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20年第1期»创作研究»海洋文学中的“大海洋”科普理念——兼论霞子的海洋科普文学创作

海洋文学中的“大海洋”科普理念——兼论霞子的海洋科普文学创作

《科普创作》

吴欣欣

2020-04-13 00:31

什么是海洋文学?远可追溯至古希腊的 海洋神话、荷马史诗《奥德赛》,中国《山 海经》中“海上奇闻录”记载、《庄子》《诗 经》《楚辞》等先秦海洋文学中涉及海的神 话传说、歌谣咏唱等。海洋文学自古代起便 是文学史乃至文明史中重要的一笔。历史长 河中,国外《海底两万里》《老人与海》《白 鲸》诸作,我国海洋主题的诗歌、辞赋等, 都熠熠生辉,彰显着海洋对人类的重要性。

对于海洋文学的定义,英美海洋文学研 究者并未进行过多的论述,更多地集中于对 相关作品进行分析与评论,但在“下定义” 这方面,中国的海洋文学研究者却做了诸多 探讨。龙夫提出:“真正意义上的海洋文学 是,主题与海洋具有的特性密切相关,并受 海洋的特性支撑的文学作品。”[1]杨中举则认 为:“那种渗透着海洋精神,或体现着作家明 显的海洋意识,或以海与海的精神为描写、 歌咏对象,或描写的生活以海为明显背景, 或与海联系在一起并赋予人或物以海洋气息 的文学作品都可以列入海洋文学的范畴。”[2]段汉武对上述两个定义进行了分析并予以完 善,提出:“以海洋为背景或以海洋为叙述对 象或直接描述航海行为以及通过描写海岛生 活来反映海洋、人类自身以及人类与海洋关 系的文学作品,就是海洋文学。”[3]段波也 对海洋文学进行了阐释性的界定:“海洋文学 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海洋文学可以指 以文字或口头形式记录与流传下来的、与海 洋有关的文献或资料;狭义的海洋文学是以 海洋或海上经历为书写对象、旨在凸显人与 海洋的价值关系和审美意蕴的文学作品,包 括海洋诗歌、海洋戏剧、海洋小说、海洋神 话、海歌①等,这也是文学研究中需要重点 关注的文学形态。”[4]

海洋文学中既有从感性层面描述体验和 感受,揭示人与海的关系为主题的作品,又 有以海洋为舞台,借海洋阐述作者理念的作 品,也有从理性层面对海洋空间和现象进行 科学随想或科学幻想的作品。

近年来,知名作家霞子开始聚焦海洋文 学创作,将科普与海洋文学相结合,陆续出 版了长篇少儿神话《骑龙鱼的水娃》、科学 童话《北极,有个月亮岛》和《来自宇宙的 水精灵》,以“大海洋”的视角对海洋文学 的板块进行了拓展,并在“2019海洋教育国 际研讨会暨亚洲海洋教育者学会学术会议” 上介绍了中国优秀的水文化,将“大海洋” 的理念带到了国际讲坛,引起了广泛关注。

一、从水循环看“大海洋”之思想

在中国古代文学中,“海”并非等同于今 日之“海”,以“海”指“江”,指“广阔的 水域”的情况比比皆是,由此可知,在文学 中“海洋首先是一个自然存在、一个客观事 物,是一个物象;同时也是一种文化情结、 一种人文情怀,是一种意象”。[5]

站在科学角度,从水的循环来看,海洋 与江河湖泊等淡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 谓天下水之母。这个思想曾在著名科普作家 金涛的科学童话《大海妈妈和她的孩子们》 中显著地体现了出来。

正是基于这种动态、整体的“大海洋” 观,霞子的作品无论是《骑龙鱼的水娃》还 是《来自宇宙的水精灵》,其主题都不再局 限于自然的、客观的和物理的海洋,而是将 主题拓展至水,以水、水文化及“大海洋” 的理念突破海洋仅作为载体和背景之囿限, 代表海洋更加广义的意味与意境。自大海 始,自大海终,水以各种形态变换着,水循 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无论水如何变化,它 们都是大海的一分子。《骑龙鱼的水娃》中, 以“珍爱生命之水”的主题贯穿着这一理 念。故事中写道:“常言说千条江河归大海。 世界上九成以上的水都在大海里。大海是水 的故乡呢。”

这部少儿神话中,小主人公水娃露英本 就是水家族的一员,肩负着守护天下净水、 拯救天下生命的重任。本书以艺术化的形式 向读者展示了水的三种形态及其转化条件, 并表现出水与人类的关系:水“不仅是能到 处流动的液体,滋润着天地万物”,“还能变 成气体化作云彩,在天空到处飘游,给干旱 的地方送去及时雨”,到了冬天“还能变成固 体,变成水晶似的冰,保护水下的动物不被 冻坏,或变成美丽的雪花,给过冬的庄稼保 暖”。至于水家族的修炼方法,一是蒸汽功, 修炼时,要热、要晒;二是冰雪功,要能忍 受寒冷;三是再变回水,要遇热或遇冷。这 种文学化的科普方式,让读者能够在趣味之 余,对水及其循环有更形象化的认知。 无论是对水循环的科普,对大海是水家 族故乡的描述,还是对“海纳百川”的水文 化的渗透,共同构成了《骑龙鱼的水娃》之 “大海洋”的广阔气韵。而科学知识的加入 也让《骑龙鱼的水娃》《北极,有个月亮岛》 和《来自宇宙的水精灵》跳脱寻常的神话和 童话。通过神话和童话形式,科普变得更有 趣味;通过诸多科学知识的普及,也让神话 和童话步下“神”坛,以真实可信的形象和 叙事走进读者的内心世界。

二、从海洋元素看“大海洋”之体现

《骑龙鱼的水娃》一书在阐明水与海的 关系、水循环知识的同时,还富含海洋元 素,体现水、海一体的思想。故事中,洪水 老怪带着邪风婆回到他的“家乡”——大海。 水娃和小龙鱼追随而至,先是在辽阔的大海 中遨游,见识了缤纷的海底世界——五颜六 色的珊瑚礁群、千奇百怪的鱼等。随后,洪 水老怪又使出水卷龙武器,想制造海难。文 中以夸张但不失实的手法描述了水卷龙的壮观,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感受:“天际海面 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蘑菇云,下面拖 着上千米高的粗水柱,从云端直入海中,在 水面上迅速旋转拖游。水柱所到之处,海水 倒行,远远看去就像一条盘坐的巨龙,从云 中探下头来吮吸海水。”与此同时,在不打 断故事场景和气氛的前提下,对水卷龙这一 海洋现象进行了科学普及。故事的最后,洪 水老怪去了最终的目的地——南极,要把南 极的冰全部融化,将地球变成一片汪洋。水 娃使出五子莲心功,将妖怪冰封在了南极的 冰底,拯救了世界。从山间云雾、小溪、桃 花潭、江河、地下水,到海底、海啸、水卷 龙、南极,谱写出了《骑龙鱼的水娃》鲜明 的大海洋特色。


图1  《骑龙鱼的水娃》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17年7月)

在《北极,有个月亮岛》中,霞子更是 以北极为背景,对北极的生态环境及诸多北 极动物的生活习性进行了颇为详尽的描述, 其以具有代表性的北极动物为主角,如水晶 城堡堡主北极熊大雄、天生的舞蹈家北极狐 绒花、苔原“收割机”旅鼠豆仔、憨直的 麝牛大公、外冷内热的北极狼老白、能与因 纽特人沟通的驯鹿山姆等,在格陵兰岛东岸 虚构出一个月亮岛和晶莹剔透的水晶城堡, 谱写出北极动物向往大自然、追求自由的 歌。这里既有关于北极气候对地球气候的影 响、地球污染对北极的影响及北极生态链的 形态和北极动物的特点等知识,也有关于不 要对北极过度开发、不要再给发烧的地球捂 棉袄、不要污染海洋和空气等以减少对北极 影响的呼吁。通过这部科学童话,读者能比 较全面系统地了解北极的生态和现状,并进 一步意识到保护北极生态环境也是在保护海 洋,更是在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三、从水文化看“大海洋”之况味

中国海洋文学早在先秦时期的海洋神 话传说中就已出现,而作为文字记载的“文 本”当属成书于战国时代的《山海经》。作 为“志怪之鼻祖”,《山海经》中收录了许多 有关海洋的神话传说,尤其集中了一些可称 为“海上奇闻录”或“海外奇闻录”的记 载。[6]《山海经》以山海为背景,构建出诸 多超越常识的地理与人文环境,无论是写 事、写景还是写物,都体现出了极高的自由 度和流变度,其自身便如海洋一般具有广博 的包容气魄和恣意的叙事风格。

《骑龙鱼的水娃》一方面吸收了《山海 经》奇崛的叙事风格,根据《山海经·海外 北经》中“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 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 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的叙 述,虚构出一方桃花潭:“天帝怕桃林枯萎, 众生再受干渴之苦,便擂石为潭,汇集天地 间水的精华储存到这里。”以天帝留给人间 的净水宝地桃花潭作为整个故事的发端,富 于奇诡意味。另一方面,将《山海经》中的诸多异兽很好地融入故事。无论是可以飞翔 的龙鱼、可定风宁神的玄龟、没头没尾的帝 江,还是可报追兵的寓鸟、可治健忘症的鶌 鶋鸟、可引发怪火的毕方鸟,都在故事中出 现了,推动着情节发展,为这部儿童神话作 品更添几分神秘色彩,增加了许多趣味。

除采用传统神话故事的叙述形式、加 入《山海经》的诸多元素之外,《骑龙鱼的 水娃》还将中国古代水文化的经典理念渗透 其中。“上善若水”“水之四德”“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这些水文化经典理念有时借 助水妈妈之口传达,有时出现在水爷爷的话 语中,有时又出现在帝江的叮咛中。他们叮 嘱并教导水娃牢记做水的准则,牢记水之 四德——仁、义、勇、智,告诉他“上善若 水,利万物而不争”,告诉他“非水无以准 万里之平,非水无以通道任重也”“水,准 也”,告诉他“水,理应以善为本。水之仁, 就应该沐浴群生,流通万物;水之义,就应 该扬清激浊,荡去浑秽。……作为水,应有 大海的胸怀,容纳万物”。这些叮嘱和教导 与其说是说给水娃的,不如说是作者借助人 物传递给读者的。在阅读的过程中,读者可 以潜移默化地感受到中国传统水文化的广博 胸怀。

霞子的另一部作品《来自宇宙的水精灵》 通过设计幻游都江堰、乘着古船走运河等情 节,对中国古代水利工程进行了展现。在传 统水文化之外,增加了科普元素,让读者可 以跟着水精灵,领略古人如何利用因势利导 的水利思想建造出人、水、地和谐的水利工 程,了解这些水利工程的设计原理和精妙之 处。同样,书中也融入了古代水文化的元素, 告诉读者水是无处不在的,万物都离不开水, “天下之多者,水也,浮天载地,高下无所不 至,万物无所不润”。

四、从蓝色经济战略看“大海洋”之 与时俱进

海洋科普文化的“大海洋”理念,也来 自国家倡导的蓝色经济发展战略。根据《全 国海洋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的要求,发展蓝 色海洋经济要打破海陆分离的传统观念,海 陆统筹,以海洋经济为基础,实现社会、经 济、文化、生态的协调发展。

霞子的作品无论是《骑龙鱼的水娃》 《北极,有个月亮岛》,还是《来自宇宙的水 精灵》,都体现了时代色彩浓郁的海陆一体 环保主题。

如在《骑龙鱼的水娃》中,洪水老怪原 本是水家族里善良的水汉子山泉,后来之所 以变成邪恶的水家族败类,是因为他曾四处 游历,目睹了触目惊心的水污染,不理解人 们为什么不尊重水,而且水因为污染失去自 净能力后反被指责为污秽的源头。他伤心、 愤怒,决定将天下摧毁,重新建立一个干干 净净的新世界。故事中,洪水老怪是一个带 有悲壮色彩的反派“英雄”,他的转变富于 张力,让读者不得不反思,不得不认真审视 环境污染问题。

《北极,有个月亮岛》中,水晶城堡象 征着北极动物的“避难所”——北极熊大雄 因为气候变暖,海冰提前融化而挨饿,终日 缠着一条海带围巾,以备不时之需;白鲸爱 丽丝因丈夫和孩子被污染的海水致命终日郁 郁寡欢,悲歌声声……

《来自宇宙的水精灵》中,水精灵天一 想寻找干干净净的伙伴一起玩耍,可走遍江 河湖海都没有找到,机缘巧合结识了参加中 学生科普剧大赛的李子明、易逗逗和胖宏, 带着他们游历古代的大运河、云溪燕语。三 人眼见原本的“桥上雾气缭绕,如云溪流动,不时有紫燕穿梭,娇啼呖呖。河面上, 白舟竞渡,吱嘎有声,若隐若现”变成了如 今的“水断河枯,垃圾成堆,臭气熏天”, “云溪燕语卫水舟”的美景全然不见踪影, 不禁感慨保护水资源、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海陆一体的环保主题让水娃、月亮岛和 水精灵的故事不再只是对神话和童话的继承 和发展,更有对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对 社会、经济、文化、生态如何协调发展的思 索,体现出古代与现代的交互、虚幻与现实 的交融。

霞子作品的“大海洋”观还体现在天下 情怀上。其创作的故事,也许发生地不同, 但皆以世界视野书写。因为海洋曾将各个大陆板块隔离,随着航海科技的发展,海洋又 成了将不同大陆板块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丝 带。在水资源污染、海啸、海平面上升等灾 难面前,人类将面临共同的命运。从这个角 度来看,中国“利万物而不争”的水文化也 是人类走向命运共同体的共同精神财富。

作者简介

吴欣欣,青岛出版社编辑,从事多年少儿科 普及绘本出版工作,所责编图书荣获多种奖项。 同时致力于科普创作、研究及翻译,所创作短篇 童话曾获山东省科普创作大赛一等奖。撰有《奇 异海岛》《南海印象》等书,译有《你好,机器 人》等作品。

参考文献

[1]  龙夫.大海的倾诉:日本学者论海洋文学的发展[J].海洋世界,2004(7):22-23.

[2]  杨中举.从自然主义到象征主义和生态主义——美国海洋文学述略[J].译林,2004(6):195-198.

[3]  段汉武.《暴风雨》后的沉思:海洋文学概念探究[J].宁波大学学报,2009(1):15-19.

[4]  段波.“海洋文学”的概念及其美学特征[J].宁波大学学报,2018(4):110-117.

[5]  季岸先.中国古代海洋意象史辑[M].青岛: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10.8-9.

[6]  曲金良.海洋文化概论[M].青岛: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1999:172.

①海歌:口头传唱的海洋歌谣,如号子等。

上一篇: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研究综述
下一篇:化学科普创作与出版的若干思考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全国青少年科学创作活动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