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7年第3期»品鉴»新疆科学散文掠影

新疆科学散文掠影

《科普创作》

消息

2018-01-28 14:40

就是这样一条河,被称为中国第一大内流河 的塔里木河,却不能逃脱被沙漠吞噬的命运,河 与沙做着坚韧而长久的厮搏。当塔里木河挟着昆 仑山的冰雪,一路呐喊冲向沙漠的时候,塔克拉 玛干却不动声色,集合了亿万的沙粒,布成最广 泛的战线,用最柔软的办法,让河水就范。当塔 里木河闪着寒光像一刃冷兵器,切割开沙漠柔软 的皮肤,你看到河的确是赢家,可是到最后,那 柄寒光闪闪的利刃,却锈蚀在沙漠的肌体里,最 终折断。当塔里木河饱蘸着冰雪水,在塔克拉玛 干这张巨大的熟生纸上写出一笔遒劲的点画,那 个 2750 千米的笔锋却在意犹未尽时,被沙漠吸尽 了最后的墨迹…… 有河总是有树,树是河流的另 一种形式,是河接近蓝天白云的一种方式,站立起来的河,哗哗的林涛,让鸟像鱼一样游来游去。 追随塔里木河的,是郁郁苍苍的胡杨林。他们高 壮精神,粗枝大叶,缘着塔里木河这条苍青的脉 管,排列着胡杨林森森然的汗毛,一切显得那样 有力,英姿勃发,充满性感。但是离塔里木河愈 远就愈让人感到吃惊甚而震惊——那是些脱去了 绿色的树——他们死了,但还以树的姿态直立着。 当地人称,胡杨生三百年,死了站立三百年,倒 地不枯朽又三百年。这也许有点夸张,但却表达 了人们对这种英雄树的崇敬。这也是我们内心一 种精神的象征,一种我们内心太缺少的东西。

——节选自黄毅《负重的河流》(原文刊载于 《延安文学》2012 年 01 期)

 


 

牧场主人放马去了,把空荡荡的马厩留给盘 旋飞舞、啾啾而鸣的鸟儿。我藏在一丛干草垛后 面,兴奋极了。我先是对着一只飞过草垛的鹰拍 了一阵子,又把镜头对准马厩边上开得绚丽的野 花野草。我听到长长的一声马的嘶鸣声,我爬上 草垛,远处羊群像棋子一般散落,并没有马。我 有点疑惑,以为马藏在马厩里,在马厩的某个角 落。我跳下草垛,轻手轻脚走进马厩。

风的声音沙沙乱响着,在我的身后四散逃开。

一共有三间马厩,光线幽暗,我一间一间地 走进去又走出来。没有马,三间马厩,每个角落 都望到了,马一匹也没在厩里。

又是一声长长的马嘶,明明是空荡荡的马 厩,马的嘶鸣声却近在咫尺。四周暗影幢幢,阴 气迫人,身上汗毛就这么竖了起来,我惶恐不安, 拖了相机,拔腿就逃。

——节选自杨春《穗鵖效鸣》(原文刊载于 《新疆人文地理》2015 年 12 期)

 


 

全世界有 100 多种柽柳,中国约有 20 种,其 中 16 种在新疆,绝大多数生长在塔克拉玛干。 在广袤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在一望无际 的戈壁、荒滩、盐碱地及河谷,在大地的皮肤下 面,成千上万的柽柳早已牵起了手。他们肩并肩 站在一起,说不完的话语如波涛一样汹涌而至, 激荡别人和自己。更多的时候,他们通过语言完 善心中的理想。他们诉说成长的隐秘、欢乐和忧 伤,也诉说整个树类的生存境遇、永不改变的心 愿及视线。

在地下,在我们看不见的艰难而温暖的地 方,柽柳的根与根交织着。好听的话语响成一片。 我一直喜欢古人的文笔:简洁、准确、高度 概括且有效,写一个字是一个字。每个字都像黄 金一般饱满、干净和凝练。短短几句话,就把情、 景、意全写进去了。这就是古典的高超和魅力, 是清汤寡水的白话文留在现代人心中永远也说不 出的尴尬及隐痛。

——节选自陈漠《柽柳根长住了塔克拉玛干》 (原文刊载于《新疆画报》2010 年 12 期)

上一篇:科学散文及其创作略谈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