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9年第4期»名家赏析»品读郭曰方的科学诗

品读郭曰方的科学诗

《科普创作》

王童

2020-01-06 22:30

郭曰方的诗我看得不多,但近期细细翻 阅过他的诗后,却有种相见过迟的感觉。读 介绍知,郭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 科学诗创作。这几乎与徐迟《哥德巴赫猜 想》在同一时间段脱颖而出。也许诗歌本身 在那一历史阶段以反思题材为多,郭曰方的 “科学的春天”诗句,并未引起读者广泛的 注意。据报道,胃癌手术后的郭曰方共出版 了20多部诗歌、散文集,撰写和主编了20 多部文学理论著作。应该说,在与死亡顽强 抗争的过程中,他硕果累累,创造了奇迹。 他“认定目标,锲而不舍,终会取得成功” 的精神也让人感动。

科学与诗、艺术在某种意义上实际是 融会贯通的,许多科学家在探索人类未知领 域与进行科学研究的同时,诗歌的意象也常 常会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诺贝尔化学奖得 主罗德·霍夫曼就曾言道:“我一直有一个 愿景:将科学的创造性工作和人文艺术的创 造性工作统一起来。”霍夫曼出过两本诗集, 其中《氧》还拍成了话剧。诺贝尔物理学奖 获得者杨振宁教授也写过这样的诗句:昔负 千寻质/高临九仞峰/深究对称意/胆识云霄 冲。钱学森也多次谈过艺术对他做科学研究 的启发,其妻蒋英诗情画意的琴声歌音常让 他浮想联翩,并产生诸多科学灵感。

今天,科学家不再是“臭老九”,地位 已变得很崇高,并让人仰慕,但科学领域建 功立业之事迹似并未在文学作品中充分反 映出来。20世纪80年代,响应“科学的春 天”号召,产生过一些生搬硬套的科学家作 品,但终归是一些半生不熟的夹生饭,让人 难以留下印象。常听说,一个功勋卓著的科 学家受人关注的程度,远不如某一个歌星或 影星的生死逸事绯闻更博人眼球。中国人的 科学意识淡薄,科学知识常被巫术与八卦淹 没掉。这样,郭曰方的科学诗就显得弥足珍 贵。如在《共和国科学家颂》中他用简洁的 诗句为我们勾画出了李四光、华罗庚、钱学 森、钱三强、周培源、童第周、陈景润、袁 隆平、吴文俊、王选、钟南山等100位著 名科学家栩栩如生的形象及他们的人生道路 和坎坷经历,记述了他们在不同领域为祖国 科技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这些科学家有的 广为人知,有的鲜有所闻,郭曰方的笔勾勒 出了他们远去的身影。除上面提到的一些科 学家外,还有小麦专家金善宝:

伫立在金色的海洋中/凝目远方心潮逐 浪/我们中国/不仅自己可以/养活自己而 且名副其实地/已经成为天下粮仓。①

描绘桥梁专家茅以升:

是的你的一生与桥结缘/高高低低大 大小小/宽宽窄窄长长短短/每个桥墩每 座桥面/都与你的喜怒哀乐息息相通/都 令你朝思暮想梦绕魂牵/为人民造桥你 宁愿劈波斩浪/让身躯化作中流砥柱。②

中国近代物理实验研究的先驱和奠基人 吴有训在他笔下也有呈现:

我们都还记得/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 炸的庆功会上/你的学生曾齐刷刷地/站成 了一片:钱三强王淦昌郭永怀/赵九章朱 光亚/彭桓武/王大珩邓稼先/一颗颗耀眼 的/科学星座/一道道闪亮的/功勋光环。③

可以说郭曰方的每首描写科学家的诗都 是一个人物轨迹的小故事,让人在读诗的同 时又有了科学知识的增长。如果说他描述的 那些科学家拥有报国之志的赤子之心,那郭 曰方的诗也充满了这样的能量。郭曰方的诗 句在朴素的平铺直叙中坦叙心意,把复杂的 科学与人生的追求巧妙地搭接起来,从而构 成了一幅幅如连环画般的意象。

在郭曰方诗集《亲爱的祖国》中,凝 结了他同科学家身负祖国重任的拳拳赤子之 心,在《人民》一诗中他写道:

为官者常说人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拿人民的俸禄/就要为人民服务/人民的利 益高于一切/这句话已经渗进我们的血液。

这类诗句是我们人民公仆记住的常识, 今天重新吟咏起,不忘初心的回首重新叩击 了读者的心灵。在这部诗集中,上至九天揽 月,下至七十年风雨沧桑的建设成就,郭曰 方都尽情讴歌,在砥砺奋进中,将中国人民 的精神与祖国大好河山的壮丽互动,实现了 以情动人,高尚豪迈的人生追求;达到诗歌 抒情与言志相融相合的目标。

在当下诗歌相对被冷落的时代,郭曰方 的科学诗独辟蹊径,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他在诗歌创作方面所取得的成果,是他几 十年在科学艺术园地耕耘的收获,也是他多年 来探索科学与艺术结合的重大突破。他的诗作 紧扣时代脉搏,弘扬时代旋律。文以载道,他 身体力行地对准了艺术与科学的坐标。

有论者认为,多年来人们谈及科学普及 的功能,住往仅限于具体的科学技术知识的 通俗化,这当然是必要的,但科学普及并不 仅限于具体的科学技术知识的普及,它还有 更加广阔的天地,其中弘扬科学精神、传播 科学观念、科学方法,在任何时候重要性都 不亚于具体的科学技术知识的普及。郭曰方 的科学诗正是以诗歌的形式弘扬科学精神、 传播科学观念的成功探索,不论是史诗般的 《科学精神颂》,还是为一个个科学家而写的 抒情诗,从宏观到微观,从学科到个人,浓 墨重彩也好,画龙点睛也好,着力强调的都 是对科学真理的探索,是凝聚在科学家身上 的对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执着追求。他 的创作无疑是科学文艺的一个创新,对于文 学界和科普界,在开拓题材,更多地关注弘 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观念方面,有着深刻 的启示。这使笔者常想起向作家王小波约稿 时阐发的一个话题:中国为什么没有科幻影 片?当然,如今中国的科幻影片已有了《流 浪地球》等,但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 则是一片空白。

科幻影片在某个历史时间段被国人漠视, 说明科学观念、科学精神并未深入人心。从 五四运动时就高喊出的科学启蒙口号,至今 仍在路上。当今中国正在向科学进军,欲成 为科学大国,但农业文明的思维仍束缚着人 们的科学想象力。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半科学 成果,几乎都是在对先进者的追赶中实现的。 敢想敢干敢创造,创新型社会的形成机制尚未完善。这样,郭曰方的科学诗就更有了它 存在的独特价值。科学里程流入诗歌的字里 行间,一砖一瓦一个螺丝都要巧妙地搭砌拧 紧。经过几十年关于诗歌的探索与写作,郭曰 方似已成为很好的设计师与工匠。他在建筑这 座大厦的同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与能量。

郭曰方的诗通俗易懂,朗朗上口,很适 合青少年在联欢或诗歌会上吟咏,以明志抒 怀。同时,郭曰方的科学家人物肖像类诗, 也能起到触类旁通之效果,以人育德,以德 呼唤科学精神,都是难能可贵的。

相比于郭曰方激情澎湃的诗情,他的山 水诗句也别具特色,如:

啊笑口常开的乐山大佛/峨眉山金顶的 神秘佛光/九寨沟的童话世界/四姑娘山的 冰雪景观/金沙江的水拍云崖/大渡河的惊 涛裂岸/金沙遗址的不解之谜/三星堆的种 种疑团/大熊猫出没的卧龙密林/广袤无垠 的若尔盖草原/自贡恐龙的灭绝之谜。④

寥寥几句便将这一地域的特点描绘了出 来,为后面的转笔做了很好的铺垫。同时也 可看到郭曰方创作的多面性。

当然,郭曰方的诗也有某些字句过于直 白的弱点,如郭沫若式的直抒胸臆,但也需 融进诗意平仄。这不过是一些小瑕疵,瑕不 掩瑜,其科学诗仍在中国科学文艺创作史上 闪耀着光辉。

作者简介

王童,鲁迅文学院第二届高研班(主编班) 学员。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 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 国民主同盟新闻出版支部主委、洛阳师范学院客 座教授,北京文学社社长助理。所发表的中短篇 小说及散文诗歌等百万字,作品多次获奖。

①摘自《在你的目光里,每一片土地都该耸立起金色的粮仓:献给金善宝院士》。

②摘自《丰碑,矗立在滔滔江河之中:献给茅以升院士》。

③摘自《只有你,才有这个特权:献给吴有训院士》。

④摘自《天府之国的变迁》。

上一篇:赤子情怀颂科学——评郭曰方科学诗的创作特点
下一篇:科学诗当回到科学本身——读郭曰方科学诗有感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