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9年第2期»名家赏析»我的七彩大自然

我的七彩大自然

《科普创作》

刘先平

2019-06-16 11:04

银亮的阳光,其实是七彩的,她融合了 红、橙、黄、绿、青、蓝、紫,才给了万物 能量,才成了生命三要素之首。

大自然养育了人类,这是共识,但随着 历史的发展却陷入了误区;大自然是知识之 源,这是事实,却常常被人们忽略,需要正 本清源。

大自然文学和博物学有很多的交集:其 一,它们都是以大自然为主题;其二,都是 负有传播科学知识、传承科学精神,激发人 们追求科学理想、培养生态道德,倡导绿色 生活等重任。大自然原本就蕴含着丰富的科 学,如白色的日光原是七色合成,植物利用 光合作用制造叶绿素,光的传播等。因而大 自然文学中科学知识的内涵,就是其艺术风 格的追求,即将文学性、知识性、趣味性融 为一体。其实,优秀的博物学作品,也是大 自然文学。文学能为博物学添翅膀,使其飞 得更高更远。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起,我常跟随科 学考察队或独自在大自然中探险,40多年来 在寻找什么呢?朋友们常常问我,我也常常 自问……

我的故乡在巢湖边,40多年前写的《童 年花絮》中记录着那时的思绪:

这个充满生机,熙熙攘攘的湖边世界,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撒了无比深厚的爱的种 子。此后,我常常去崇山峻岭、大漠戈壁、 雪峰冰川及江河湖海,寻找生出的绿叶,开 出的紫色小花,飞出的鸟群,起航的白帆以 及五光十色的幻想。

经过40多年日月的陶冶,渐渐醒悟, 我是在寻找大自然的色彩——山川河海、野 生动植物,以及人生的光华。山川河海是 七彩的,野生动植物是七彩的,人生是七彩 的。只有七彩的大自然和七彩的人生相互辉 映,世界才无比精彩。


图1《云海探奇》(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2008年12月)

自1978年重新拾起笔来,我致力于大界探险的长篇小说开始的。在写作中我不时 思索着大自然文学的种种,当写完《云海探 奇》《呦呦鹿鸣》《千鸟谷追踪》《大熊猫传 奇》四部长篇之后,曾思考了一段时间。

面对世界各国五彩缤纷的大自然文学, 以及数年创作过程中的感受,我原本的愿望 逐渐鲜明和强烈:创作具有中国特色的大自 然文学,将中国的大自然、丰富多彩的野生 生物世界谱写成壮美的诗篇,回荡在天宇的 乐章。也即是说大自然文学不仅要有长篇小 说,还应该有多种文体。多样性是丰富的表 现。我朝这个目标努力的基础,是必须用自 己的双脚去认识大自然,亲身体验中国大自 然的独特风韵和底蕴。

因此,我把考察(认识)大自然看作第 一重要,然后才是把考察、探险所得写成大 自然探险奇闻、奇遇,希冀充分以真实性的 魅力,给读者描绘一个真实的、奇妙的自然 世界。这比创作一个充满惊险离奇的故事困 难得多,一个原因是在大自然中探索,并非 每天都会发生刺激的事件,或有新鲜稀奇的 发现,更多的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长途跋涉 的艰辛、危险中的战栗和难耐的孤寂。另 外是我前期的四部长篇小说已得到了评论 界的好评,我对长篇小说的创作已有了感 悟,现在又要去进行新的尝试:这无异于我 给自己出了难题。

我喜欢创作上的难题,它往往能调动生 命的全部力量去迎接挑战,去探索;无论是 成功或失败,生命都将更加充满活力,闪耀 光华。

于是,我走向四川、云南、福建、贵 州、黑龙江、新疆、海南、广西……大漠戈 壁,雪山冰川,江河湖海。面对如诗如画 的、美丽的大自然和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的山 河,我被激起了无限的悲愤、忧虑。

我生长在巢湖边,对水有着特殊的感 情,但是,如今在城市的周围已很难看到一 条没有被污染的河流。五大淡水湖中的太 湖、巢湖已是一湖臭水。饮水安全已严重威 胁着人们的生命。

水是生命的源泉。

我国的水源在西部。西部是我国生态关 键区之一。自20世纪90年代起,我的注意 力主要在西部地区。先是探索水之源、江之 源,1999年、2000年、2002年、2004年、 2005年、2012年六上青藏高原,到达珠穆 朗玛峰海拔5200米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林芝雪山银峰下的巨柏群……特别是在2000 年,先是探索长江、黄河、澜沧江源,再追 随澜沧江大峡谷,由青海转入西藏,最后进 入云南金沙江大峡谷、三江并流地区,历时 两个月。

江之源在高山,在雪峰、冰川。那么, 山之源又在哪里?为了探索山之源,2004 年、2005年,我又两次横穿中国,从南北两 线,走进万山之祖帕米尔高原。

我曾多次穿行于横断山脉,有时带着马 帮、帐篷露宿在无人区,寻找大树杜鹃王、 银杉、滇金丝猴……我见识到奇妙的生物世 界和少数民族异彩纷呈的文化。仅为进入独 龙江(地处缅甸和我国滇藏交界处),我就 历经了1998年、2002年、2006年4月和10 月四次怒江大峡谷探险,才终于到达了这个 独特的野生生物世界。大海占据了地球的三 分之二。于是2011年,我又走向蔚蓝的大 海,乘船穿梭在西沙群岛之间,领略着海洋 生命的奇妙,大海的美丽与壮阔……圆了几 十年的梦想。

自古以来,人们对于腿和脚就有着极 高的赞誉——“量天尺”。正是在丈量大地、 探索祖国大自然的神秘中,我逐渐领悟到生 态平衡的意义:“首先是‘人’的本身的生 态平衡,这主要是指一个人自身的心理和生理的平衡,精神和物质的统一;再是自然界 的生态平衡;最高的境界则是人与自然的和 谐、共荣共存——天人合一。”建设良好的 生态与和谐的社会,必须树立生态道德。当 人们尊崇生态道德,以其修身济国,和谐 之花才会遍地开放。如同红、橙、黄、绿、 青、蓝、紫——七彩融合为一体,世界才有 了阳光普照。

说得简单一点,生态道德就是处理人和 自然关系的准则。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已 规范了很多人与人之间、个人与社会之间的 行为准则——道德,但尚没有较为系统的人 与自然之间相处的法则。究其原因,历来人 只把大自然看成属于自己的财富,在“大自 然属于人类”的误区中走得太久。而尊重一 切的生命、感恩自然、热爱自然等观念并未 列入我们现有的道德范畴。直到大自然的惩 罚,环境危机压力愈来愈大,才迫使我们 重新审视与大自然的关系。审视的结果令人 震惊:人类属于大自然,人只不过是大自然 万千臣民中的一员,必须扫除唯“人”最大 的狂妄。没有了大自然,失去了家园,人类 将怎样生存?这一认识上的飞跃,是人类认 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章。环境危机是后工业 化时期才愈加显现的,全世界都在寻求解决 的办法。生态道德的建立,或许不失为一剂 良方。当然,构建生态道德的道路是漫长、 艰难的,需要启蒙和培养。

因而我对自然的观察,就有了另一种视 角和另一种含义——实际上就是和大自然相 处,融入自然,相互对话交流……通往沙漠 深处的红柳,滂沱大雨中飞入胸膛的小鸟, 青藏高原毁香跳崖的麝,天鹅湖畔麝鼠的城 堡,柴达木盆地盐湖的奇妙,寻找大树杜鹃 王的诡异,南海红树林中的蛇鳗,雨林中野 象伸出的长鼻,进入箱式峡谷寻找黑叶猴王 国,寄居蟹对居所的选择,海螺跳跃追逐猎 物,蝠鲼跃出大海在空中产下幼鱼……探索的 过程往往比结果更有意义,发现过程的艰辛, 自有一种蕴藏在平常中的特殊魅力和快乐!

我将它们结构成一篇篇真实的故事,发 表在《人民文学》《当代》《儿童文学》等 期刊上,之后集合为《山野寻趣》《东海有 飞蟹》《黑麂的呼唤》《黑叶猴王国探险记》 《胭脂太阳》《夜探红树林》……无一不努力 展现隐藏在森林或大漠深处的野生生物世 界,神秘的大自然,以及人类为保护自然的 努力,宣扬着生态道德。

评论家认为,这些作品既有小说的情 节,又有散文的诗韵与哲理,更有亲历感的 真实,是作家独创的文体。

大海并非只有蔚蓝,真实的海洋闪烁 着红、橙、黄、绿、青、蓝、紫。花朵、果 实——生命本质的表象——异彩纷呈,金丝 猴以斑斓的面孔呈现,昆虫的色彩则是最为 丰富、难以想象的。阳光在三棱镜下是七彩 的,这说明只有七彩的融合,才能迸发出无 限的光芒。

歌颂人与自然和谐、呼唤生态道德的当 代大自然文学,同时也是美丽中国、说好中 国故事的载体。它赞颂自然之美、生命之美、 生态道德之美。因而,作家必须将一个真实 的自然奉献给读者。大自然和生命都是神奇 的科学,例如:动物珊瑚为什么必须与植物 虫黄藻共生?红树林中为什么进化出“胎生” 植物?树王为什么成了人们当今唯一能看到 的,生于几百年、几千年之前至今依然鲜活 的生命?月亮远在距地球38.4万千米之外, 为什么能影响着海洋生物的生存和发展?

人们只有认识了自然才会热爱自然,只 有热爱自然才会保护自然!而只有到大自然 中去,才能认识自然。作家需要学习科学知 识,学习科学的最新发展。这就是:走万里 路,读万卷书!

上一篇:大自然文学的“追梦”之旅——《追梦珊瑚——献给为保护珊瑚而 奋斗的科学家》的生态审美诉求①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