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7年第3期»众弹»漫谈古生物科普创作

漫谈古生物科普创作

《科普创作》

冯伟民

2018-01-28 14:30

近年来,古生物科普创作成果不断,硕果累累,在国家级优秀科普作品评 选中屡获褒奖。《远古的悸动——生命起源与进化》荣获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奖 二等奖,它与《渐行渐远的南极大陆》《十万个为什么(第6版)》《征程:从鱼 到人》《童话古生物丛书》科普图书获得了2013—2016年的全国优秀科普作品 称号,《征程:从鱼到人》和《远古的灾难——生物大灭绝》还分别获得了中国 科普作家协会优秀作品金奖和银奖。这些作品充分展示了古生物学的最新知识和 最新成果,很好诠释了生命进化的含义和精髓,生动讲述了地球过去曾经发生的 生命起源、演化、辐射和灭绝等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为传播古生物知识和生物进 化理论、弘扬古生物学家探索自然和生命进化奥秘的精神、激发广大青少年对科 学和自然的兴趣、提高公众科学素养以及在全社会树立正确的自然观和人生观发 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古生物科普创作已成为我国科普创作百花园里的重要成 员,并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

其实,古生物科普创作离不开这门学科发展的历史脉络,它伴随着古生物 学科的发展孕育而生,走过了一条让人回味无穷的路径。尤其当今古生物新发现 和新成果源源不断,为科普创作带来了丰富的素材。古生物科普创作也源于化石 这一研究的载体所体现出来的各种“角色”及美学价值,由此激发了古生物学家 的创作灵感,文思泉涌,为公众奉献出了一本本科普佳作。

古生物科普创作历史渊源

古生物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研究对象是化石。化石是保存在岩石中的远 古(一般指一万年以前)生物的遗体、遗迹和死亡后分解的有机物分子。寻找化 石的历史非常久远,它是人类文明史的一部分,体现了人类百折不挠、持之以恒 的开拓探究精神,是今天古生物学家和化石爱好者科普创作的力量来源。

化石探索之路

人类关于化石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古希腊学者、诗人色 诺芬尼曾经在陆地内部的高山上观察到远海软体动物的贝壳遗迹,又在帕罗斯岛 (Paros)的岩石里发现过月桂树叶的印痕的文字记载。古希腊学者著名哲学家亚 里士多德最得意的门生蒂忒弗拉斯特的《论石头》,古希腊学者天文学家、地理 学家埃拉托色尼的《地球概论》,英国物理学家、化学家罗伯特·波义耳的《论 海底》,法国地质学家让·厄蒂勒·盖塔尔的《化石贝类的遭遇与海生贝类之对 比》以及丹麦科学家尼科劳斯·史腾喏,意大利杰出的数学家、工程师、建筑 家、艺术家、画家列奥纳多·达·芬奇以及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罗伯特·胡克 等都对化石的发现和化石现象有过论述。

中国关于化石的记载,也可追溯到公元前4 世纪至前5世纪。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的《山海经》 中就有过关于“龙骨”、鱼等脊椎动物化石方面的 描述。春秋时期学者韩非子、晋朝名画家顾恺之、 盛唐时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宋朝大科学家沈括、 南宋著名理学大师朱熹、南宋学者杜绾、明朝著 名旅行家及地理学家徐霞客等都对化石的发现有 过记载,提出过有关化石成因、化石见证海陆变 迁的真知灼见。北宋诗人黄庭坚曾经收藏了一块 珍贵化石——距今4.6亿年的“中华震旦角石”。 化石左侧清晰刻有四句古诗:“南崖新妇石,霹雳 压笋出。勺水润其根,成竹知何日。”目前为止, 它可以作为人类最早化石收藏的见证。

化石科学之路

18世纪起源于英国的工业革命,推动了欧 洲各国工业化的发展,极大地刺激了作为工业原 料和能源的各种矿产的开发,由此也促使了地质 科学的发展。在社会大发展的背景中,古生物学 作为地质科学与生物科学边缘的交叉学科,产 生后并迅速形成了完整的体系。英国地质学家威 廉·史密斯总结出了地层层序律和化石层序律, 出版了经典巨著——《由生物化石鉴定的地层》 和《生物化石的地层系统》,被赞誉为“英国地质 学之父”和“世界生物地层学的奠基人”;法国著 名动物学家居维叶出版的《骨骼化石研究》巨著, 提出了器官相关定律,运用比较解剖的方法研究 古脊椎动物化石,并首先提出了动物分类系统; 法国博物学家、生物学主要奠基人之一让·巴蒂 斯特·拉马克出版了经典巨著《法国植物区系》 《无脊椎动物志》和《动物学哲学》。他们三位奠 定了古生物学的形成基础。从此,化石研究走上 了一条科学之路。

随着学科发展,古代自然哲学中就已萌发的 进化思想得到迅速发展。19世纪中期,达尔文发 表的科学巨著《物种起源》完成了重大的科学思 想革命,为人类社会的自然认知做出了影响深远 的贡献。

19世纪中国兴起了西学东进的浪潮,包括地 质学和古生物学的西方近代自然科学传入中国。 严复编译的《天演论》、马君武翻译的达尔文原 著《物种起源》等都是影响深远的重要成果,为 国人接受正确的自然观、唤起生命演化意识起到 了启蒙作用,并为20世纪中国古生物学的兴起 做了铺垫。

中国近代古生物学事业始于辛亥革命后的民 国时期,在国家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环境下, 中国地质古生物学者以坚韧不拔的精神艰苦创业, 开拓了中国近代自然科学发展史上的重要一页。

新中国成立以来,古生物学获得了迅速发 展,在探寻和开发矿产资源、探索生命起源与演 化理论,以及在保护地球、科普教育和国际学术 竞争中发挥了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特别是改革 开放以来,中国古生物学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阶 段,不断出现震惊世界的新发现和新成果,大大 促进了国际古生物学科的发展和繁荣,开创了中 国古生物学百年发展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古生物 科普创作也相伴而行,不断结出丰硕成果,与古 生物科学研究共同成为推动古生物事业不断发展 的鸟之双翼、车之双轮。

古生物科普创作历史脉络

古生物科普创作的拓展和前行一直伴随着古 生物科学研究的发展,不断适应着国家科普事业 的要求。20世纪50、60年代,主要出版科普图 书和科普文章,70年代以来相继推出了《化石》 《生物进化》等一批古生物科普刊物。21世纪以 来,系列的科普图书、音像制品及多媒体作品不 断涌现,随着中国古动物馆和南京古生物博物馆 的建设和对外开放,古生物科普创作拓展到科普 展览,涌现了一批反映当代古生物成就、很有特 色的科普特展。

科普图书创作

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配合普及科学知 识,老一辈古生物学家编写了不少有影响的文 章与书籍,如杨钟健的《化石是过去生物的写 影》(1950)、《古生物学研究法》(1951),贾兰 坡的《中国猿人》(1950),裴文中的《河套人》 (1950)、《山顶洞人》(1950)、《自然发展简史》 (1951),贾兰坡、刘宪亭的《从鱼到人》(1951), 刘宪亭的《地球发展的证据——化石》(1951), 刘东生的《人是从猴子变来的吗?》(1949)等。

20世纪90年代以来,更多的古生物学家投 身于科普创作,科普图书更加丰富,如介绍古 生物学基本知识的《古生物与能源》(夏树芳, 1983),《古动物世界》(夏树芳,1986)等;讲述 生物和人类进化的《植物界的演化和发展》(李 星学等,1981),《漫谈古无脊椎动物的进化》(林 甲兴、孙全英,1987),《脊椎动物话古今》(叶 祥奎,1997)等;关于恐龙的《中国恐龙》(甄 朔南,1997),《恐龙大地》(程延年、董枝明, 1996)等;讲述地球历史变迁的《沧海桑田话 江苏》(夏树芳,1984),《地球变迁》(夏树芳, 1997)等。

进入21世纪,古生物科普创作更是进入全新 的发展阶段。除了《还我大自然——地球敲响了 警钟》(李星学、王仁农,2000),《未亡的恐龙》 (徐星,2001),《史前生物历程》(李传夔主编, 2002),《人类进化足迹》(吴新智主编,2002), 《亚洲恐龙》(董枝明,2009)等外,还出现了一 批对大学生、研究生、教学和科研工作都有重要 参考价值的图书。如《澄江生物群:寒武纪大爆 发的见证》(陈均远等,1996),《澄江动物群:5.3 亿年前的海洋动物》(侯先光等,1999),《热河 生物群》(张弥曼等主编,2001),《陡山沱期生 物群——早期动物辐射前夕的生命》(袁训来等, 2002),《关岭生物群——探索两亿年前海洋生物 世界奥秘的窗口》(汪啸风、陈孝红等,2004), 《中国辽西中生代热河生物群》(季强等,2004), 《畅游在两亿年前的海洋——华南三叠纪海生爬行 类和环境巡礼》(李锦玲、金帆等,2009),《凯里 生物群》(赵元龙等,2011)等。

为纪念中国古生物学会成立80周年,由沙 金庚主编《世纪飞跃——辉煌的中国古生物学》 (2009),收录了43篇文章,其内容非常丰富,覆 盖面很宽,普及与理论兼顾,使读者可以从一篇 篇生动的叙述中了解古生物王国里奇妙纷呈的故 事,感受远古生命的精彩和博大。冯伟民主持编 著的“远古生命的探索”系列科普图书,包括 《远古的悸动——生命起源与进化》(冯伟民等, 2010),《远古的霸主——恐龙、翼龙、鱼龙》(冯 伟民等,2013),《远古的灾难——生物大灭绝》 (许汉奎、冯伟民等,2014),《远古的辉煌——生 物大辐射》(冯伟民等,2016),《远古的密码—— 解读化石》(冯伟民等,2017)等,既有宏观展示 生命起源与进化的整个历史画卷,也有针对重大 事件的详细描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难 得一见的较为系统反映我国古生物学研究成果的 科普系列图书。王小娟《童话古生物丛书》4册: 《两粒沙新传》《魔幻中生代》《博物馆的一天》和 《丑九怪历险记》,则是以童话形式向少年儿童讲 述生命演化的故事。还有王原等撰写的《征程: 从鱼到人》等。2013年最新出版的第6版《十万 个为什么(古生物分册)》(周忠和主编),不仅浓 缩了中国古生物学百年来发现和研究的精华,更 是突破了老版本《十万个为什么》古生物学没有 独立成卷、仅有零星条目的状况,是中国古生物 学科普工作的重大进展。

我国古生物学家精心撰写的科普图书,图文 并茂、深入浅出、文笔生动、广受公众欢迎,其 中多部作品曾分别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图 书奖、海峡两岸吴大猷科普图书奖等荣誉。

科普刊物发行

我国古生物科普期刊有《化石》《恐龙》《生 物进化》,加上《地球》《大自然》《国家地理》 《科学世界》等多种综合性含有古生物知识的科 普刊物,使古生物科普期刊在我国科普期刊中占 有重要一席。其中,《化石》《恐龙》《生物进化》 《国家地理》《科学世界》都是由中国科学院主办。

《化石》于1972年创刊,首开我国古生物科 普期刊的先河。它以古生物化石介绍为中心,深 入浅出地向公众普及地质学、古生物学、进化生 物学、古人类学、史前考古学以及涉及古生态、 古环境领域的其他学科的科学知识,图文并茂, 广受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的欢迎。经过改版后, 《化石》内容更为丰富,出版质量进一步提高,社 会影响更为扩大。

《恐龙》创刊于1999年,主要面向少年儿童 进行地质古生物及生物进化等方面的科学普及教 育。杂志设有《新闻小喇叭》《走进博物馆》《恐 龙大地》《恐龙的远亲近邻们》《恐龙之前的岁月》 等定期或不定期栏目。2007年9月经全面改版后, 已经成为小读者以及古生物爱好者跨越时空、探 究史前生物演化、学习科学知识、掌握科学方法 的一个优秀平台。

《生物进化》创刊于2007年3月,是一份国 内外公开发行的关于自然和生命的科普刊物。杂 志以“让公众理解进化,让进化丰富生活”为宗 旨,帮助公众理解生命的过去和未来,力图将地 球生命历程的精彩画卷展现给公众,希望它成为 连接科学家与公众的桥梁,共同关注地球家园的 过去、现在和未来。

化石展览引领

科普宣传是古生物学科的优势之一。古生物 学领域内的许多发现和研究成果,如“北京猿人” 的发现、“大型恐龙”的出土,是广大民众、尤其 是青少年喜闻乐见的。在这种背景下,我国政府 筹建或利用原有条件改建了一批含有生物进化内 容的自然博物馆。

1951年4月2日,国家成立中央自然博物 馆筹备处,建设了中央自然博物馆;1952年天津 市人民政府批准组建天津人民科学馆(1957年6 月更名为天津市自然博物馆):1952年长春地质 学院创建现名为吉林大学博物馆的地质博物馆; 1953年建成重庆市博物馆;1954年成立山东省博 物馆自然陈列室;1956年在北京建立全国性的地 质博物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全国第一个专门的 古生物学陈列馆——周口店中国猿人化石产地陈 列室,于1953年9月21日正式对外开放。

在这些博物馆中,除北京自然博物馆、周口 店遗址陈列馆为新建外,上海自然博物馆、天津 自然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大连自然博物馆、 中国地质博物馆、南京地质陈列馆、中国地质大 学地质博物馆,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旧 有博物馆的基础上改建、扩建而成;吉林大学地 质博物馆、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博物馆则是随学校 的发展而建。这些建有古生物陈列的博物馆在科 学普及、知识传播、科学史观的宣传上起到极大 的推动作用。

中国科学院依托北京古脊椎所和南京古生物 所,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先后建设了中国 古动物馆和南京古生物博物馆,推出了一大批科 普特展,成为国内引领古生物科普展览展示的中 坚力量。

视频作品创作

进入21世纪,科学传播手段越来越多样化。 不仅新闻媒体对古生物学的新发现、新进展及时 报道,电影、电视也以古生物学为主题制作了一 批科教片和纪录片等,如澄江动物群与寒武纪大 爆发、青藏高原演化、热河生物群与鸟类起源、 恐龙世界、被子植物的起源、中国夺得的“金钉 子”等的热播,都在广大公众中产生了前所未有 的影响。

近年来,自媒体和新媒体的发展,带动了 微视频和动漫普及。由南京古生物博物馆原创制 作的《地球诞生与早期环境》和《青藏高原的隆 起》,分别获得了科技部和中国科学院的优秀微视 频作品。

科普网站开辟

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开辟了科普宣传的新天 地。古生物科普内容几乎成为所有自然博物馆网 站的主要展示内容,也是各大科普网站的重要展 示栏目。它们在宣传、报道、普及古生物知识方 面效果显著,影响不断扩大。

由南京古生物所和中国古生物学会主办、于 2004年建立的化石网,是一个以古生物科普为 主,兼顾普及多学科自然科学知识的非营利性专 业科普网站。开通伊始就受到广泛关注和欢迎, 他们注重与网友的交流和互动,点击量不断上升, 很快成为中国最大的科普网站之一,取得了显著 的社会效益。2009年9月,被世界信息社会峰会 授予e-Science组大奖。多年来,化石网一直是中 国科学院优秀科普网站。

现在,微信平台、新浪博客以及各种社交平 台成为知识传播的新途径,为古生物科普创作融 入社会大众发挥了积极的科普宣传作用。

古生物科普创作动力来源

古生物科普创作固然得益于古生物学科深 厚的科学积淀,同时也源于古生物学研究的对 象——化石自身所具有的独特魅力,它所具有的 多重角色、意义及美学价值。

化石的多重角色

化石作为连接古生物学家与远古生命的载 体,含有极为丰富的科学信息,扮演着各种各样 的历史角色。

化石是书写地球历史的“文字”。就像人类 社会编年史,历代皇朝的更替形成了一个个国家 的发展历史,每个朝代都是书页,书里都有文字 记述了该皇朝的人文景观、经济状况、社会发展 等历史事件。地球地质年代的划分则是以岩层为 “书页”,化石当“文字”,书写地球这本厚重的 大书。

化石像一个“时光指示器”,清楚地揭示了 生命进化的规律,即生命从无到有、生物构造由 简单到复杂、门类由少到多、与现生生物的差异 由大到小、从低等到高等的进化过程。具体而言, 植物界经历了细菌—藻类—裸蕨—裸子植物—被 子植物的演化,动物界经历了无脊椎—脊椎动物 的演化,脊椎动物经历了鱼类—两栖类—爬行 类—哺乳类—人类的演化。

化石又是地球历史舞台上的“模特”。地球 就像一个无比巨大的舞台,每个地质历史时期都 会产生不同特征的生物类型,演绎着你方唱罢我 登场的历史剧目。这些登台亮相的生物就像当今 T型台上的“模特”,展示了自古以来一批又一批 的生物造型。

化石还是地球环境的“监视器”,如果在地 层中找到造礁珊瑚的化石,就可以推断这个地层 曾经是温暖的浅海;如果在地层中发现猛犸象化 石,那么就可以知道这一地层是在寒冷的气候条 件下形成的。

化石作为地球气候的“温度计”,可以复原 地球古环境。化石还能起到远古时代地球板块 “拼图大师”的作用,指示那些如今隔海相望的化 石,或许曾是生活在同一块大陆上的邻居。化石 甚至是地球旋转变化的“天文台”,因为对骨骼 化石生长周期的研究(如双壳类、珊瑚、叠层石 等),能得知远古时代的一年究竟有多少天;对于 渴望能源的人类来说,化石还是实实在在的“藏 宝图”,而对于收藏家而言,化石则是地地道道的 科学和艺术兼具的鉴赏品。

化石多重美感

化石的美感首先来自化石的造型之美。三叶 虫、菊石等形态优雅的古生物化石种类常常是化 石收藏爱好者的宠儿。它们种类繁多,形态各异, 通过精心修复和打磨抛光,可以制作成深受人们 欢迎的化石工艺品。有些特殊种类还会显示别样 的光彩,比如加拿大出产的拥有多彩颜色的斑彩 螺(菊石的一种)。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法国自然 历史博物馆首屈一指的古生物学家居维叶提出了 比较解剖学的重要概念,让许多支离破碎的化石 残片,得以重新拼接和复原。欧文首创恐龙名字, 同时针对恐龙的不同骨骼化石,研究和复原出完 整的恐龙造型,让公众领略了远古时代曾经出现 过的庞然大物,感受地球自然的伟力和神奇。

化石的美感也体现在化石的亘古之美。那些 在地球地质时期出现的生物,在穿越了数以百万 年甚至数亿年的光阴后,匪夷所思地赋存在岩石 中成为化石,让今日的人们得以观赏和鉴别。这 种定格在地球历史某个时刻的化石形态体现的正 是亘古、苍凉和朦胧之美,它使科学家倾其一生 去钻研,去穿越久远的历史,抹去化石朦胧的面 纱,还原远古生物的真面目。

化石的美感还在于化石的演化之美。当我们 手持那些覆盖着历史尘埃的化石,左右端详之时, 仿佛触摸到了生物演化的脉搏,行进在历史穿越 的时光隧道之中,产生无限的遐想。从无脊椎动 物到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哺乳类直至人类, 化石的伟大就在于铺就了生物演化的恢宏之路, 引领科学家进入掌握生物进化真谛的自由王国。

化石多重意义

化石的科学意义乃是化石研究的重大价值所 在。化石作为远古时代地球留下的自然遗产,为 解密地球生命起源和演化历史提供了关键证据。 化石可以用来确定地球相对地质年代和划分地层, 对寻找地下资源及选择建筑地基等有着重要的意 义;化石可以再造古环境、古地理和古气候;化 石可以解释地球演变过程,如青藏高原的隆起; 化石还能记载天文轨迹,为地球物理学和天文学 研究提供有价值的依据;化石可以解密沉积矿产 的成因,中国所有大中型煤田、油田、油气田甚 至沉积铁矿等的勘探与开发,均离不开古生物学 的研究和指导;化石可以提供生物灭绝依据,为 人类控制生态平衡和保护地球家园提供大尺度的 历史和科学方面的借鉴。

化石的社会意义显示了化石研究的教育作 用,因为化石研究揭示了地球生命演化的一般规 律。19世纪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发表了科学巨著 《物种起源》,打破了长期以来禁锢人类思想的枷 锁,第一次明确宣告地球生命有着漫长的演化过 程,它是从最初的单细胞生物演化而来,就像一 棵大树,逐渐枝繁叶茂,形成当今地球生物的多 样性。进化论是19世纪三大自然科学成果之一, 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化石研究扩展了 人类自然知识库,在启蒙广大青少年崇尚科学和 自然、提升公众的科学素养、在全社会营造正确 的自然观和人生观上有着特殊的意义。

化石的经济意义在于化石本身就是一种工业 燃料。石油、天然气和煤炭都是化石燃料,由远 古生物遗骸大量埋葬后,经过地下复杂的物理化 学反应,在高温高压下形成。因此,化石燃料直 接推动了人类工业革命的发展和社会经济的进步。

旅游意义是伴随化石的发现和研究而产生 的。随着古生物化石点的不断发现,许多重要的 化石产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世界文化遗 产或国家重点化石保护区,如云南“澄江动物群” 于2012年7月1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极 大地提升了化石产地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而且, 著名的化石点一般分布在山川秀丽的旅游区,为 景区注入了更加丰富的科学元素,成为国内外游 客越发向往的旅游胜地。

因此,化石的多重角色、多重美感和多重意 义奠定了古生物科普创作的厚重基础,成为激发 古生物学家创作灵感的源泉。

古生物科普创作的美好前景

古生物成果不断涌现

化石世界精彩纷呈,得益于古生物新发现、 新成果的大量涌现。尤其在中国发现的贵州“瓮 安生物群”、云南“澄江动物群”、贵州“关岭生 物群”、辽西“热河生物群”和甘肃“和政动物 群”等,为建立一个真实的地球生命演化史提供 了关键依据,使中国古生物学研究走在了世界前 列。“早期生命演化”“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生物 如何从灭绝走向复苏产生新演化”“鸟与恐龙的演 化关系”等前沿性的领域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和 产生的新知识,不仅扩展和丰富了人类的知识库, 而且提升了人类对于自然和生命的认知高度,其 作用和影响甚至超越了学科本身,在科学发现和 人类社会进步上显示出特殊的重要性。它们常常 占据世界知名媒体的重要位置,在国际最著名的 《自然》和《科学》杂志上频频亮相,甚至成为 社会公众追捧的热点新闻。例如,中加美等国科 学家首次在琥珀中发现了立体保存的恐龙骨骼和 羽毛,即刻轰动世界,成为世界排名前列的新闻 之一。

2017年3月,我国首次发布了“2016年十大 古生物研究进展”,中央电视台及国家其他众多 媒体门户网站纷纷给予报道,“志留纪古鱼揭秘 脊椎动物颌演化之路”等成果再次成为公众的热 点新闻。

显然,不断涌现的古生物新发现和新知识为 古生物科普创作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科学素材。

公众关注度不断提升

化石无处不在,不仅能在郊外山区发现化 石,而且在许多建筑材料,甚至马路人行道铺设 的石块上也常有化石发现。对化石发生兴趣的不 仅是古生物学家,还有大批青少年、化石业余爱 好者和化石收藏家。这些人群可以形成一个知识 共享、资源共享的大群体,而自然博物馆、科普 书籍和杂志、化石网站等已成为这个大群体的互 动平台。甚至许多乐于分享的积极分子和社会亲 子团队还组织了许多讲坛、野外采集和鉴赏等活 动,极大促进了社会对于化石和远古生物的了解, 提升了公众对古生物化石的关注度,近20年来如 雨后春笋般涌现的民间古生物博物馆,都为古生 物科普创作赢得了广泛而持续的市场环境。

科普大环境不断改善

发展科普教育事业是国家战略发展的需要, 符合公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引起了党和国家 的高度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 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 的讲话中指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好比鸟之双 翼、车之双轮,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 等重要的位置。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 族伟大复兴,必须大力提高公民科学素质。因此, 整个社会正在营造出浓厚的科普创作的氛围,公 众早已跳出只知恐龙为古生物的狭隘认识,“澄江 动物群”“热河生物群”等我国著名的古生物群开 始家喻户晓,科普创作正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 时期。

新技术手段不断出新

现代科学技术为科学传播事业发展提供了强 大动力。基于互联网、无线通信网、有线电视网、 卫星直投网等传播渠道,并以电脑、电视、手机、 电子书等手持阅读终端为接收载体、全新的数字 出版形态,已经成为科学传播的重要途径,极大 丰富了科普创作的形式和手段,成为推动科普创 作展翅飞翔的强大动力。因此,科普创作必须适 应新媒体的传播手段与特点,在创作模式、创作内容等诸多方面进行创新。在此 大背景下,古生物科普创作也应适应新媒体给科普创作带来的变化,跟上时代发 展的脚步,充分利用好移动互联网平台,使古生物科普在崭新的互联网平台上发 挥巨大社会效益,成为社会科普大创作平台上的佼佼者。

科学家创作热情高涨

科学家必须参与科普创作,甚至引领科普事业。没有科学家参与的科普创 作将是内容肤浅、缺乏科学高度,甚至不可持续的。历史上,曾有许多大科学家 也是科普创作的巨匠和高手,他们起着引领公众认知科学、追求真理、热爱自然 和保护环境的作用。美国人斯蒂芬·杰·古尔德是世界著名的进化论科学家、古 生物学家、科学史学家和科学散文作家,他与尼尔斯·埃尔德里奇提出了著名的 “间断平衡论”的理论,完善了生物进化理论,他撰写的《奇妙的生命——布尔 吉斯页岩中的生命故事》曾荣获美国国家科学奖、英国皇家学会科普书奖和英国 隆普兰克奖,成为全球公众了解古生物和进化论的热门读物。流行甚广的科普名 著《万物简史》《地球简史》《人类简史》等都是由科学家撰写的,无不对地球和 生命科学的普及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今天,在举国上下迈向全面小康的新时期,科学家参与或投身于科学普及 尤其必要。事实上,科学家参与科学普及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正在不断高涨。科学 研究项目的目标要求、社会崇尚科学氛围的日趋浓厚、各种社交媒体搭建的传播 平台越来越多,都为科学家参与科普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因此,科学家走出象牙 塔,面向公众开展科学传播,不仅是将所学知识反馈社会的良机,也是自身价值 的体现。

2017年5月,“2016年全国古生物十大科普新闻”在南京古生物博物馆对外 发布,所有事件无不是在科学家的指导和帮助下践行的。在科学普及的康庄大 道上,科学研究正是进行时,古生物科普事业也将如虎添翼,将更快更好地获得 发展。

回溯古生物科普创作的历程,我们感受到古生物学科所具有的独特魅力, 在国家大力倡导提高全民科学素养的今天,我们完全有理由对古生物科普创作的 美好未来充满希望。但愿我国有更多的古生物学家投身到科学普及的事业中去, 将所学知识奉献给社会,让古生物学更好地为社会和公众服务。

参考文献

[1] 中国古生物学会. 中国古生物学学科史[M]. 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

[2] 刘嘉麒. 科普是一门学问[M]. 北京:科学普及出版社,2017.

[3] 李大光. 中国需要科学家的科普[N]. 中国科学报,2016-12-12.

[4] 沙金庚. 世纪飞跃:辉煌的中国古生物学[M]. 北京:科学出版社,2009.

[5] 沙锦飞. 新媒体时代的科普创作与创新[C]//海峡两岸科普论坛. 2014.

[6] 潘锋. 倪光南:传统媒体应加快数字化转型[J]. 青年记者,2012(24):5.

[7] 张开逊. 关于科普创作与科普作家的思考[J]. 科普研究,2012,7(04):83-84.

作者简介

冯伟民,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研究员,南京古生物博物馆馆长。从事地层古生物学 研究和博物馆管理及传播学研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副理事长,全国古生物学首席科学传播专 家,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委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科幻小说的三个发展阶段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