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4期»创作园地»天梯

天梯

《科普创作》

章杰

2018-12-14 17:57

明媛和男友大万即将离开“太微”号空 间站,搭乘太空电梯——天梯,回到地面。 明媛是正在窜起的影歌双栖明星,大万是跨 国公司ABA集团的少东,“太微”号的上上 下下都在谈论他俩,站长还特地以视频为他 们送行呢!

“太微”号距离地面两百千米,由二十 个工作舱构成,加上广阔的太阳能板和通信 系统,总面积约有四个足球场大小。建造空 间站,最棘手的是运补问题,过去只能利用 一次性运载火箭或可重复使用的航天飞机, 成本高不说,还有安全上的顾虑。自从有了 用纳米碳管缆索建造的天梯,运补问题就不 那么困难了。

1895年,俄国科学家齐奥尔科夫斯基造 访巴黎,受到埃菲尔铁塔的启发,提出“天 梯”的概念,即建造一座高塔,直达地球同 步轨道。进入20世纪,又有许多人提出类 似的观念。1979年,英国科幻作家克拉克出 版《天堂之泉》,设想在距离地球十万千米 的同步卫星上,伸展出一个梯子,和地面相 连,人类可以乘坐天梯直达太空。

天梯从理论变成事实,和纳米碳管的发 现有关。过去只知道碳原子所形成的晶体有 六方晶系的石墨和四方晶系的钻石,1985年科学家发现了第三种碳的结晶——呈球形的 富勒烯。将富勒烯拉长,就成为纳米碳管, 这是自然界最微小的管子,它具有质量轻、 抗热性佳、抗拉强度高、富弹性、导电性佳 等特点。纳米碳管的弹性及韧性,非常适合 作为高分子材料的添加物,制成质量极轻, 弹性、韧性极佳的材料。

“太微”号宇宙飞船的运载天梯主要由 悬吊缆索和轨道构成。纳米碳管缆索有四 根,悬挂在空间站的四个支撑点上,一直 延伸到位于平流层底部的近地端基地,这里 不会受到风雨雷电等气象因素的影响。四根 缆索之间,每隔一千米就有纳米碳管缆绳相 连,形成一个个“口”字形。至于天梯轨 道,是用纳米碳管复合材料制成的,每千米 就有纳米碳管缆绳辐射而出,连在四根缆索 上。天梯轨道的远地端,挂在空间站正中央 的运补舱下方,方便人员和货物的运补。

天梯的运载舱分为两层,上层是客舱, 下层是货舱。客舱只能坐六人,面对面坐两 排,很像地面上的缆车。客舱主要供空间站 上的工作人员,也就是航天员搭乘,有了剩 余舱位才开放给观光客。明媛和大万一年多 前就登记了,直到一个月前才接到通知,经 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又上了八堂太空知识讲习课程,才有机会登上“太微”号空间站。

天梯的近地端基地平台离地面一万米, 由钛铝合金构成,以“太微”号为定子,由 四根纳米缆索悬吊在平流层底部。这里没有 风雨,但空气稀薄,气温常年零下五十摄氏 度,所以不能有长驻人员,所有的工作都由 机器人代劳。明媛和大万先搭乘高空直升机 到达近地端基地平台,再经由密闭的空桥进 入天梯运载舱,一个多小时后就到达离地面 两百千米处的“太微”号空间站。

明媛和大万在空间站待了三天。他们出 了天梯,进入空间站,就没离开过运补舱。 运补舱只有面包车大小,上头有三个可折叠 的活动铺位,一个是给执勤人员用的,另 两个给观光客使用。睡觉时必须用三道强 力魔术贴绑在铺位上,以免身体因失重而 飘浮起来。

“太微”号的二十个工作舱虽然有阀门 相连,但必须得到许可,键入密码,通过人 脸和虹膜辨识系统才能进入另一个工作舱。 明媛和大万只是前来体验太空生活的观光 客,没必要让他们进入其他工作舱。

再说一般工作舱被仪器占满,几乎没 留出过道,在失重的情形下,科研人员要飘 浮着爬进座椅。这样的环境哪适合观光客进 入!运补舱没有太多仪器,和其他工作舱比 起来算是宽敞多了。

对于过惯都市夜生活的明媛和大万来说, 这趟太空旅行既不浪漫又无趣味。然而太空 旅行代表的是财富和身份,他俩一个是跨国 公司ABA集团的少东,一个是正在冉冉升起 的影歌双栖明星,媒体上接二连三的报道, 使得他俩和ABA集团的知名度不知跃升了多 少倍。ABA集团企划部门的精算师早已估算 过,砸下两千万美元,让大万带着明媛来趟 太空之旅,回收利益将是成本的一百倍!

为了增加宣传效果,明媛和大万一接到 获准登上“太微”号的通知,ABA集团就宣 布将提拨一亿美元,作为航天科系研究生和 航天人员子女的奖学金。过去有不少富豪登 上“太微”号,一来不是高富帅,二来没有 明星加持,空间站上的人员对他们的来或去, 都不会有多少关注。明媛和大万就不同了, 他俩还没来,就成为了“太微”号上上下下 谈论的对象。

现在明媛和大万就要搭乘天梯回到地面 了。站长特地让他们以视频向“太微”号上 的员工道别。大万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风 度翩翩,在屏幕上一出现,就迷倒了空间站 上的所有女员工。明媛出身名门,留过学, 是典型的大家小姐,没有一点儿世俗味,她 为“太微”号员工清唱离别歌Time to Say Goodbye,唱着唱着,眼睛已真情流露地泛 着泪光。“太微”号上的男男女女太喜欢这对 璧人了,然而不论怎么喜欢他们,这对璧人 就要离去,日后只能在媒体上才能看到他们。

从“太微”号运补舱向下望,天梯和用 来支撑天梯以及悬吊近地端基地的四根缆索 就在脚下,像一组越来越细的绳索,直达视 力极限。三天前,明媛和大万就是搭乘脚下 的天梯来到“太微”号空间站的。天梯上升 速度平均每秒五十米,从开始加速上升,到 升至两百千米外的同步空间站不过一个小时 多一点。下降时速度慢些,特别是进入地球 引力范围时,但全程也不过一个半小时左 右。天梯的客舱有空调设备和供氧设备,也 会自动调节舱压,搭乘的感觉其实和搭飞机 没有太大差异。

明媛和大万就要回到地球了,在空间站 运补舱待了三天,从强化玻璃窗口向外望, 即使是空间站上的白天——地球和空间站面 向太阳时,由于没有空气或尘埃反射光线, 不但背对太阳的一面一片漆黑,面对太阳 的一面除了亮得不能再亮的太阳,周遭也 是一片漆黑,只有泛着蔚蓝色光芒的地球 有点生气。

行前讲习时,教官一再强调的黎明时分 地球在视野中升起,黄昏时分在视野中沉落 的壮观景象,他俩看一次也就不想再看了。 太空中失重的飘浮感,刚来时觉得新鲜,但 随即觉得碍手碍脚,连互相依偎或接个小吻 都不方便,更不要说做其他事了。

明媛以视频演唱Time to Say Goodbye时 极富感情,其实她和大万一样,内心并不觉 得“太微”号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天梯只有 运送货品或运送航天员时才会启用,没有固 定的班次。他俩之所以排了一年多队才有机 会造访“太微”号,就是因为要配合空间站 的需求。三天前有四位航天员休假期满,还 要运送一批饮用水和太空食品,他俩才有机 会跟着上去。三天后将运送一批需要维修的 器材和四名航天员返回地球,他俩才能跟着 回去。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明媛和大万可以带回地球的纪念品只有 一瓶三百毫升的“太空水”,瓶子上镌刻着 “太微”号徽章。太空中的水分弥足珍贵, 他们漱口、擦脸或擦澡的水(空间站上不能 洗澡),尿液和粪便中的水,甚至汗腺和呼 吸所散发的水分,都会回收利用,过滤成洁 净的饮用水。这一小瓶太空水来自空间站上 的每一个人——当然包括明媛和大万,的确 具有纪念意义。

太空水放在运补舱置物架的圈套上,如 果不一一套住,会飘得满舱飞。离开“太 微”号运补舱、进入天梯的乘客舱之前,每 人可以拿一瓶做纪念。大万自己拿了一瓶, 顺手递给明媛一瓶,明媛没接,摆着手说:

“恶心!要这个干吗,你也不要拿吧!”

“我怎能不拿!”大万的脸上露出诡异的 笑容,“水里有你,有你的啊!”

“恶心死了!”明媛故意做出不屑的表 情,其实内心已有点荡漾。

启程前,四名待返的航天员,从各自 的工作舱通过重重阀门来到运补舱。四名航 天员中有三名是回地球休长假的,另一名是 因故被遣返的。那三名休长假的都没拿太空 水,只有因故被遣返的那位拿了一瓶,大概 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机会再回来了。

天梯将要下降的预备铃声响起,明媛、 大万和四位航天员抓着墙上的抓手,蹒跚 地进入了天梯的客舱。大家根据影音视频 指示,各自按下座椅的三个按钮,随着一阵 “咂咂咂”的响声,从椅背两侧伸出三道像 手臂似的软箍,将乘客的头部、肩部和腰部 牢牢地扣在座椅上。

天梯即将下降,明媛和大万都兴奋得脸 上发光。明媛幻想着自己从高空直升机上走 出来,眼前出现成千上万的影迷和数也数不 清的媒体记者,她的新闻将成为所有媒体的 头条。大万幻想着ABA集团的市值第二天至 少上升一个百分点,那可是几十亿美元啊! 总之,几个小时后就会美梦成真,在“太 微”号上窝了三天是多么值得!

远在地球上的控制中心早已通过遥测, 检视过舱内的维生系统,如温度、气压、人 造空气的成分等,所有的参数和指标都没问 题了,控制中心下达指令给“太微”号,天 梯随时可以下降。

一段轻快的音乐响过,天梯乘客舱中响 起柔婉的语音合成女声:“亲爱的乘客,天梯 五分钟后启动。天梯急速下降时您会有身体 变轻、像是要甩出座位的感觉,请您放心, 您已固定在座椅上,是不会有安全问题的。 天梯到达地面需大约一个半小时,不供应饮食和饮水,请大家体谅。”

接着又是一小段轻快的音乐,然后听到 机器的“咂咂”声,这是天梯运载舱解除和 空间站联结所发出的声音,接着电磁弹射系 统将载运舱弹离“太微”号,磁浮动力启动, 天梯有如急速下降的云霄飞车,以快得让人 心脏要跳出来的速度,沿着纳米碳管轨道向 下滑行。约五分钟后,舱内又响起语音合成 的女声:

“亲爱的乘客,现在您大概已经适应了 急速下降所引起的不适感,不再有鼻塞、头 痛等症状。我们的速度将维持在每秒五十 米,接近大气层时会逐渐减速,最后将以 一般电梯的速度落在基地上。祝大家旅途愉 快,再见。”

乘客舱百分之百密闭,舱压始终不变, 从乘客舱的圆形抗压小玻璃窗望出去,外面 是无尽头的黑暗,感觉不出和外界做相对运 动。乘客们像是跌落无底洞似的,一直跌下 去,跌下去……当天梯运行了约莫半个小时 后,忽然发生剧烈摇晃,接着下降的速度似 乎慢下来,这时忽然响起急促的男声:“这里 是太空中心,这里是太空中心,天梯的近地 端基地平台被陨石击中,所产生的扭力,使 得纳米碳管缆索在距离空间站不远处打了 结,现在只能往下,不能往上。我们已派出 两架高空直升机前往近地端基地探察,你们 将暂时停留在离地面一百二十千米处,一旦 没问题了,就会重新启动。请大家放心,请 大家放心。”


(吴飞宇/绘)

在太空中心遥控下,以磁浮为动力的天 梯借着磁场改变,下降的速度逐渐慢下来, 最后随着一阵摇晃而静止不动。天梯的轨道 每隔十千米设有一套尼阻装置,必要时可伸 出强韧的纳米碳管缆绳网,将发生事故的天 梯托住。明媛和大万搭乘的天梯在离地面 一百二十千米处停住了。

明媛吓得花容失色,几乎要哭出来,她 想握大万的手,可身体被三道软箍绑住,一 动也不能动。大万自己也吓得要死,哪有心 思理会明媛。这时从他们后方发出很低的声 音:“小姐,按下扶手上的前两个按钮,绑住 头部和肩膀的安全扣就会解开。绑住腰部那 个不能按,按了人会飘起来的。”

明媛和大万会过意来,按动前两个按 钮,两道软箍收进椅背,上半身可以动了, 明媛紧握着大万的手,颤抖着说:“我们会怎 么样吗?”

大万没有理她,一些恐怖的念头纷至沓 来,他刚从父亲手中接下庞大的事业,还没 机会一展所长,如今卡在离地面一百二十千 米处,不能上也不能下,要是有个万一…… 他越想越害怕,眉头皱得愈紧。明媛见大万 没理她,继续问:“我们会怎么样吗?”

“我哪知道!”大万的声音很大,大得有点咆哮,一贯绅士派头的大万全然不顾风度,让四位航天员感到意外。

明媛不敢再问,缩回握着大万的手,双 手掩面,呜呜地哭起来。

“小姐,看开点。”又是后面那人的声 音,“天梯建成后从没出过事,想不到被我们 碰上了,是生是死,就看老天的意思吧。”

明媛和大万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说 话的是那位因故被遣返的航天员,他三十出 头,浓眉大眼,体格健壮,脸上露出刚毅 的线条,他望都不望大万一眼,只对明媛 说:“你男朋友很有钱,才能带你登上‘太 微’号,全世界有几个女人这么幸运?看开 点吧,即使有个万一,也不枉了这一生。”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看看!”大万怒目 瞪着那人,把一肚子怒火发在那人身上。

“都快要死了,还神气什么?”那人一把 抓住大万的领子,右手对着大万的脑门,挥 动着拳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在自己女人 面前发狂?我是因案被遣送回去的,已豁出 去了,你懂吗?”

“小王,算了,算了。”有位年纪稍长的 航天员出来劝架。

被遣送回地球的小王,松手放开大万, 无可奈何地对另外三位回地球休长假的航天 员说:“我已成为‘太微’号的国民公敌,我 不是好人,对吧?”

“现在还分什么好人坏人!”劝架的那人 叹口气说。

“李主任啊,我坏人当定了。回到地球, 你们休长假,我要接受惩戒,航天局大概不 会把我送去法办,但航天员肯定干不成了。 近地端基地平台被陨石打坏,或许是老天要 我不受羞辱……”

“别人把你当成坏人,我可没有。”年纪 稍长的李主任打断小王的话,“听说你们是两 情相悦,你为了保护她……”

“谁说的?她有先生有孩子,怎会和我 胡来,是我企图性侵女主管,都被人看到 了,一点没错,是我,是我想性侵她。”

“小王啊!”李主任迟疑一会儿,从口袋 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小王,“是她交给你的, 她说到了地面才能给你,如果受到惩戒,要 你交给惩戒委员会。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回 去,就给你吧。”

小王急忙拆开,取出一张纸条,看过后 摇着头叹口气,随即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 口里,咀嚼几下就吞进肚子里。

小王出人意料的举措让人错愕,大家都 想知道纸条上写的是什么,小王自己说了: “她骂我混蛋,你们满意了吧。”

这时第三位航天员对小王说:“都什么时 候了,谁管你做了什么,是不是混蛋。你是 天文学家,研究陨石,你认为基地平台修得 好吗?”

“近地端基地平台不过足球场大小,被 陨石打中的概率可能比中彩券还低,我们竟 然中奖了!从剧烈摇晃和产生的扭力使四条 缆索打结来看,陨石不会太小,基地平台可 能被打凹了,或打穿了,不过肯定修得好, 但不是一两天的事,大家准备长期抗战吧。”

“氧气没问题,”第四位航天员说,“氧气 至少可以供应十几天,问题还是水,早知道 就每人带瓶太空水上来。”

听说短时间内不可能修好,明媛哭得更 厉害了,一边哭一边捶打着大万,呜咽着说: “怎么是我,怎么是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早知道就不跟你来了,反正愿意跟你来的女 人多得是……”

“你给我闭嘴!”大万结结实实地打了明 媛一记耳光,仍余怒未息地大骂,“你死了, 不过少了一个小明星,我死了,影响有多 大,你知不知道?!”

绅士派头的大万竟然当众打了女友一记 耳光,让四位航天员更加出乎意料。明媛既 羞又气,但她不敢回话,只能低着头抽泣。 小王望望满脸泪水的明媛,对大万说:“你女 朋友该打,反正打了也打不跑。不过我们接下 去可能有好几天,也许七八天没水喝,人可以 几天不吃饭,不能不喝水。你有瓶太空水,不 能因为她惹了你,你就不分给她。”

“分不分给她,没你的事!”

小王不屑地瞪了大万一眼,从口袋里拿 出他的那瓶太空水,对三位航天员说:“我这 瓶拿出来和大家共享。”说着交给年纪稍长的 李主任,然后指着大万说:“这小子的一瓶如 果不分给他女朋友喝,我们就抢过来充公。”

“你敢!”大万怒目瞪着小王,“回到地球, 我的律师团会把你送进监狱,你等着瞧吧。”

“债多不愁,你听过这句话吗?我回到 地球要接受调查,多一个又怎样?”

这时明媛已止住哭泣,看着小王,柔声 问道:“你真的性侵了女主管吗?”

“真的,当然是真的,都被人撞见了, 还会假吗?”说着目光转向大万,“可是我不 像你男朋友,会打自己的女人……”

这时扩音器响起,压住小王凄怆的声音: “太空中心报告,经过检查,近地端基地平 台损坏得很严重,正在积极抢修,有了结果 再向大家报告,请大家安心等待。”

大家听了都感到失望。明媛也不怕再次 挨揍,指着大万吼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你说陪你上太空,两个人的知名度可以增加 几十倍,还说要出钱让我当第一女主角,现 在回不去了,我才二十四岁,我不想死啊! 我不想死啊……”越吼越歇斯底里。

“这破鞋!”大万也歇斯底里地大骂, “你找机会靠近我,还不是因为我有钱,可 以捧你,你们经纪公司把你包装成淑女,你 在国外做的丑事我哪件不知道!你这破鞋, 还没回国就是破鞋……”

“不要吵了!”小王做个手势,低声制 止他们互揭疮疤,“大声吵,会消耗能量, 现在最好不要动,不要出声,大家才能撑得 久一点。”

明媛和大万不敢再吵下去,狠狠地瞪对 方一眼,开始闭目养神。沉寂了一阵子,李 主任低声对小王说:“她交那封信给我的时候 眼睛通红,像是刚哭过,信上她到底说了些 什么?”

小王迟疑一会儿,苦笑着说:“如果确定 回不去了,我会说出来的,不过相信我们一 定可以撑到基地平台修好,所以就让它永远 成谜吧。”

 

作者简介

章杰,原名张之杰,台湾地区科普、科 幻作家。1978年开始科幻创作,出版科幻集 《绿蜻蜓》《凤凰涅槃》《什么也没发生》。主编 《幻象》,2011年发起成立中华科幻学会。

上一篇:噩梦醒来
下一篇:葡萄酒的前世今生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