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9年第1期»自然纪录片研究小辑»展现并反思“人类与自然关系”的 自然纪录片

展现并反思“人类与自然关系”的 自然纪录片

《科普创作》

冯欣

2019-03-18 17:20

人类与自然关系,是一个环境学、动物 学、生物学、哲学、伦理学、人类学、生态 学等诸多学科相交织的问题。随着地球环境 的恶化,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正日益受到全人 类的关注。今天,自然纪录片作为“文化门 槛”最低、老少咸宜的片种,最为集中地从 视听层面向观众展现大自然的壮观、奇美, 展现了生命多样性的美好,与此同时也促使 观众不断反思“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自然纪录片“发生期”摄制理念上的 分歧

自然纪录片从最早诞生的一刻起,即 是人类对自然的观察,也是人类对自身与 自然关系的记录。只不过最开始,人类受限 于“天之骄子”“万物之灵”的传统宗教认 识,将自然视为无限“索取”与“征服”的 对象。因此,19世纪末期照相术发明之后, 少数人带着摄影机,以探险为由去世界各地 捕捉所谓文明大陆上的人们不曾见过的自然 影像。1896年4月23日,在纽约科斯特& 比亚尔音乐大厅(Koster & Bial’s Music Hall), 为爱迪生短电影系列助兴的是一个32秒的电影,名为《波涛汹涌的大海》(Rough Sea at Dover),仅是“猛烈撞击的海浪”已让观众 屏息凝神。后来的社论显示,《波涛汹涌的大 海》是当天晚上最受欢迎的电影,这证明了 即使没有野生动物,与自然相关的电影也是 最受影院欢迎的作品之一。然而,去拍摄非 洲大陆野生动物的摄影师们因为受限于技术 和观念,他们带回来的照片背后是大量被射 杀的野生动物尸体——想要较近距离地拍摄 大象,但是又怕被袭击,只好先杀死大象再 拍摄。1897年詹姆斯·怀特拍摄爱迪生制造 公司出品的《海狮的家》,描述了海狮在自然 环境中进水和出水的画面。这可能是第一部 真实的自然电影,与其他欧洲探险队从极地 或非洲带回来的动物尸体照片相比较,它至 少是一部与野生动物的自然位置和习性相关 的作品。[1]但进入20世纪第一个十年之后, 随着摄影机的正式诞生和各种摄影技术的次 第推出,人类远距离观察、记录动物的游历 探险片,很快被人类在真实的自然环境中更 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的“狩猎远征片”替代。 狩猎远征片的手段十分残忍,拍摄者让原住 民猎手将野兽驱赶至摄影机前,与此同时摄 影师往往在摄影机后面举枪瞄准着扑上来的猛兽……狩猎远征片之所以受到欢迎,主要 因为其画面能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杀戮与 血腥让人感官得到刺激,票房自然不菲。

但是,总有人在商业利润面前选择科学 理性,避免伤害。奉行自然纪录片“科学研 究价值”的摄制者,如奥利弗·派克(Olive Pike),他在1907年拍摄的《在鸟岛上》(In Birdland)被认为是英国最早的、收费放映 的野生动物纪录片。随后他还拍摄了反映海 岛上人与鸟的生活的影片《圣基尔达岛上的 人和鸟》(St. Kilda,Its People and Birds),以 及第一部布谷鸟孵蛋并把未成年的啭鸟从鸟 巢中赶出去的电影。在科学观察目的的推动 下,先后出现了一些触及人类不易观见的动 物生存和活动场面,如1908年,查尔斯·俄 本(Charles Urban)拍摄的《两栖动物跳蛙》 (Toads-Leeping Batrachians),讲述了青蛙从 蝌蚪到成年各个阶段的生活。1910年Percy Smith拍摄的《花儿的诞生》(The Birth of a Flower),用延时拍摄的手法表现了植物的生 长画面。1910年,《一只蝴蝶的历程:昆虫 生命中的浪漫》(The History of a Butterfly:A Romance of Insect Life)由威廉姆逊电影放映 公司出品,描述了蝴蝶和飞蛾的一生。1914 年,澳大利亚摄影师弗兰克·赫尔利在南极 洲拍摄了海豚和象海豹。同年的影片《恐怖 深渊》(Terrors of the Deep)在巴哈马拍摄,是 早期的潜水拍摄电影。可见,后来的自然纪 录片题材在这个时期基本上均已涉及。

在20世纪的头一个十年,人类与自然 的关系在自然纪录片的摄制上基本形成两 条路:一条是在“猎奇”“娱乐”观念主导 下,以猎奇、刺激的画面为噱头,追逐商业 利益的拍摄道路;另一条是以“科普”“教 育”为价值核心的,对大自然的探索与观察 性记录。两者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前者为了 商业目的,往往不顾野生动物的死活,在拍 摄时为了血腥刺激时常发生伤害野生动物的 行为,更有甚者已经完全偏离了纪录片的 “真实”性原则,人为篡改自然生命的实情 (如1934年的一部片子为了构成戏剧冲突而 吸人眼球,有一段老虎和大猩猩之间的战争 “戏”,但有动物科学常识的人会知道,在现 实的野生动物世界里,这两种动物是绝不可 能相遇的)。而后者本着科学理性的精神, 重在通过记录影像去研究自然界生命物种的 生命形态及其规律,同时也去发现人类与其 他地球物种之间的共存关系。

现代自然纪录片创作观的形成

现代自然纪录片创作观念的形成,得 益于20世纪欧洲生物学家对物种观念的更 新而引发的人与自然(动物)关系哲学思潮 的变化。“人是万物之灵”的“天赋”观念 被人类重新从科学的角度审视和思考。作为 世界万物当中的一分子,并且是最有能动力 的一分子,人类逐步意识到关心其他生命延 续、存在的责任和义务。传统宗教意义上的 “自然观”和“动物观”慢慢失去了光环, 那种强调人类对自然的控制、支配和征服, 人存在的价值高于自然的价值,一切价值仅 以人类感性偏好的满足为参照的“人类中心 主义”受到冲击和质疑。

从“生物中心论”“动物权利论”到后 来的“大地伦理学”“生态伦理学”等哲学 思潮,学界将它们总称为“非人类中心主 义”。将自然和整体环境的生态和谐放在首 位,强调整个自然环境的权利与利益,认为 不仅仅是动物,山川、植物、大地等非生命 自然客体,都应该被予以道德关怀。这种走构自然与环境的价值,并认为人类应该以维 护生态平衡与和谐为目标来修订现有的制度 和习性。1986年,学者保罗·泰勒在《尊重 自然》一书中指出,人类和其他一切有感受 或者无感受的存在物一样,都是地球生命共 同体中的普通一员,与所有物种之间构成有 机联系、功能镶嵌的平等依存关系,包括人 类在内的所有生命形式都自成目的,都渴望 生长、发展和繁衍生命,都有自身的善和固 有的价值,都应该受到尊重,这是“最根本 的道德态度”。[2]即人类需要将道德关怀扩 大到自身之外,扩大到一切可以关注的生命 存在物身上,通过认识和了解而予以关怀。 以“善”对待大自然,实质上也就是善待人 类自身。

随着历史的进步,当人们把不恰当的 “人与自然关系”从自然纪录片中减弱到最 低时,野生动物、植物、山川河流都被重新 归还于自然,再次成为人类观察、研究、欣 赏与保护的对象。这对自然历史纪录片日后 核心价值的确立定下了大方向。

20世纪50年代,电视作为新媒体出现 在人类的日常生活。英国广播公司,也就是 我们熟知的BBC,早期成立时(1953年)就 开设了一个自然类节目《看》(Look),由 自然历史纪录片界著名人物彼得·斯科特 (Peter Scott)主持。但由于当时录像技术尚 未发明,电视仍是一种直播媒介,《看》是 向动物园借来动物在演播室里完成节目直播 的。因为借来的小动物不“习惯”演播室的 环境和灯光,于是时常会发生主持人绕着演 播室追逃跑的小动物这样的事。后来随着技 术的革新,BBC将自然类节目从演播室解 绑,主持人来到大自然中,与真实环境下生 存的野生动物一起录制纪实节目。

1957年,BBC创立了自然历史部(NHU), 位于英国西南部的布里斯托市。之后,作 为BBC旗下专门制作自然历史纪录片(包 括野生动植物、天文地理、人体医学、科学 技术等)的部门,它每年大约生产100小时 的电视节目和120小时的广播节目。BBC自 然历史部是目前世界上自然纪录片最大的生 产商,也是这个行业的领导者,主宰着全球 自然历史节目市场。1979年《生命的进化》 (Life On Earth)是第一部全球拍摄的彩色野 生动物影片;1990年《生命之源》(Trials of Life)开始拍摄科学家都没有见过的动物行 为,第一次使用调研员……其工作人员团队 以科学家为主,许多作品的导演、摄影都有 动物学及相关自然科学专业背景,因而生产 出来的野生动物系列作品从形式到内容的 科学性,始终是世界同类节目质量的标杆。 BBC NHU也很擅长与他国相关公司进行跨 国合作,将动物纪录片洲际化、国际化。20 世纪80年代初,由于美国各地制片人的推 动,美国探索频道(Discovery)、美国国家 地理频道逐步成了主要播放野生动物电影的 频道,并很快成为世界自然历史类纪录片的 新贵。BBC NHU从20世纪80年代起便经 常与美国探索频道等合作,不仅推出诸多佳 作,如1999年的科幻性质系列大型动物纪 录片《与恐龙同行》、2001年的《蓝色星球》 等,还一同开辟全球有线电视网,带动拉美 动物星球频道、美国动物星球频道的制播营 销等。

专门频道以其无可挑剔的专业创意策划、 制作技术、科学水准、营销方式,将“传统 的自然科教专题片”逐步发展成集科学、娱 乐、商业等综合价值于一身的纪录片,为自 然纪录片(尤其是野生动物纪录片)的生产 和全球推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最重要的是 促使电视自然纪录片的受众数呈扩张式增长, 人们的自然观念在电视机前得以重塑。不仅 如此,自然纪录片的创作者们也逐步统一了认识:强调真实、自然、科学的同时也应强 调尊重自然中的所有生命物种,不允许以拍 摄为由干扰、破坏大自然中野生动植物的存 在、生长。“伪自然”的动物事件此时已经受 到业界的严厉批评,伤害动物的节目与影片 摄制开始被禁止。

当代自然纪录片的创作趋势

20世纪后期至今,自然纪录片随着科 学技术的发展,不断推陈出新。电视里的自 然类科普节目的形式花样繁多。时空上探索 远古动物以及未来动物的节目计划,随着电 脑特技的成熟而得以实现。自然纪录片在市 场环境下,出现了重归电影院的大片生产趋 向。20世纪末以来,以法国为代表的西方国 家,先后推出了撼动影坛的动物自然纪录电 影:《微观世界》《迁徙的鸟》《帝企鹅日记》 《白色星球》《海洋》等。BBC、NHK、美国 探索频道、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等世界大牌自 然纪录片生产者,继续寻求国际合作,自然 纪录片的全球市场得以扩大和巩固。大片化 的趋势对自然纪录片创作者也提出了更高的 要求:首先是资金的保障,因为自然纪录片 的摄制成本较高,尤其对摄影器材的科技含 量要求远远高于普通的故事片,如远红外、 潜水、微距、夜视等摄影机是自然纪录片中 时常用到的设备。其次,专业摄制团队的组 建,除导演、编剧、制片以外,还包括专业 摄影师、科学顾问和具备相关知识的调研 员,音乐音效制作人、剪辑师等。最后,注 重营销策略。2016年中外合拍纪录片《我们 诞生在中国》就是运用了多国合作营销的方 式,在中国国内上映后,又在2017年“世 界地球日”由迪士尼在欧美隆重放映,取得 不俗的票房。

自然纪录片大片化除对视觉与声音有电 影工业标准的硬性要求之外,还要求在叙述 方法和感染力上不断改进。它摒弃了早年科 普片说明文的“说教色彩”,强调用电影视 听语言来传达观点。甚至雅克·贝汉的《海 洋》几乎没有什么旁白,只强调电影故事与 情感的结合。大片化除视听觉的要求之外, 还非常注重叙事技巧。在大自然的各种生命 体上,人类总是能够找到自己的影子,动 物生存中的争斗、捕食、群居、求偶、家 庭、权力争夺,以及繁衍后代等,有许多贴 近人类自然属性的部分。例如,动物父母养 育动物宝宝的场景片段始终受到大多观众的 喜爱。这种来自“天性”的“爱”在银幕上 突破了人类和动物的界限,用人类的情感感 染了人类自己。因此,“拟人化”的叙事手 法便达成了自然纪录片对人类情感与价值的 投射。BBC新近推出的《动物王朝》大型系列纪录片,将动物家族或群落的关系发展 变化作为每一集的故事主线。如第一集《大 猩猩》,讲述大猩猩首领大卫捍卫王者地位 的故事,在与妄图篡位的卢瑟等一伙儿激战 之后,身负重伤的大卫险些死去。然而,它 最终奇迹般地重新站起来,凭借毅力回归族 群,并用招募同僚、联合抗敌的手段巩固了 自己的地位,捍卫了王者的尊严。整个故事 惊心动魄,充满力量。第二集《帝企鹅》, 重点讲述帝企鹅族群和“三口之家”成员间 的关系。影片在帝企鹅艰苦顽强的生命历程 中,重新发掘、阐释了对人类同样重要的信 任、忠诚、合作等价值观,感人肺腑。

自然纪录片的多元影像和多样性视角也 带给人类有限的生命体验之外的新奇感。在 《蓝色星球2》《地球脉动2》《动物王朝》中, 我们会发现细节性特写镜头、升格镜头(慢 镜头)和延时摄影的增加,同时音乐和音效 也比以往加重了分量,诗意和抒情的成分更 浓厚了,感染力也随之增强。摄影技术的日 新月异,令人类探索自然的能力达到了新的 境界——前所未有的宽度与深度。

在BBC的自然纪录片拍摄工作行为规 范中有这样一条规定:“让胶片、摄影机等 设备还有你的同伴与拍摄主体保持足够的距 离。”“距离”,是人类尊重自然、珍视野生 动物的一种表现。自然纪录片经历了100多 年的演化至今,不仅如实展现了人类与自然 的关系,更承载传播了生态环境保护的价值 观念,自然纪录片的发展变化,正好折射出 人类在长期地研究、反思自身与自然的关系 中,不断调整着自身的行为。从人类将野生 动物赶到拍摄范围,并对之举起猎枪,到拍 摄者利用各种隐形手段用不惊扰、甚至不存 在的隐身术来捕捉画面与故事,都是以摄影 机为中介的人类与自然关系的写照。而随着 自然纪录片的发展,人们生态环境保护意识 的加强,以及行业内拍摄伦理和行为规则的 建立,人与自然的“正确关系”已经在自然 纪录片的生产者与受众之间达成共识。

 

作者简介

冯欣,兰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 士,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戏剧与影视 学博士后。

 

参考文献

[1] DEREK BOUSE. Wildlife films[M].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2000:197.

[2]刘建伟,禹海霞.西方环境伦理思潮的主要流派述评[J].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3):4.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探寻自然的奥秘:我国自然纪录片的前世今生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