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3期»创作园地»乌岩岭上的吐绶鸟

乌岩岭上的吐绶鸟

《科普创作》

霞子

2018-09-12 23:40

“越山有鸟翔寥廓,嗉中天绶光若若。 越人偶见而奇之,因名吐绶江南知。”这是 唐代诗人刘禹锡赞美一种鸟的诗句。根据诗 意,我的理解是说浙江一带有一种鸟,嗉囊 中能吐出光若丝绸似的东西,人们见了都称 奇,叫做吐绶鸟,名闻江南。

这种奇鸟我从没有见过。

我相信很多人也没见过。

2017年11月,我却有幸拜访了这种鸟, 还参观了专门为这种鸟建立的科普主题馆。 这个地方位于浙江南部风景秀丽的乌岩岭国 家自然保护区。这种奇鸟就是被列入国际濒 危鸟类《红皮书》中“最濒危种”的“鸟中 大熊猫”黄腹角雉。


图1《中国鸟——黄腹角雉》邮票,最初发行于2002年 2月1日,面值80分


图2发情期的黄腹角雉雄鸟(郑方东供稿)

黄腹角雉属于鸡形目雉科,是我国的 特有物种。其体大如鸡,灰褐色的羽毛上布 满白色的珍珠斑点。到了交配季节,雄鸟 为了吸引雌鸟,就会从喉部膨胀垂下如锦似 绢的彩色肉裙,艳红的底色上是翠蓝色的条 纹,交错有致,绚丽娇艳,远看如同繁体 的“寿”字,非常喜兴。更有意思的是这种 鸟的头上还有一对翠蓝色的肉角,平时隐藏 不见,求偶时高高竖起,如同戏剧中新科状 元的帽插金花,有一种喜上眉梢的傲骄。因 此,这种鸟又被称做“寿鸡”“吉祥鸟”。

此鸟主要分布于浙江、福建、湖南、江 西、广西、广东等地区,曾一度被认为已在 野外灭绝,直到1981年被杭州大学的诸葛阳教授在乌岩岭重新发现。当时,这里的黄 腹角雉种群仅有约50只,处于濒临灭绝的 状态。为了保护这一珍稀物种,国家林业局 把这里定为中国唯一的黄腹角雉保种和科研 基地。

乌岩岭自然保护区位于浙江南部的泰 顺县境内,属于亚热带温室气候区。这里 是浙江省第三大河流飞云江的发源地,保 护区总面积18861.5公顷,森林覆盖率高达 92.8%,生物资源非常丰富,被誉为“生物 王国”“天然生物基因库”,环境非常适合 黄腹角雉繁衍。自1984年起,中科院院士、 著名鸟类学家郑光美教授带领研究团队对其 进行了长达20多年的系统研究。经过几代 科研人员的努力,现在黄腹角雉已达到500 只以上,是人们已知的最高种群密度区了。 2010年3月,乌岩岭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 会授予“中国黄腹角雉之乡”称号。

黄腹角雉是一种很有趣的鸟。

每年春季是黄腹角雉繁衍后代的季节。 雄鸟求偶时不仅会吐绶乔装,还会用一套复 杂的动作表达满腔的热情,对着雌鸟快速闪 动着双翅,频频上下点头,肉裙左右摇摆, 不时发出呼唤声。要是雌鸟站立不动,雄鸟 就会认为雌鸟有意,更加亢奋地炫耀;要是 雌鸟不理不睬或转身离去,雄鸟就会沮丧地 停止徒劳的追求,艳丽的肉裙也被收回去了。

黄腹角雉是一种比较笨拙的鸟,飞不 高,还不太会做窝。它们常用废弃的鸟巢孵 卵。为提高它们的繁殖率,保护区的管理人 员不仅会种植一些它们喜欢吃的交让木,还 会在树上做一些人工巢,并在巢下的树上采 取安放驱蛇药、老鼠夹和带钩刺防护铁丝等 措施,防止天敌入侵。

黄腹角雉的孵卵任务是由雌鸟单独完成 的。雌鸟一般产2~4枚卵,它们是称职的妈 妈,非常恋巢,很用心地呵护着。遇到阴雨 天气,雌鸟会几天不吃不喝地趴在窝上,唯 恐一旦离开卵会受凉。晴天时,雌鸟每次出 巢觅食也仅用约半小时的时间,便匆忙回来 守护。听管理人员说,如果鸟蛋受凉孵不出 小鸟来,它们仍会死心眼地一直孵下去,而 不像很多鸟那样舍弃,赶快去再生一窝蛋。 这也影响到这个物种的繁衍。

雏鸟需经过大约28天孵化才能破壳而 出。蛋很容易被天敌盗食,天敌有蛇、鼬、 狸、鼠、豹猫、松鸦、猴子等,因此繁殖成 功率只有10%;再加上黄腹角雉体形大、飞 翔力差,特别是人类非法捕猎等原因,让这 种充满浪漫色彩的鸟几乎灭绝。

孵卵的过程虽然凶险,但小雏鸟一旦出 壳就浑身布满羽毛,第二天就可以飞下树去 跟随妈妈觅食了。鸟妈妈们会三两家集结成 群,偶尔也会有雄鸟加入进来,一起抱团养 护雏鸟,直到第二年春天雏鸟能独立生活了 才解散。这是黄腹角雉用团结协作补拙的智 慧呢。

关于这种笨笨的鸟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同去考察的陈晓东老师说,听说这种鸟遇到 危险时能把蛋夹在腋下飞走,摄影爱好者们 曾用摄像机定点日夜拍摄,但并没拍到这一 神奇的瞬间。善良的陈老师还很认真地琢磨 黄腹角雉是如何用翅膀夹着蛋飞行的,似乎 宁愿相信这种奇鸟有神奇的躲避危险的能力。 我很喜欢这个神话般的传说,也真心祈祷黄 腹角雉妈妈能带着孩子成功逃离危险。可惜, 这不过是个传说,并没有人亲眼所见。

这次到乌岩岭没能拜访到野外的黄腹 角雉,但幸运地看到了保护区繁衍的黄腹角 雉,并参观了位于乌岩岭山上的黄腹角雉主 题馆,还结识了为我们讲解的乌岩岭国家级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宣教处长郑方东先生。时间虽短暂,乌岩岭美丽的风光、清冽的泉水 和负氧离子爆表的优质空气,却让我久久难 以忘怀。

“泰顺的空气是甜的。”

这是我的真切感受。

无独有偶,前些天认识了四川省唐家河 国家自然保护区的马文虎老师,说他们那里 有红腹角雉,并发来图片,让我大饱眼福。 红腹角雉的肉裙和黄腹角雉几乎一样,只是 色彩相反,是蓝底红道,一样的吉祥喜兴, 令人见之不忘。不一样的是,红腹角雉的数 量比较多,且会在地上营巢孵卵。

鸟儿们是如此美丽,我不得不感叹大自 然的神奇。

有奇珍异兽的地方总是充满神奇的故事 和创作的灵感,我想,也许哪一天能在保护 区住下来,好好观察一下这些天赐人间的珍 禽,或许能为它们写一部童话呢。

 

作者简介

霞子,国家一级作家。主要从事科学童话 等科学文艺创作及其理论研究,出版发表作品 400多万字。代表作有长篇科学童话《酷蚁安特 儿》系列。

上一篇:方兴未艾科技馆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