出来抵制这种不负责任的 冒险行动。请大家用掌声支持我,捍卫我们 的文明。(长时间热烈掌声)

(主持人)汪诘:赖尔先生让我的背脊 全是凉意。(笑声)看来,宇宙很危险,还 是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别大喊大叫为妙啊! 但显然,我们的正方二辩不同意赖尔先生的 观点,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文学家、科普 作家、科幻作家卡尔·萨根先生,在座的各 位观众恐怕都看过萨根先生主持的电视纪录 片《宇宙》吧,他同时也是美国行星研究协 会的创始人和会长,在世界上有着超高的人 气和广泛的影响力。掌声有请!(全场掌声 雷动)

(正方二辩)萨根:尊敬的主持人,对 方辩友,各位观众,很荣幸有机会在此发 言。对方一辩说,我们就像是包子,而外星 人则是凶猛的恐龙。对这一点我实在不能苟 同,人类文明之所以能被称为智慧文明,那 就是因为我们脱离了动物界的食物链,越 是强大的文明越是懂得保护弱小、尊重生 命,文明史之所以叫文明史,那是因为我们 始终比昨天更加文明,而不是越来越想吃包 子!(笑声)千百年来,有多少先贤站在星 空下,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从哪里来,要 往何处去?这是人类的终极问题,要寻找答 案,人类必须把目光投向宇宙。我相信,答 案不在地球上,而在宇宙深处。这个宇宙如 此浩瀚,肯定不仅只有人类,否则也太浪费 空间了吧。(这句话是卡尔·萨根的畅销小 说《接触》中的名句。——编者注)那么我 们可以想见,整个宇宙其实是一个更大的社 会,一个文明必须度过最初的生存考验,还 要发展出足够的技术文明,才能融入这个社 会。现在,我们才刚刚具备了向这个宇宙大 社会发出微弱呼声的能力,难道要把人类几 千年的努力都扼杀在摇篮中吗?对方辩友如 此害怕与外星人接触,究其本质原因,这不 过是我们文明落后状态的一种反映。我们自 己曾经在历史上蹂躏过比自己弱小的文明, 我们良心的不安,表现为我们惧怕先进的外 星文明。我们念念不忘哥伦布和阿拉瓦克 人,科特斯和阿兹台克特人,这些令人伤感 的往事使得我们对未来忧心忡忡。但我敢断 言,当某一天星际舰队出现在地球上空时, 我们人类将会由此受益。想想我们人类现在 面临的众多难题,人口危机、战争危机、环 境危机、能源危机等,这些问题坐在家中, 关起门就能解决了吗?或许我们现在面临的 这些危机是所有宇宙社会中最为初级的问 题,比我们先进得多的文明早有良方。现实 的危机是人类实实在在已经面临的危险,而 对方辩友宣称的那些危险仅仅是一种毫无根 据的猜测,我们难道要让这些猜测阻止人类 寻求终极解决方案的探索吗?我们的地球, 甚至太阳系,在银河系中也不过如沙漠中的 一粒细沙,把自己封闭起来,做一只鸵鸟, 不去争取了解外面的世界,一睹超级文明的 风采,难道是更明智的吗?黑夜给了我黑色 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谢谢大家! (长时间掌声)

(主持人)汪诘:谢谢萨根先生。萨根 先生的立意相当之高,听完先生的高论,我 深刻感到与其这样固守在地球上被各种危机 折磨死,倒不如索性豁出去,冒一点遇到异 形的风险,去宇宙中寻求终极解决方案。但 我知道,同样作为雨果奖得主,著名的科幻 作家、物理学家、NASA顾问——反方二辩 大卫·布林先生不会同意这个观点,让我们 来听听布林先生的高见吧!(热烈的掌声)

(反方二辩)布林:尊敬的先生们女士 们,大家晚上好!刚才对方二辩说人类已经 面临的危险是实实在在的,而宇宙中的危险 却是猜测,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我想提醒大 家的是,无论是人口问题还是环境问题,这 些都是我们人类自己搞出来的问题,作为理 性的人类,自己搞出来的问题至少在理论上 是有可能被自己化解的。然而,来自宇宙中 的危险却是人类完全未知的,怀着恶意的外 星人的文明可能比我们的技术文明高出几个 等级,像这样的危险很可能是人类完全无法 抗拒的,他们要消灭我们很可能比我们要踩 死一只蚂蚁还容易。确实,我承认这是我们 的猜测,但当我们面临一个理论上有可能化 解的已知风险和一个理论上无解的,尽管是 猜测的、致命的危险时,我们该选择哪一个 呢?更重要的是,对方辩友说外星文明可能 为我们开出化解人类危机的良方,这不也是 一个猜测吗?(掌声)为什么对方辩友只愿 意相信自己的善意猜测,而对我方的恶意猜 测却置之不理呢?我想告诉大家,我方的这 个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毫无根据的,正方 一辩德雷克先生开创的SETI计划自实施以 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50年,可是我们 至今一无所获,整个宇宙文明似乎处在一种 被我称为“大沉默”的状态,这是不合常理 的,如果宇宙中的智慧文明无处不在的话, 星空中应该充满了外星文明的电波才对。或 许,之所以所有的智慧文明都采取了这样一 种沉默状态,是出于某种人类尚不知晓的危 险。如果这些聪明无比的外星文明都无一 例外地选择了沉默,那么我们是否也应该以 他们为榜样,观望一下,至少在没有找到外 星人的踪迹之前,不要主动发出自杀性的呼 喊。善意的猜测哪怕对了99次也只是让我 们获得99次的收益,但是如果恶意的猜测 不幸被猜中1次的话,我们可能就再也没有 机会猜第101次了。谢谢大家!(长时间热 烈掌声)

(主持人)汪诘:谢谢布林先生。说老 实话,我此刻的心情无比纠结,不知道各位 观众是否和我一样纠结。每当听完正方发 言,我就对宇宙充满了期待和憧憬,而听完 反方发言,我又似乎被浇了一盆冷水,一下 子就清醒了,可谓“宇宙有风险,进入须谨 慎”啊!(笑声)下面的自由辩论环节将是 更为激烈的交锋,正反双方各有一名重量级 的人物加入。正方三辩亚历山大·萨特塞夫 先生是俄罗斯国宝级的射电天文学家,著名 的“宇宙呼唤”和“青少年信息”项目的领 导者,曾经赢得苏联和俄罗斯的最高科学荣 誉奖章。反方三辩法兰克·迪普勒先生,是 美国重量级的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奥米加 点理论(OmegaPoint)的发明者。现在我们 进入精彩紧张的自由辩论环节。首先由反方 发言,然后必须交替发言。

(反方三辩)迪普勒:请问对方辩友, 你们认为宇宙中的文明是善意的多还是恶意 的多?

(正方一辩)德雷克:那你觉得这世界 上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还用问吗?当然是 善意的多。

(反方三辩)迪普勒:这么说来,你们 也就是承认恶意文明是存在的,是不是这 样?请正面回答。(掌声)

(正方二辩)萨根:我不清楚对方对 “恶意”的定义是什么,但脾气差一点的人 就一定会去杀人吗?请问,人类把自己的眼 睛蒙上、嘴巴封住、耳朵塞住,这样就不会 有危险了吗?

(反方一辩)赖尔:所谓恶意,就是会 首先攻击对方,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恶意文 明存在,对地球的危险就是100%,因为根 据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 这种可能性多小,它总会发生。(掌声)

(正方二辩)萨根:请对方不要回避问题, 再问一次,蒙上眼睛上街就没有危险了吗?

(反方一辩)赖尔:这个比喻不恰当, 正确的比喻是,一只鸡突然学会了说话,但 是千万不要四处喊叫:“我真的很好吃!” (笑声,掌声)

(正方一辩)德雷克:对方始终在回避 我方的问题,我方想告诉大家鸵鸟把头埋在 沙堆里假装看不见危险,只会死得更快。

(反方二辩)布林:我们认为危险来了, 鸵鸟应该把自己全部埋在沙子里,千万不可 露出屁股。(笑声)现在恰恰是对方辩友认 为人类不但不要埋起来,还要大声喊叫。你 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宇宙处于大沉默状态?

(正方一辩)德雷克:原因或许很多, 比如我们的精度不够、频率不对等。正是因 为大沉默,我们才要勇敢地喊出第一声啊! (掌声)

(反方二辩)布林:你们知道《二十二 条军规》吗?如果别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 而我在做另一件事情,那我就成了白痴。 (笑声)

(正方三辩)萨特塞夫:如果事情果 真如此,SETI岂不应该是Search for ExtraTerrestrial Idiots(搜索地外白痴)的缩写了。 (大笑,掌声)我们50年的SETI计划在你 们眼里的意义到底何在?

(反方三辩)迪普勒:我想强调,我方 反对的是METI计划,对SETI并不反对。 我想请问,你们认为人类到底能从METI计 划中获得什么好处?

(正方三辩)萨特塞夫:问得好!我们 能从更先进的文明那里学到知识和文明。人 类在宇宙中还是个小学生,我们必须承认自 己的渺小,我们必须找到老师。我倒是很想 问问,你们到底在怕什么呢?

(反方三辩)迪普勒:在我看来,你们已 经远离了科学精神,简直就是一种宗教般的 崇拜和信仰,没有理由,没有条件,没有证 据地相信外星人就一定像普度众生的耶稣一 般伟大。我只想问一个问题:证据在哪里?

(正方一辩)德雷克:我们基于的是对 文明的理解和正常的逻辑推理,我还是想请 问你们,到底怕的是什么?你们的证据又是 什么呢?

(反方三辩)迪普勒:我们害怕的是我 们所未知的东西,正因为既找不到好的证 据,也找不到坏的证据,那么最明智的做法 难道不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

(正方一辩)德雷克:可惜啊可惜!

(反方二辩)布林:可惜什么?

(正方二辩)萨根:遗憾啊遗憾!(笑声)

(反方二辩)布林:遗憾什么?

(正方二辩)萨根:遗憾的是自从人类发 明电报、广播、雷达、电视以来,来自地球 的电磁波信号早就在宇宙中弥散开来了。或 许用不了几十年,就有一群外星人能收看我 们今天晚上这场电视辩论赛了。对方辩友在 害怕的那些东西其实早就已经发生了,你们 不觉得今天收手已经晚了吗?

(反方三辩)迪普勒:哪怕是军用卫星 所产生的电磁波,相对于宇宙这个尺度来 说,能量都非常弱,恐怕还没离开太阳系 就早已经衰减成星际噪音的级别了。这与 METI计划实施的大功率定向发射完全不同。

(正方三辩)萨特塞夫:请不要把我们 人类的技术文明套在外星人身上,总会有比 地球文明发达得多得多的第Ⅲ类外星文明能 检测得到的。如果这个宇宙真像对方辩友宣 称的那样充满了黑暗与恶意,那么我们就应 该果断地停止一切产生电磁波的行为,包 括今天这场电视辩论赛。对方辩友同意吗? (掌声)

(反方二辩)布林:百分之百的安全是 不存在的,我方也不主张人类因为惧怕外星 文明而停止正常的通信。我们想强调的是 METI计划将这种潜在的危险系数放大了几 万甚至几亿倍,所以必须停止。

(正方一辩)德雷克:按照对方辩友的 逻辑,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大笑)既然如此,我 们还在这里讨论什么呢?不如出家当和尚算 了。(笑声)

(反方三辩)迪普勒:非也非也!对方 辩友逻辑完全混乱了。有些危险确实是无法 避免的,近的说有小行星撞地球,超新星爆 炸,远的说有太阳的氦闪,甚至太阳的熄 灭。但是人类了解这些危险远比假装不知道 要好上千万倍,正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我们 所面对的挑战和危险,人类才能积极地寻找 对策,为文明的延续、为生存而尽自己的一 切力量。我存在,我思考,我努力,所以我 自豪!(掌声)

(主持人)汪诘:对不起,反方时间到。

(正方一辩)德雷克:人类文明自诞生以 来,我们曾经面对过多少未知的恐惧?

(正方二辩)萨根:我们惧怕过打雷,惧 怕过天狗吃月亮、吃太阳,我们惧怕过扫帚 星,我们曾经有过数不清的未知恐惧。

(正方三辩)萨特塞夫:我们是如何战胜 这些恐惧的?

(正方一辩)德雷克:靠的是理性和勇气!

(正方二辩)萨根:靠的是代代传承的文 明和爱。 (正方一、二、三辩)齐声:外星同胞 们,我们来了!谢谢大家!(热烈长久掌声)

(主持人)汪诘:这真是一个势均力敌、 旗鼓相当的自由辩论环节,我都有点紧张得 喘不过气了。不知道坐在下面混在人类中 间的外星人会怎么认为?(笑声)给外星人 的电波,(模仿哈姆雷特)到底是发还是不 发呢?这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最后一点时 间,我们留给辩论双方做总结陈词。这次先 请反方三辩迪普勒先生做总结陈词。(掌声)

(反方三辩)迪普勒:尊敬的主持人, 各位观众,还有混在下面的外星朋友们,大 家辛苦了!(笑声,掌声)我们听到对方辩 友在最后的时刻激情澎湃,迫不及待地要 投入外星人的怀抱,比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 爹还要激动。(笑声)然而,激情无法取代 理性的思考,更何况,冲动是魔鬼。在我看 来,对方辩友眼中的外星同胞很可能是张着 血盆大口的巨兽,正在耐心地等待着人类自 投罗网。我们不否认在宇宙这片森林中,有 善意的文明,但请大家千万不要忘记在100 杯美酒中,哪怕只有一杯是毒酒,也足以置 人于死地。我们确实没有证据证明危险来自 何方,也无法拿出一个例子来证明恶意文明 的存在,因为我们到目前为止确实没有发现 任何一种外星文明的存在,在这一点上我们 与对方辩友立论的困境是相同的。但是,至 少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 人类没有做好准备,相对于这个茫茫太空, 我们的文明还非常弱小。我们的宇宙飞船才 刚刚能把人送上月球,更不要说拥有任何的 可用于太空作战的武器了。很遗憾,那些各 位在《星球大战》电影中司空见惯的超级武 器,我们其实一样都没有,甚至在理论上我 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实现这些超级武器。假设 有一种外星文明能够来到地球,他们的文明 程度将会是我们的多少倍,与这些掌握了远 距离星际航行的外星人相比,我们就好像非 洲划着独木舟的原始人看到了现代的航空母 舰,这种技术上的差距是无法用任何勇气弥 补的。在人类没有做好准备之前,在我们自 己没能发展出远距离星际航行的技术之前, 我们老老实实地待在地球家园上,仔细地聆 听来自宇宙的电波就足够了,让我们先找到 并了解了外星文明之后再做决定,不是更明 智的选择吗?一念之差就有可能导致灭顶之 灾,我在此要向全世界郑重呼吁:尽快建立 国际法禁止人类愚蠢的METI计划,这种逞 个人之快,而置整个人类于危险境地的行径 必须得到严厉禁止!请评审团冷静理智地裁 决。谢谢各位观众!(热烈掌声)

(主持人)汪诘:谢谢迪普勒先生!此 时,我真为正方捏一把汗,反方已经把整个 人类的安危摆到了赌桌上,这场辩论的胜负 似乎决定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死。请正方三辩 萨特塞夫先生为我们做总结陈词。(掌声)

(正方三辩)萨特塞夫:谢谢主持人! (整理了一下领带,捋了捋头发,轻轻一甩 头,朝摄像镜头微笑了一下)尊敬的各位电 视机前的观众,你们看我的样子像是一个拿 人类命运做赌注的疯子吗?(笑声)我们跟 对方辩友一样,同样关心人类的命运,心中 也同样充满着责任感和使命感,我们不是赌 徒,更不是刽子手。对方三辩说的没错,激 情替代不了理性,我们需要的是严谨的逻辑 和推理。我想请教对方辩友,你们口口声声 说你们只需要SETI,不需要METI,你们 理直气壮地宣称人类应该在宇宙丛林中保持 沉默,你们不觉得这简直是一个荒谬的悖论 吗?如果连我们自己都没有勇气发出声响, 又怎么能问心无愧地指望丛林中的外星同伴 做出反应呢?既然发出声音的都是白痴,又 何谈向这些白痴学习先进的知识呢?对方辩 友一边斥责所有在宇宙中发出声音的文明是 疯狂的自杀者,一方面又期望SETI计划有 所收获,这有逻辑可言吗?如果宇宙真的像 对方辩友宣称的那样,没有一种文明认为有 向其他文明发出信号的必要,那么实施单 向搜索的SETI计划就注定要一无所获,毫 无意义。我方承认宇宙中或许确实存在恶意 的文明,但是,坐以待毙就是最好的选择 吗?假装不知道就可以安全了吗?在这些高 度发达的恶意文明面前,我们不论是否实施 METI计划,面临的风险系数都是一样的。 而恰恰是我们认识到宇宙丛林中有猛兽,我 们才应该积极主动地寻求与邻近文明取得联 系,互通有无,共同对抗强大的恶意文明。 我们坚信大多数文明是善良而充满爱意的, 弱小的文明想要生存,唯一的出路就是联合 起来,守望相助。在这个广漠的宇宙中,人 类文明是渺小的,但我们又是如此的独特, 从第一个单细胞生物的出现至今,经过三十 几亿年的演化才诞生了今天的人类,从第一 只古猿直立身体仰望星空到今天哈勃太空望 远镜对宇宙深处的凝视,我们就像第一次来 到海边的远古人类,虽然大海让我们产生未 知的恐惧,但阻止不了人类勇敢地扬帆远 航,发现新大陆!谢谢大家!(热烈掌声)

(主持人)汪诘:谢谢萨特塞夫先生! 双方的发言都结束了,但我却比刚开始比赛 的时候更加纠结了。(笑声)人世间的痛苦 莫过于此。(笑声)在听了双方各自的观点 后,作为人类的一份子,电视机前的您又会 支持哪方的观点呢?请拿起手机,发送短信 1支持正方,发送短信0支持反方,人类的 命运何去何从,将由我们每个地球人自己做 出选择。

作者简介

汪诘,科普作家、科普自媒体人“科学声 音”组织首届轮值秘书。代表作《时间的形状: 相对论史话》获第八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 奖”。另著有《星空的琴弦》《外星人防御计划》 《科幻世界漫游指南》等作品。自媒体节目《科 学有故事》主播,科普演讲人。

本文在音频基础上略有改动。扫二维 码,收听本文音频。

上一篇:听,科学在“呐喊”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