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3期»作家档案»碎片化时代的坚守者

碎片化时代的坚守者

——评王立铭《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

《科普创作》

丁子承

2018-09-14 14:50

我们正处在碎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碎 片化信息具有短小精悍、易于消化、时效性 强、获取成本低等诸多特点,在当今这个信 息化爆炸的时代,无疑具有其他信息传播模 式无法企及的优势。微博、微信、快手、抖 音等,都是敏锐地跟随碎片化浪潮而出现的 新兴媒体。这些新媒体在我们的时代大获成 功,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依托于媒体 的科学普及工作,顺应这股碎片化阅读的浪 潮,调整长期以来的科普方式,将需要普及 的科学知识通过碎片化的方式,或以短小幽 默的趣文,或以趣味盎然的讲座,或以生动 有趣的动画视频等各种形式,在诸如微博、 微信等文字媒体,喜马拉雅等音频媒体,哔 哩哔哩、抖音等视频媒体上刊登播放,吸引 许多读者、听众和观众,日益成为科普工作 者向大众普及科学知识、提高科学素养的重 要途径。

不过,应碎片化潮流而诞生的新媒体虽 然有着诸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也背负着与 生俱来的弱点。美国科技作家卡尔指出,碎片化阅读的泛滥使读者“牺牲了深入阅读的 功能,变成单纯的信息解码者,丧失了形成 丰富精神连接的能力”。碎片化的信息尽管能 给读者带来短暂的满足感,但却无法形成系 统、完整的知识体系,更谈不上主动地、创 造性地加以运用。许多有识之士都注意到这 些问题,并在实践中积极探索解决的方法。 今天所要介绍的王立铭教授便是其中之一, 他在科普著作《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 史》(以下简称《上帝的手术刀》)中以自己 的方式对上述这些问题给出了精彩的解答。


图 1 《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浙江人民出版 社,2017年5月)

王立铭是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的教 授。他专注于代谢的神经生物学原理及相关 疾病的研究。王立铭尤其热心科学传播,自 称“科学启蒙主义者”,是知乎大V、“知识 分子”签约作家。他发表的科普文章、视频 和演讲广受欢迎,先后获得过吴瑞学会颁发 的“顾孝诚讲座奖”、香港求是基金会颁发 的“杰出青年学者奖”、果壳网颁发的“菠 萝化学奖”。王立铭的著作《上帝的手术刀》 出版于2017年,是一本讲述基因编辑技术 的科普书籍。在书中,他用科学性、系统性 和文学性向碎片化阅读的弱点做出了自己的 回应。

 

科学性

对于任何科普内容来说,科学性都是最 为核心的要求。只有在保证科学性的前提下, 才能进一步去讨论其他的需求。果壳网总编 徐来曾在2015年科普信息化建设工程项目实 施培训会中强调过科学性必须放置在趣味性 之上,这一观点可以总结为如下的公式:

科学性>内容有趣>配图有趣>文字有趣

但确实有一些科普新媒体并没有遵循这 样的标准,反而把“有趣”放在最重要的位 置,凌驾于科学性之上。事实上,只要新媒 体追求流量、追求点击率的目的没有变,这 种追求“有趣”胜过追求科学性的现象就是 无法避免的。而在《上帝的手术刀》中,王 立铭坚持贯彻科学性原则,不管需要讲解的 内容如何枯燥艰涩,也绝不为了吸引读者的 眼球而牺牲科学性。在面对读者“跟不上思 路”的抱怨时,王立铭的选择是宁愿花费更 多的篇幅将故事阐述得更慢一点,也绝对不 肯把科学性的内容省去。

不过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 面,科普的科学性其实并不等同于科学知识 的简单罗列,知识背后的推理和演绎才是 更体现科学性的地方。就以冥王星的分类为 例,在十年前的科普文章中,都把冥王星列 为太阳系的九大行星之一,但在十年后的今 天,冥王星却被排除出太阳系的行星行列。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十年前的科普文章是错误 的,不再具备科学性呢?这显然需要根据文 章的具体内容加以判断。如果文章仅仅断言 冥王星是行星,那它在今天自然不再具有科 学价值;但如果文章中详细阐述了将冥王 星列为行星的依据,那么即便是在行星定义 已经被改写的今天,依然具有一定的科学 意义。

《上帝的手术刀》所具有的科学性,更 多便是体现在这一层面上。换言之,王立铭 在书中并不满足于罗列基本的科学知识,而 是始终追求详细阐述知识背后的推理和演绎 过程。譬如关于“基因是遗传物质”的知 识,王立铭并不是简单地告诉读者:基因是 遗传物质,承载了人类的遗传信息。他从人 类对“种瓜得瓜”现象的懵懂认知说起,描 述人类如何意识到生物体中存在某种携带遗 传信息的物质,并对这种信息存在于什么地 方做了各种猜测,然后又通过怎样的实验逐 一验证或者推翻自己的猜测,最终经过无数 人的努力,终于将信息定位在细胞核中的神 秘物质中。

我们今天已经100%验证了遗传信息存 在于DNA中,但不妨想象一下,即使有一 天,人们真的通过实验推翻了遗传信息的假 设,导致书中的结论不再正确,但其所展示 的探索遗传信息的整个过程、其背后的逻辑 依然是有价值的。相比于单纯罗列科学知 识,这种对于科学方法论的普及,通过实际 的例子向读者生动展示科学工作者如何运用科学方法论,毫无疑问是科普作品更应该追 求的方向。

 

系统性

科学知识不是孤立的。每一个新的科学 知识,背后都隐含着庞大的知识体系。库恩 提出,“至少科学语言的许多指谓术语,是不 能一次学一个术语、一次学一个定义这样孤 立地学的,而是必须组成成套地学,才能理 解”。他举物理学中的“时间”这一术语为 例,认为在19世纪以前这个词所代表的是 牛顿的绝对时空观,而在20世纪之后则变 成了爱因斯坦的相对时空观。尽管文字没有 任何变化,但它先后所代表的含义却是完全 不同乃至无法调和的。从科普的角度来看, 库恩的观点实际上是强调了系统性的重要, 即使是同样的词汇,如果不放在系统的知识 框架里说明,便有可能在读者中产生完全不 同的理解。

《上帝的手术刀》非常注重系统性。这 一点首先体现在全书的组织上。全书分为五 个部分:

第一部分,基因的秘密。讲述人类如何 从遗传现象中认识到基因的存在,进而发现 基因藏身在DNA中。

第二部分,给基因动手术。讲述人们发 现许多疾病都与基因缺陷有关,因此自然想 要给基因动手术,而人类所采用的第一把手 术刀,却来源于可怕的病毒。

第三部分,黄金手指。讲述病毒修改 基因的诸多限制和风险,这促使人们寻找更 易用、更安全的手术刀,也就是后来被称为 “黄金手指”的锌蛋白。

第四部分,编程时代。讲述层出不穷的 基因编辑技术。

第五部分,未来,和未来的未来。讲述 基因编辑技术存在的伦理问题和道德风险。

为了讲清楚“基因编辑”这个问题,作 者从人类认识到遗传现象的历史起源开始讲 起,一路讲解达尔文的进化论、孟德尔的豌 豆实验、沃森等人发现DNA双螺旋结构、人 类认识到DNA指导蛋白质合成的中心法则, 还有基因编辑这一需求的产生、科学家在研 究过程中遭遇的困难、如何从大自然中寻找 对策、各种基因编辑技术的诞生与淘汰…… 也就是说,本书不仅解释了基因编辑技术本 身,更从它的起源、发展、现状、未来等各 个方面做了全方位的阐述。

除了全书整体结构上体现出的系统性, 更加具体的层面上也同样体现着系统性。譬 如在阐述取代病毒的“黄金手指”技术时, 作者并不是单纯对“黄金手指”进行解释, 而是首先说明病毒编辑技术存在的局限性, 随后跳去介绍美国生化学家里德的RNA合 成实验,再揭示出这一实验与“黄金手指” 的发现之间存在的关系,最终给出“黄金手 指”的严谨定义。可以看出,正是因为有了 大量系统性的介绍做基础,才使得读者不仅 对“黄金手指”的概念有了更为准确的认 识,也对它的应用和局限产生出更为深刻的 体会。这种对于科学概念的全方位系统性阐 述,是《上帝的手术刀》广受读者赞誉的重 要原因,也是追求短小、轻松的新媒体无法 做到的。

 

文学性

不可否认的是,仅有科学性和系统性, 不足以成为优秀的科普作品。这两种性质只 能保证科普作品在科学上的准确性,却无法 吸引读者的兴趣。新媒体之所以成为当今时代科普的重要手段,正因为它们具有轻松娱 乐的特点,可以很容易地拉近与读者的距离, 在潜移默化中实现普及科学知识的目的。

虽然前文说《上帝的手术刀》不会为了 吸引读者的眼球而牺牲科学性,但这并不意 味着作者完全不考虑读者的趣味和特点。恰 恰相反,为了深入浅出地解释晦涩深奥的科 学原理,作者在文学性上投入了相当多的精 力。我们不妨看看前文提到的病毒编辑技 术,为了将这种传统基因治疗方式存在的局 限阐述清晰,作者如此写道:

“传统基因治疗就像在给濒危建筑打加 强筋、装防震梁,只要可以延长它的使用寿 命就行;而基因编辑就像是要修葺故宫三大 殿,需要严格按照原样‘修旧如旧’,还需 要把建筑中糟朽不堪的零件取出修缮甚至替 换,再原封不动地安装回去,目标是让整座 建筑精确地恢复原有的机能。”

可见,通过平实的语言和通俗的比喻, 在短短几句话中便充分说明了两种基因治疗 的差异。

书中也不缺少诗意的表达:

“从此,花朵像蝴蝶翅膀一样漂亮的豌 豆、危险致命的肺炎链球菌、需要动用最强 大的电子显微镜才得以一窥真容的噬菌体、 每过20分钟就能一分为二繁衍生息的大肠 杆菌,把它们的形象留在了一代代学生的生 物学课本上。经过科学家上百年的孜孜求 索,地球生物世代遗传的奥秘,从一类模糊 的日常观察、一段神秘的哲学理论,变成了 一种具体的化学物质、一个精妙的生物繁衍 过程。这种物质从化学组成上说可谓是平淡 无奇——氢、氧、碳、氮、磷,都是这个星 球上最常见的化学元素,但在亿万年流淌的 地球生命河道里,DNA就是源源不断的水 流。它就像很多家族世代珍藏的族谱,将先 辈们的特征和记忆代代流传,成就了子子孙 孙与生俱来的骄傲和荣光。”

通过这样平实与诗意的有机结合,《上帝 的手术刀》成功地避免了传统科普形式中容 易出现的重知识、轻趣味的倾向,使得科学 性与文学性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通过阅读 本书,读者不仅能够获取系统性的科学知识, 同时也可以经历一场文学上的享受之旅。

 

结束语

碎片化阅读的时代,人们的主要知识来 源正在从传统的读书看报转向小小的手机屏 幕,层出不穷的新媒体也紧跟时代的脉搏, 抓住一切机会占据人们的眼球。许多科普工 作者积极顺应时代潮流,将生动有趣的新媒 体形式应用在科普工作中,取得了许多令 人赞叹的成绩。但新媒体出于顺应碎片化阅 读的需要,与经典科普模式相比,也有一些 难以摆脱的限制。恰如王立铭在采访中指出 的,“新媒体包括一些科普报告所传达的信息 是碎片化的,受时间和形式限制,讲述的往 往是一个点或者一个热点事件。如果真正想 达到科学普及的效果,一定需要有完整的系 统,而写书无疑是更好的形式”。

《上帝的手术刀》正是王立铭对自身这一 理念身体力行的杰出成果。它从科学性、系 统性、文学性三个层面展示了科普读物不可 取代的重要地位,显示出经典的科普模式依 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碎片化时代的坚守 者”这一称呼,显然是实至名归的。

不过同样需要强调的是,碎片化阅读与 传统阅读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在科学普 及工作中,两者应该是相互补充、相互协调 的。《上帝的手术刀》固然是践行经典科普 模式的杰出成果,但也正如前文所介绍的,王立铭在知乎、微信等网络新兴媒体上所做 的科普工作同样具有突出的成绩。可见,形 式从来不应成为束缚科普工作的枷锁,恰恰 相反,从科普的目标以及对象人群的特点出 发,选择最为合适的科普形式,才会令科普 工作更加富有成效。

 

作者简介

丁子承,笔名丁丁虫,科幻作家,翻译家。 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理事,中国科普作家协会 会员,科学松鼠会成员。译著有《穿越时空的 少女》《墨攻》《看海的人》《美丽之星》《来自 新世界》等。

参考文献

[1]王立铭.上帝的手术刀:基因编辑简史[M].杭州: 浙江文艺出版社,2017.

[2]吴海珍.“碎片化”阅读的时代审视与理性应对[J]. 河南图书馆学刊,2014,34(03):95-97,103.

上一篇:活力论的兴衰
下一篇:王立铭:把科学故事分享给对世界充满热情的人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