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9年第2期»《流浪地球》电影研究小辑»中国科幻从流浪到定居的可能与问题——从电影《流浪地球》谈起

中国科幻从流浪到定居的可能与问题——从电影《流浪地球》谈起

《科普创作》

刘兵

2019-06-16 11:15

2019年,大年初一正式公映的国产科 幻电影《流浪地球》,在上映一个多月之后, 票房累计超过46亿元,成为令人瞩目的大 赢家,也被认为是让众人期盼的中国科幻 “元年”到来的醒目标志。这是中国科幻发 展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


图1电影《流浪地球》海报

中国科幻的发展历史可谓筚路蓝缕,如 果不多讲明末清初的起源阶段,仅就改革开放后而言,也是一波三折,起伏不定。姑且 不说那些科幻与科普关系之争,至少科幻仍 一直未能走进文学的主流。直到2015年刘 慈欣的《三体》在国际上获得雨果奖,科 幻在国内的处境才有所改变,但这也还远不 能说达到全社会普及的程度。为数有限的顶 级科幻作家,以及人数也仍然有限的科幻受 众,使得中国的科幻仍然是局限在一个小群 体之内的追求。能够在科幻迷群体之外为人 所知的科幻作家,恐怕也只有刘慈欣一人而 已。正因如此,科幻界才会一直期盼着未来 能有突破性的进展,让科幻真正引起全社会 的关注,摆脱这种仍在“流浪”的局面而走 向定居,也因此才会有期待“元年”到来之 说。而上海交通大学的科学史教授江晓原早 就断言:“所谓的中国科幻元年,它只能以一 部成功的中国本土科幻大片来开启。”

电影,显然比作为文学的科幻小说受众 更多。因此,通过科幻电影来振兴、推广和 普及科幻确实是一个可以实施的有效手段。 其实,许多年来,在国内公映的国外“大 片”中有许多就是典型的科幻,但人们却未必明确地将这些大片与科幻的传播有意识地 关联起来,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当然是这些 科幻大片并非国产,因而只是被当作令人兴 奋的舶来品去欣赏,与中国本土的科幻并无 更多的关系。

尽管如此,随着科幻小说《三体》在科 幻迷的圈子和超出这个圈子之外更大范围的 流行,随着人们因阅读小说而形成的对于将 《三体》改编成电影的期盼,以及一次次对 各种涉及《三体》电影消息的关注和因这部 电影迟迟不能完成和公映而带来的失望,同 样是改编自刘慈欣小说的《流浪地球》的横 空出世,显然是抓住了一个具有比较充分的 背景铺垫的理想时机。

《流浪地球》一公映,旋即引起观影热 潮,同时也引发了热议。这些影评分成了立 场和判断截然相反的两种极端。赞扬者不遗 余力,几乎用尽赞美之词,捍卫者对哪怕稍 有负面评价的说法都予以坚定地、几乎是非 理性地抨击。当然,也有不少批评性的评 论,如较多对电影中表现的不符合科学的内 容和情节的批评,以及对人物塑造不够理想 等方面的评论。对于国产电影来说,能够出 现这样的热议和争议,是非常罕见的。热议 本身就是影响,是被人们重视的表现。虽然 争议并未影响电影的票房,但这种两极分化 的争议,已经远远超出了常规影评的范围。 那些坚定的捍卫者更多是基于对国内科幻的 支持和热爱而表现出来的某种狂热,而不是 基于对电影艺术本身的冷静思考。那些批评 者的负面评论,同样也是承载了对于科幻本 身和对于科幻电影的不同理解与不同的价值 判断,如在科幻中应如何对待已有的科学知 识、原理与幻想情节中的“科学”不一致的 问题,如何评价科幻的目标、特殊的意义及 其艺术性,等等。

电影《流浪地球》改编自刘慈欣同名的 短篇小说(或可称之为较短的中篇小说)。 这部小说体现着刘慈欣后来的一些典型风 格,包括对文明延续的关注和对用技术解决 文明存续危机的倾向。在这部小说里,作者 确实有一个非常有创意的设想,或者可以说 是所谓幻想的构思,即因太阳将变为一颗巨 大的红巨星而吞没地球,让地球汽化,地球 上的人类采取了建造地球发动机的方式,将 整个地球推走,远离要爆发的太阳,在太空 中“流浪”,去寻找新的家园。电影采用了 这个基本的构思框架,舍弃了小说中一些更 复杂的情节,也补充了一些小说中所没有的 情节,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要将小说 改编成成功的电影,不一定必须保留小说中 的所有要素,甚至还有所谓一流的电影往往 不是改编自一流的小说的说法。

经过电影剧组人员的辛勤努力,这部电 影在票房上取得成功,其成功的众多因素之 一是这部国产影片在特效上的成功。当然这 在国产电影,特别是国产科幻电影的拍摄中, 也是开创性的。成功的特技效果让观众在观 影时体验到与观看国外大片时相似的、震撼 的视觉效果。虽然在实现这些特技的开创阶 段仍有许多困难,但在有资金保证的前提下, 特技的实现也许并不是过于难达到的目标。 问题在于,我们应该承认特技的成功应用确 实让这部电影点燃了许多人对中国科幻发展 的热情,增强了人们对中国科幻小说和电影 发展的信心,但仅仅依靠这些,是否真的就 能让中国未来的科幻延续《流浪地球》的成 功和火爆?这样的成功是否可以再度复制?

以电影《流浪地球》为出发点,为了让 未来中国的科幻能够真正顺利地发展,就需要我们不只是对电影《流浪地球》及其成功 一味地唱赞歌,而是以此为契机,更多地进 行一些反思和总结,思考其中存在的问题和 争议,同时也更深刻地思考科幻本身。

科幻之所以不同于传统的正规科普,就 在于科幻中呈现的科学,与现有的科学是不 一致的。因科幻中技术性的科学内容的重要 性不同,或是更强调技术性的科学内容,或 是更突出人文、哲学和社会等内容,又可将 科幻区分为硬科幻和软科幻。但无论硬或 软,都不可回避的是,科幻中的“科”字将 它与其他类型的文学、电影区分开来,也 就是说,无论是作为作品的背景框架还是作 为核心内容,“科学”是其中不可缺少的基础 性要素,否则就成了像是“奇幻”之类的东 西。当然,“幻”是科幻的另一不可缺少的 要素,也是将其与传统正规科普相区分的重 要原因。但科幻在处理与现有科学关系的方 式上却有许多可能。例如,在现有科学的基 础上,通过合乎逻辑的外推,将目前科学还 没有可能实现的知识或技术以想象的方式表 现出来,或是仅仅在一种概念性的科学框架 或者意向下,展开作者的想象,与现有的科 学并无更直接的联系。但人们往往会因科幻 在处理想象中的科学时,与现有科学是否存 在冲突或矛盾而展开争论。在电影《流浪地 球》引发的一些争论中,就有不少属于这一 类,大多是批评电影中的科学与现有已知的 科学不相一致甚至彼此矛盾。虽然对于这些 争议还可以讨论,但也不必过于当真。如果 我们不较真儿地把科幻等同于科普,从而不 过于严格地以现有科学作为判据和标准来要 求科幻中“科学”的正确性,其实也不会有 什么大问题。姑且不说科学从来都是处在发 展变化之中,还有诸如像科学的多元性之类 更前卫的观点,毕竟人们在欣赏科幻时知道 这是科幻而非用来学习科学的科普,就像人 们读小说时会知道那是与历史或现实有所不 同的虚构,看童话时也不会把其中的虚构当 真而与现实相等同一样。

不过,关于电影《流浪地球》的另一类 争议和批评,却是值得我们认真地思考的。 这就是,观影者认为这部电影对人物的刻画 和塑造太过薄弱。当然,这也涉及观影者的 偏好,涉及观影者对科幻电影(也包括科幻 文学)的不同理解。

无可否认,电影《流浪地球》在对其 中的人物形象、性格的塑造和对人性的揭示 上,的确是非常不理想的。如果人们在看科 幻电影时,不满足于只是欣赏屏幕上呈现的 想象中的科学和技术的画面,不满足于只被 炫目的特技效果所震撼和吸引,而是希望能 看到更诱人的情节、丰满的人物,甚至于希 望能被真正地感动,带来对世界、社会、人 生和人性的更多思考,那《流浪地球》显然 远远达不到这样的要求。极端一些讲,整个 电影似乎更像是对为拯救地球而将之推走的 这一“工程”之实施的视觉版流程说明书, 其中的人物只是为了让这个流程说明书得以 呈现的“棋子”,或者就像是一部在庞大的 机器上为使之能够运转而必不可少的螺丝 钉。而电影还是有其更为传统的特点,对人 的关心,应是其中之一。也许是为了更好地 宣传电影,在《流浪地球》公映前,一本编 辑得非常仓促、名为《〈流浪地球〉电影制 作手记》的书出版了。我们可以看到,在此 书中,绝大部分的篇幅都是在讲摄制组如何 克服困难,如何解决拍摄、道具、场景和特 技制作方面的技术性问题,而对如何塑造影 片中的人物,如何提高影片的艺术性,如何 让影片具有某种更能带给人们启发的思想性 等,则或是一笔带过,或是语焉不详。这本 制作手记无疑表明了在此电影的拍摄中,对 技术的关注是首位且特别突出的。有意思的 是,书中对电影“世界观”的概述,虽然谈 到了对影片所处时代的自然环境的构想,也 涉及了当时人类社会的设想,诸如人口、政 治、社会分工、行政版图、经济与物资、文 化娱乐、家庭生活、教育等,还涉及了对影 片中出现的像“行星发动机”“地下城”“高 速地表运载车”“外骨骼装甲”“空间站”等 的技术描述,却唯独没有对人物性格等人文 和艺术的关注。虽然在“新地心说”部分简 单地提及了那时人们的某种观念,但也不过 是对小说原著中观点的极度抽象的简化版转 述而已。

可以想象,以这样的方式和倾向来拍摄 的电影,其情节、艺术性和人性的薄弱,也 就在情理之中了。另外,如果从哲学立场 上看,电影中那种“人定胜天”的传统意 识也是非常明显的。就此而言,与之同期上 映的、同是改编自刘慈欣小说的电影《疯狂 外星人》,反而要在这些方面更为理想。只 是,《疯狂外星人》的票房远比不上《流浪地 球》,这一现象倒是更为耐人寻味,值得另 作分析讨论。

前面谈到的是在某种科幻观和科幻电影 观之下对《流浪地球》的一些看法。当然, 不能说那些出于对振兴中国科幻的热情而坚 定捍卫这部电影的人没有他们的理由,但更 为理性的反思和讨论也是必要的。有人坚持 只喜欢欣赏科幻电影的特技效果,这是一种 追求和偏好,但只靠特技效果支撑的科幻电 影是否就是科幻电影的唯一理想模式呢?只 凭这些,《流浪地球》的成功在未来还能够再 度重现吗?在中国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未来 的发展中,我们是否还需要一些别的东西来 支撑呢?

作者简介

刘兵,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科学史系教授, 博士生导师,研究领域为科学史、科学哲学、 科学文化传播等;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 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技术史学 会常务理事,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副会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科幻电影中的科学该长什么模样——从《流浪地球》引发的争论说起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