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7年第3期»大观»侦察蜂露西(节选)

侦察蜂露西(节选)

《科普创作》

张一成

2018-01-28 17:14

题记

小说以蜜蜂的习性为圆心,以想象为半径,塑造了一个鲜花盛开的世界。主 人翁露西是一只普普通通的蜜蜂,和其他蜜蜂一样弱小、踏实、毫不起眼,但是关 心集体、热爱生活、虚心好学。在长辈的精心指导下,露西历经艰难险阻,终于成 为了不起的侦察英雄。

第一章风雨中诞生

乌云越积越厚,就像魔法师的黑色披风,悄无声息地笼罩过来。

一只蜜蜂,孤独地、急匆匆地飞回蜂巢。

忽然,一道闪电照亮了密不透风的森林,大雨倾盆而至。雨水铺天盖地地肆 意冲刷着每一棵树木、每一片叶片和所有的花花草草,仿佛要让森林脱胎换骨。动 物们销声匿迹,早就找好地方躲避雨水。挤在洞穴里的一窝野猪受到闪电惊吓,惴 惴不安地哼了一阵,也很快安静下来。一只白脸山雀躲在一片宽大的泡桐叶子下 面,但是他找错了地方,泡桐叶子上的雨水越积越多,最后无法承载,“哗”地一 下倾泻下来,淋在他身上,把他浇了个透心凉。白脸山雀惊愕地伸长脖子,甩了甩 身上的雨水,横着身子在树枝上快速移动几步,失败地蹲下来。泡桐叶子减轻重量 弹了回去,叶片背面默默停着那只赶路的蜜蜂。

大雨肆虐了一阵,势头逐渐减弱,蜜蜂从泡桐叶子背面飞出来,冒雨上路。

啪!一颗雨点打在他身上,他猛地跌落下去,险些着地,却马上顽强地飞上 来,翅膀将雨点震成碎片,像散落到玻璃上的珍珠一般抛洒开来。又一颗雨点打在 他身上,他又跌下去,但又重新飞起来。

一对天牛情侣倒挂在长满苔藓的树枝下方避雨,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这场雨下得不是时候,本来说好中午要去百果园品尝鲜果汁,现在连锅带勺 泡汤了。”

“给你省钱了,其实你应该心里偷着乐才对!”

“我会那么小气吗?你别忘了,你过生日,我都给你送了一片掉到地上的枯 叶子。”

蜜蜂正好从树枝下面穿过,天牛姑娘惊讶地调转话题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到过蜜蜂在雨中飞行! 喂,你别飞了,快到我们身边避避雨吧!”

“不行,我要快点赶回家去。”蜜蜂加快了 速度。

“别太玩命了!有什么事这么急?”天牛小伙 冲着蜜蜂的背影大喊。

蜜蜂已经消失在零零落落的雨水中……

就这样,蜜蜂一上一下,沿着锯齿状的路线 艰难向前飞行。

终于,他飞回蜂巢。蜂巢大门紧闭,他敲了 敲大门,门卫吉木打开一条门缝,看清来者 模样,惊喜地说:“哟,是曼尼大哥,你回 来啦!”吉木“吱呀”一声打开大门。

“回来了,这雨真够呛。” 曼尼抖抖翅膀,甩掉身 上的雨水,进入蜂巢。

事先预测到大雨,其他 蜜蜂全部留在蜂巢里没有外出。 大家难得清清闲闲聚在一起,互 相招呼,互相问候,你说我笑, 特别开心。

这是一个大家族,他们把自 己的家建在一座废弃的古塔里。古塔 只剩下断壁残垣,藤蔓密布,从来无人问津。附 近的蜜蜂都尊敬地称这个家族为卡露丽蜂群,他 们世世代代采蜜授粉,辛勤工作,在这里已经不 知送走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现在的首领是卡露丽蜂王,她雍容华贵、气 质高雅,深受大家的爱戴。为了扩大蜂群,卡露 丽蜂王不停地生孩子,她在蜂室里产下卵,3天 后便可发育孵化成幼虫。工蜂每天按时给幼虫喂 食,喂了6天后,工蜂就把蜂室封上蜡盖。幼虫 藏在蜂室里,不声不响变成蛹,然后羽化为蜜蜂, 接着就急不可耐地咬破封盖,钻出蜂室。

一道闪电,卡露丽蜂王刚好产下一粒卵,在 闪电照耀下,这粒卵圆滚滚的,晶莹如玉,从内 到外透露着一股子奇特的灵气。卡露丽蜂王看了 看卵,满意地笑了。没有人知道,日后,会从这 粒卵里发育出卡露丽蜂群了不起的侦察英雄。

曼尼穿过挤满蜜蜂的甬道,直奔王宫。一路 上,大家纷纷向他问好,他不停点头致意。几只 蜜蜂正在搬运蜂蜜,看见他连忙让出一条路。

“谢谢!”曼尼侧着身子挤了过去,没有停下 脚步。

雄蜂来西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哗啦”一 下绊倒一只空桶。

在蜜蜂世界里,蜂王是雌性,雄蜂是雄性, 工蜂是发育不完全的雌性。但在我们的故事里, 从另一个角度看,工蜂都是兄弟姐妹,比如曼尼 就是一位强壮的男子汉。

空桶骨碌碌滚过来,曼尼弯腰扶起空桶。一 只蜜蜂接过空桶,来西和那只 蜜蜂撞了一下,仍然冲过来拦 住曼尼:“哇哈,曼尼,好几天不 见,你上哪儿去了?”

“我去采人参花蜜了。”曼尼微笑着回 答说。人参隐藏在深山老林里,非常 稀有,开花更是难得遇上,只有曼 尼这样经验丰富的蜜蜂才找得到。 曼尼脏了手,拍了拍,还是没 有弄干净。旁边的蜜蜂解下系 在脖子上的毛巾递给他。曼尼接 过,擦擦手,把毛巾还给那只蜜蜂,继续前进。

“人参花蜜?你快给我尝尝看。” 来西紧紧跟上,拉住曼尼说。

(姚大海 绘图)

“你别闹了,不抓紧处理,人参花蜜过了24 小时就会丧失功效,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冒这么 大的雨赶回来。”曼尼焦急地说。

“好,好,你忙,你忙。”来西松开手。

拐角处,一只独眼的蜜蜂正在给一些小蜜蜂 作技术指导:“收脚抱球,左转出步,弓步分手, 形如野马分鬃。”

见到曼尼,独眼蜜蜂收起姿势说:“曼尼,你来教教这些小家伙。”

小蜜蜂们一边欢呼一边跑过来围住曼尼,曼 尼搂住靠在左右的小蜜蜂,对独眼蜜蜂说:“你教 得挺好的。你的眼睛怎么样,好些了吗?”

“幸亏吃了你给的药,总算保住了左眼。”独眼 蜜蜂招呼小蜜蜂,“大家回来,别影响曼尼大哥。”

小蜜蜂回到独眼蜜蜂身边,曼尼向他们挥挥 手:“你们好好练。”

王宫外面,几只蜜蜂正在调试乐器,看见 曼尼,演奏了一段欢快的乐曲送给他。曼尼拱手致谢。

侍卫看见曼尼,迅速打开宫门。

“蜂王好!”进入王宫,曼尼恭敬地向卡露丽 蜂王致意。

“你回来啦!”卡露丽蜂王看见疲惫的曼尼, 心疼地说,“你先休息一下吧。”

“不行,时间来不及了。”曼尼从蜜囊中吐出 人参花蜜,放在盛蜂王浆的桶里,然后搅拌起来。 在蜂王浆中加入人参花蜜,是卡露丽蜂群的独家 秘诀。完成工作,曼尼舒了一口气。

“你来看看我刚生的一颗卵。”蜂王喜滋滋地说。

“真可爱!”曼尼疼爱地伸手想触摸一下卵, 不料,把一滴雨水滴在卵上面。

“你呀,真粗心。”蜂王连忙擦去雨水,“蜂卵 不能碰到水,这下糟糕了,我还对这颗卵寄托了 很大希望呢。”

“这,我……哎呀,怎么办呢?”健壮魁梧的 曼尼顿时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我处理及时,应该没事。”蜂王抬头说,“你 可要好好照顾这颗卵,等孵化出来后,就由你来 培养他。”

“遵命!”曼尼庄重地说。

侍卫进来,把一个信封交给卡露丽蜂王。蜂 王撕开信封,看了一遍,紧锁眉头,默默地把信 函递给曼尼,吩咐说:“你来读一下。”

曼尼接过信,大声读出来:“尊敬的卡露丽蜂 王,我——金太阳蜂王,向您表示崇高的敬意! 不过,我要告诉您一个不幸事件,您的5个弟兄 侵入我们的领地,被我们扣留下来了。请您立刻 派人送上15桶蜂蜜,赎走他们。否则,明天正 午,一到阳光直射头顶,我们就要把他们一个一 个凌迟处死!”

“岂有此理,这分明是讹诈!”曼尼气愤地把 信揉成一团,扔到地上,“我马上带上人马,把5 个弟兄解救出来。”

“不能乱来!”卡露丽蜂王举手阻止,然后陷 入思考。王宫里寂静无声,蜂巢外面的雨也已经 停息,只听到一两点树叶上滴落下来的残留水滴, “啪嗒,啪嗒”地敲打着蜂巢顶盖。

过了好久,蜂王对曼尼说:“看来,这事还得 你去处理。你就单枪匹马过去,跟他们谈判。记 住,一定要冷静,不能冲动,以和为贵。实在不 行,我另有办法。”

“好的,我现在就去。”曼尼紧了紧腰带,拔 腿就出发,走到王宫门口,又深情地回头看了一 眼那颗卵。

“你放心吧,他要过3天才能孵化出来。你抓 紧时间,快去快回。”

曼尼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孤身深入金太 阳营地,与金太阳蜂王巧妙周旋,迫使金太阳蜂 王无条件释放了5个弟兄。曼尼回到卡露丽蜂巢, 那颗卵刚刚孵化成幼虫,正张着小嘴巴寻找食物。 曼尼从蜜囊里吐出一滴蜜露,喂给小幼虫:“这是 临别时,金太阳蜂王送给我的精制蜂蜜,赛过琼 浆玉露,你好好吃吧。”

小幼虫拼命吃起来,曼尼满意地笑了:“我给 你取个名字,就叫露西。你还是卵的时候,我粗 心大意把雨水滴到你身上,现在喂你吃琼浆玉露 算是补偿。所以,就叫你露西。”

“露西?”来西神出鬼没地出现在曼尼身边, 挠挠腮帮子说,“唔,这个名字好!跟我一样都带 着西字,真不愧是我们卡露丽家族人见人爱的小 东西。”

来西说着,伸手要去抱露西:“让我来抱抱小 宝贝。”

“你别碰他!”曼尼连忙阻止。

“好,我不碰他,那你的琼浆玉露也给我一 点尝尝。”来西乞讨说。

曼尼不得不吐出一滴蜜露,送给来西。来西 一下塞进嘴里,一骨碌咽了下去,睁大眼睛惊愕 地说:“天哪,太好吃了,露西能吃上这样的好东 西真有口福。”

在曼尼的精心照料下,露西发育成真正的蜜 蜂。别看他刚出蜂室时骨骼轻软,体表的绒毛十 分柔嫩,但过了一会儿骨骼就硬化了,腿脚伸直, 体内各种器官随之发育成熟。他神气地扇扇翅膀, 跃跃欲飞。

可是露西试了一下,飞不起来,他木呆呆地 站在蜂房上面一动不动,过了好久,稚声稚气地 说:“我饿。”

“你饿?”正好一只老蜜蜂拿着一罐东西经过 露西身边,“你们谁给他喂点吃的?”老蜜蜂环顾 四周,除了自己,身边刚巧没有别的蜜蜂。

“我饿。”露西机械地说。

“这可怎么办呢?一下子找不到吃的呀!”老 蜜蜂慌了手脚。

“我饿。”露西接着说。

“你别看我,我拿的是蜂王浆,掺上了曼尼 千辛万苦带回来的人参花蜜,是给蜂王吃的,除 了蜂王,谁尝一下都不行!”老蜜蜂腾出一只手, 把盛蜂王浆的罐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我饿。”露西还是说个不停。

“管他呢,我总不能让你饿肚子。”老蜜蜂见 左右没人,就给露西喂了一口蜂王浆,露西满意 地咂咂嘴巴。

“这事千万别跟别人说。”老蜜蜂拿起剩下的 蜂王浆迅速离开,走了一段路,又不放心地折回 来,再三交代露西,“我的小兄弟,这事只能天知 地知你知我知。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绝对不 能告诉任何蜜蜂你吃过人参花蜜酿造的蜂王浆, 明白吗?”直到露西肯定地点点头,老蜜蜂这才 匆匆消失在蜂巢里。

第二章致命的尾针

老蜜蜂一离开,露西就展开翅膀,扑棱棱飞 起来。

露西在蜂巢里东飞一下、西飞一下,两片翅 膀如同坏脾气妈妈手里的苍蝇拍,到处拍打。蜜 蜂们看见他纷纷称赞:“小家伙真有劲,是块好料 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卡露丽蜂王正在查看生产进度表,露西扇起 一阵风,把蜂王手中的进度表吹得哗哗作响。

“你别在这里捣乱!”雄蜂来西厉声训斥露西。

“你不要吓唬他。”蜂王放下表格,欣赏地打 量了一眼露西,转过头对来西说,“这小子野得 很,你带他到蜂巢外面活动活动,熟悉一下周围 的环境。在这里磕磕碰碰的,小心闯祸。”

来西领着露西来到蜂巢外面,任凭他自由飞 翔。露西如同鱼儿奔向大海:“啊哈,你们大家快 闪开,我来啦!”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露西的心情就像 蓝天一样辽阔清净、开朗透明。他深深吸了几口 新鲜空气,欢蹦乱跳地飞入鲜花盛开的石榴树丛 里。阳光透过树枝,照在他身上,一根一根细细 的茸毛金光闪闪,充满朝气。

(姚大海 绘图)

露西挥动翅膀,时高时低,时左时右,兜起 圈子。一只小花猫正在树荫下面睡懒觉,听到露 西嗡嗡翱翔的声音,嫌他碍事,伸出爪子一挥, 差点抓住他。露西大吃一惊,吓得连滚带爬逃回 蜂巢。

曼尼正要外出,和露西撞了个头对头。看见 露西的窘态,曼尼好笑地问:“你这么慌慌张张 的,出什么事啦?”

“我差点让小花猫抓住了。”露西上气不接下 气地说。

“怎么会让小花猫抓住,你的武器呢?”曼尼 又问。

“我没带武器呀。”露西说。

“我们的尾针就是我们的防御武器,如果受 到威胁,我们可以用尾针反击对手,捍卫蜂群。” 曼尼耐心地说。

露西翘起屁股,嗖的一下,露出一根锋利的 尾针,就像撕开夜空的闪电,让人不寒而栗。“原 来如此,以后我什么也不怕了。”露西兴奋地说。

“我来教你如何使用尾针吧。”曼尼说。

“这还用教吗?”露西不屑一顾。

“你向我刺来!”曼尼命令说。

“真的?我不客气了。”露西撅起屁股,对着 曼尼猛地一刺。曼尼向左一闪,露西刺空了。

“重来!”曼尼威严地说。

露西又狠狠一刺,曼尼向右一闪,露西又刺 空了。

“再来!”曼尼大声喝道。

露西拼尽全力,不顾一切地刺过去。曼尼凌 空一跃,露西还是刺空了,摔了一个大跟斗。

“你的心太浮躁,所以找不到方向,你看我 的。”曼尼突然出针,刚好抵住露西的咽喉。

曼尼松开露西,后退一步,对他说:“你做好 准备,我再来一次。”

“你来。”露西盯住曼尼,心想,不就是一根 针吗,这次我不会让你刺中。还在思考如何躲避, 曼尼已经刺过来,正好又抵住露西的咽喉。

“我们再来一次吧。”露西不服输地说。

“好!”曼尼答应说。

露西叉开腿,摇摆身子,把脑袋晃来晃去, 得意地想,这样我看你怎么找准目标。“嗨!”曼 尼一声喊,尾针还是刚好抵住露西的咽喉。

“你太神了,这样高超的本领,你是怎么学 会的?”露西敬佩地仰望着曼尼。

“只要你用心专一,努力学习,一定能超过 我的。你来跟我学吧。”说着,曼尼一招一式示范 起来。

在曼尼的耐心指导下,露西进步神速,出针 又准又快,还学会了各种高难度的技术。

露西趾高气扬地到处炫耀自己的尾针,蜻蜓 飞到他前面,他就神气地大叫大嚷:“让开,让 开,快让开,当心我用针刺你!”露西说着亮出 金蛇针法,蜻蜓连忙闪到一边。

到了花丛里,露西看见蝴蝶停在花瓣上,又 傲慢地说:“你敢跟我抢花蜜,看我的厉害!”露 西耍起狂风快针,蝴蝶赶紧张开大翅膀飞走了。 蚱蜢不服气地说:“你不就是有一根针吗,耀 武扬威的,谁怕你?有本事我们比跳跃。”

“跳就跳。”露西要强地说。

蚱蜢轻轻一跳,就从一张叶子,跳到另一张 叶子上。露西挪动腿脚,只能笨拙地爬一爬,根 本跳不到哪里去。露西知道自己上当了,扑腾翅 膀,追着蚱蜢要用针扎。

曼尼不得不警告露西:“你千万不能乱刺乱 扎,不然既害了别人,也会害了你自己。”

“为什么会害自己呢?”露西疑惑地问。

“我们的尾针和内脏相连,上面还有倒钩, 蜇到其他动物后,针要留在动物身上,所以会把 我们的内脏拉坏,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可以随 便使用尾针。”曼尼细心解释说。

听了曼尼的话,露西把尾针小心翼翼收藏起 来,再也不敢到处吹嘘了。

一条红头蜈蚣跟一只黑尾蝎子一言不合,就 动起拳脚。见到打架,露西兴致勃勃地爬到树杈 上看热闹。蝎子一出手,使用的武器居然也是尾 针,露西心里立刻就几分向着蝎子。谁知道,蜈 蚣不是等闲之辈,他挥舞着几十条腿,疯狂地扑 向蝎子。一记左勾拳,正好打在蝎子的脸颊上。 跟着一记右直拳,打在蝎子下巴上。随后飞起扫 堂腿,踢得蝎子接连翻了几个跟斗,四脚朝天, 躺在地上直喘粗气。

蝎子败下阵来,蜈蚣仍然不肯罢休,还要往 死里打。眼看蝎子要吃大亏,露西急忙飞到蝎子 头顶,提醒他说:“快点起来,蜈蚣过来啦!”

听到露西的叫喊,蝎子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 来,两眼怒视蜈蚣。蜈蚣往边上一闪,蝎子又失 去目标。

“蜈蚣在你左边!”露西不得不一再提示。

蝎子举着两只大螯,翘起尾巴,转向左边。

“对极了,使劲,揪住他!”

蝎子手忙脚乱地去抓蜈蚣,也不知道给蜈蚣 哪条后腿绊了一跤,头重脚轻地摔了个狗啃泥, 想不到,尾针刚好扎在蜈蚣的七寸上。

蜈蚣身受重伤,躲到一块破瓦片下面,再也 不敢出来了。

蝎子赢了蜈蚣,神气地摇晃几下大螯,大喊 一声:“耶!”然后跟露西用力握了握手,“今天幸 亏朋友相助,敢问朋友尊姓大名?”

露西不习惯这样的江湖习气,有几分胆怯, 腼腆地说:“我叫露西。”

“露西?这个名字不怎么样。”蝎子大大咧咧 地说,“你用的是尾针,我用的也是尾针,你喜欢 阳光,我喜欢阴凉,我们合在一起,正好是阴阳 双针,最佳组合。我们一起去闯荡世界,一定天 下无敌。”

“不行,不行,曼尼哥哥说过,我的尾针不 好乱用,会害自己的。”

“我的尾针里面有毒,可以反复使用,我也 不要你出针,你在我身边给我看着点就行。我常 常会晕头转向,只要别人一点拨,头脑就会清醒。 而且,我的尾针只能上下垂直活动,不能左右摇 摆,如果有人从后面偷袭,我就只能束手就擒。”

“不行,不行,我会想家的。”蝎子的建议虽 然很有诱惑力,但是让露西离开蜂群,风餐露宿, 独自生活,露西没有这个胆子。别说露西,任何 蜜蜂都不会同意。

“真没劲,没有你,我照样可以独霸江湖。”

蝎子气呼呼地走了,迎面碰上一只大公鸡。 “走开,走开,别挡道!”蝎子翘起尾针大声说。

大公鸡一口啄住黑尾蝎子,撕去毒刺,活生 生将蝎子吞了下去。

露西看得心惊肉跳,这尾针真的不能乱用。 听曼尼的,没错。

“你以后不要跟蝎子搅在一起,他们的尾针 是寻衅闹事欺负人用的,我们的尾针是自卫防御 用的,两码事。”曼尼知道后告诫露西。

露西开始跟着其他蜜蜂外出采蜜。因为他还 小,哥哥姐姐都很照顾他,采了一会儿,大家就 让他带着花蜜先回家,免得太重了驮不动。

露西载着花蜜摇摇晃晃回到家门口,看见一 只黑熊东寻西找,伸长鼻子使劲嗅闻,准备到蜂 巢里偷盗蜂蜜。露西对着黑熊大声喊:“走开,你 这个不要脸的小偷!”

黑熊根本不理睬露西,照旧直冲蜂巢而来。

哥哥姐姐们还在花丛里干活,露西拼命叫也 叫不应,急得哇哇大哭。曼尼刚好采蜜回来,见 此情景,高声喝道:“快走开,你这个强盗,不然 我就不客气了!”

“一只小小的蜜蜂,我会怕你吗?”黑熊厚颜 无耻地说,“吃你一点蜂蜜,我还是看得起你呢。”

“看我的尾针!”曼尼气愤地对准黑熊俯冲 过去。

“你敢来,我一巴掌打死你。”黑熊对着曼尼重 重打了一巴掌,幸亏曼尼躲得快,没打着。黑熊更 神气了,拍拍手说:“今天这个蜂蜜我是吃定了。”

曼尼绕着黑熊飞舞,黑熊两手乱抓,好几次 抓住曼尼,曼尼都灵活地从他手掌缝中飞了出来。 “我要让你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黑 熊越来越蛮横无理。

曼尼使出最后绝招——无影连环三连刺。只 见曼尼对着黑熊当头直刺,黑熊“嘿”的一声, 伸手一挥,斜身闪开。曼尼掉转尾针,拦腰横刺, 黑熊纵身跃起,又躲过去。曼尼反拨尾针,疾刺 黑熊后心。黑熊笨重地转过身体,曼尼刚好落到 他脸上,使出尾针狠狠一蜇,黑熊疼得嗷嗷大叫。

大批蜜蜂赶到了,黑熊捂着脸狼狈而逃。

赶走黑熊,曼尼筋疲力尽地躺在家门口,奄 奄一息。露西哭着说:“曼尼哥哥,曼尼哥哥,你 明明知道用了尾针会牺牲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 做呢?”

“为了保护家园,我必须这么做。”曼尼坚强 地微笑说。

“本来应该由我去蜇黑熊的,可是我好害怕, 为什么我这么胆小呢?”露西趴在曼尼身上伤心 地痛哭。

“你还小。长大以后,你一定能成为最勇敢的 蜜蜂。”曼尼抚摸了一下露西的脸颊,闭上了眼睛。

从这一刻开始,露西觉得自己长大懂事了。

……

第五章孤独的雄蜂

雄蜂来西在蜂群里非常扎眼。

除了蜂王,来西比其他蜜蜂个头都要大一 些,全身长满绒毛。他从来不会出去采蜜,也没 有厮打用的大腭和尾针,不会保护自己。可以说, 雄蜂来西不光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傻大个儿,更是 一个不劳而获、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

露西瞧不起这号人。来西经过身边,常常要 故意撞他一下。一看到侦察蜂回来,来西就会两 眼放光、连蹦带跳地跑过去:“有什么好吃的带回 来?”露西伸出一只脚,绊了他一跤。来西摔在 地上,哼哧哼哧,半天爬不起来,大家看见哈哈 大笑。来西笨手笨脚地从地上爬起来,跟着大家 一起傻笑,一点儿不恼。

“来西是个外来户。”小蜜蜂艾玛悄悄告诉露西。

“什么叫外来户呀?”露西不解地问。

“不懂拉倒,跟你说了也是白说。”艾玛是个 消息灵通人士,什么都知道。

露西更好奇了,缠着艾玛非要问个明白不 可。虽说艾玛是个小弟弟,但有些事情露西不得 不向他请教。

“笨,笨,笨!”艾玛用手指狠狠戳了几下露 西的脑袋,“也就是说,来西原来不是我们卡露丽 蜂群的。这都不懂,没学问。”

“你蒙谁呀?谁不知道,我们蜜蜂家族观念 很强,任何蜜蜂,任何时候,都绝对不能进入其 他蜜蜂的蜂巢!”露西激动地反驳说,“昨天下午 就发生了一件非常滑稽的事,我们采了花蜜排着 队回来,一只小不点的赤眼蜂晕头晕脑地跟在我 们后面,给吉木一把揪出来了。赤眼蜂揉了揉红 通通的眼珠子,点头哈腰地说,我走错了,我走 错了。大家笑得站都站不稳,把花蜜洒了一地。 吉木神气地说,别说你赤眼蜂,就是其他蜜蜂想 混进来,也过不了我这一关。我问吉木,都是一 模一样的蜜蜂,你怎么分得出来呢?吉木趴到我 耳边悄声告诉我,我们不同的蜂群,有不同的气 味,就像我们的身份牌,一查就知道。”

(姚大海 绘图)

“但是雄蜂除外。”艾玛挺起胸膛,用教训的 口气说,“雄蜂唯一的任务就是找对象,他们有一 个非常奇怪的规矩,找对象一定要集中到同一个 地方,就像举行一场盛大的相亲大会,只不过, 这个相亲大会一边倒都是爷们。一旦出现一只处 女蜂王,相亲大会顿时炸开锅,什么风度,什么 礼仪,统统被他们丢到脑后,你追我赶,拼了命 向处女蜂王求爱……”

“你这些事都是从哪里听来的?”露西惊讶 地问。

“这就叫学问嘛。”艾玛沾沾自喜地继续说, “处女蜂王的飞翔速度很快,只有最健壮的雄蜂才 可以追上她,举行婚礼。婚礼结束后,雄峰也就 为爱献出了生命。”

“那么,其他雄蜂呢?”露西问。

“其他雄蜂只好失望而归,随便闯入任何一 个蜂巢都行。”艾玛接着说。

以好吃好住好玩,走遍天下用不着自己掏一分钱, 真舒服啊。”露西羡慕地说,“我好想亲眼看看他 们的婚礼,去要几颗喜糖吃一吃也好。”

“你用不着嫉妒,对雄蜂来说,成不了亲,生 活也就没有意义。”艾玛不以为然,“何况,等到秋 风扫落叶,采蜜困难了,工蜂就会变得非常小气, 不高兴养活吃闲饭的懒汉。那个时候的雄蜂可怜巴 巴,只能每天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直到被工蜂 赶出蜂巢,在寒风中哭干眼泪。越冬之前,他们将 会全部死光光,结束空洞洞的一生。”

“我明白了,来西是一只情场失意的雄蜂!” 露西恍然大悟。

“小声点!”艾玛使了一个眼神阻止露西。 露西顺着艾玛的目光看过去,来西靠在附近 一堆空的包装箱上,目光呆滞。

“你怎么在这里?”露西忽然非常同情来西。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们很讨厌我, 是吗?”来西悲伤地一个字一个字说。

“没有,没有……”露西和艾玛抢着说。然 后互相对视了一下,又同时推脱说,“你说,你 说……”

“你们谁也别说了,我也恨自己。我不像你 们那样里里外外一把手,什么都拿得起放得下。 我没有一点点真本领,啥事都帮不上忙,有什么 办法呢?”来西越说声音越小。

露西和艾玛沉默不语。

“我也知道,我是你们的累赘。我是过一天, 算一天,没有目标,没有前途,没有朋友,孤苦 伶仃一个人,真孤独呀!”来西总算找到了倾诉 的机会,一个劲往外倒苦水。

“你别说了,以后,以后我们就是你的朋 友。”艾玛快要哭出来了。

“对,你要吃什么,我们就给你什么。”露西 接着说。

“真的吗?”来西怀疑地问。

“当然是真的!”露西和艾玛坚决地说。

“我要吃蜂王浆。”来西一扫忧伤,满脸堆笑。

“这,这怎么行呢?”露西很奇怪,来西怎么 这么孩子气,蜂王浆只有蜂王可以终身享用,其他 蜜蜂在孵化出来的前3天允许喂养蜂王浆,之后根 本不能随便碰一下,这个道理不会不知道吧!

“不干了吧,刚刚还说是好朋友呢。”来西生 气地噘起嘴巴。

“你小时候不是吃过吗?”露西提醒说。

“那是襁褓里的事,谁还能记得清楚。”来西强词夺理说。

“好吧,好吧,我们想想办法。”艾玛安慰说。

“这有什么办法好想的。”露西小声指责艾玛。

“怎么办呢?”艾玛知道自己说了错话。

“你们到王宫里偷一点吧,能再尝一下蜂王浆,我下半辈子也就没有遗憾 了。”来西盯着露西和艾玛不放。

露西和艾玛来到王宫门外,卡露丽蜂王出去巡视了,王宫里阒寂无声。

“蜂王浆就在王宫的储藏柜里面,你力气大一些,赶快进去拿一点出来, 我在外面给你把风。”艾玛悄悄说。

露西蹑手蹑脚地溜进王宫,打开储藏柜,睁大眼睛瞄了一圈,里面又是 瓶子、又是罐子、又是挂件、又是摆件,装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想不到卡 露丽蜂王外表威严,却像小姑娘一样,喜欢收藏一些小玩意。露西顾不上观 赏,飞快拿出一只瓶子,一看,不是蜂王浆;又换了一只罐子,一看也不是。 他手忙脚乱地一连拿了好几只瓶瓶罐罐,都不是蜂王浆。

艾玛在外面小声喊:“蜂王回来了,快点出来!”

露西正好拿起一瓶蜂王浆,心里一紧张,“呯”的一声,失手掉在地上。 侍卫听到声音冲进王宫,抓住了露西。

这时,蜂王回到王宫,看到敞开的储藏柜和打翻在地上的蜂王浆,气恼 地问:“你在干什么!”

蜜蜂们听到出事了,都围到王宫门口看热闹。露西看见来西也露了一下 脸,马上消失了。

“私闯王宫,偷盗蜂王浆,每一项都是死罪,难道你不知道吗?”蜂王厉 声责问。

露西一言不发。

“快说,谁让你到这里来的!”侍卫大声喝道。

“不关露西的事,是我出的主意。”艾玛挤进来哭着说。

“跟艾玛没关系,是我嘴馋了,来偷蜂王浆。要处罚,处罚我吧。”露西 着急地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蜂王迷惑地问。

露西和艾玛你看我,我看你,什么也没说。

“先把他们关到禁闭室去,这事我要慢慢调查。”蜂王吩咐侍卫。

露西和艾玛被分开关在黑漆漆的禁闭室里,露西坐在地上又冷又饿,百 无聊赖地拿出胸坠在手里把玩。胸坠毫无生气,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运, 不知道为什么甜甜这么看重这块宝石。想到甜甜,露西有几分羞涩,不知道 甜甜知道这件事,会如何看待自己,真丢脸。露西放好胸坠,两眼呆滞地盯 着天花板。

禁闭室的小门“呀”的一声开了一条缝,一道光线射在露西脸上,露西 眯着眼睛,过了好久,才看清是卡露丽蜂王来了。侍卫用力拉开小门,蜂王 低了一下头,才进入禁闭室,露西连忙恭恭敬敬地站起来。

“你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是不错,但是,绝不可以为了朋友违法乱纪。我要 让你关一个星期的禁闭,你好好反思吧。”蜂王既仁慈又严厉地说。

从禁闭室出来,露西闷闷不乐。来西缩头缩 脑地来找露西,露西非常生气,不想理他。来西 黏黏糊糊地缠着露西说:“都是我,害你关了禁 闭,太不应该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想了很多很多,明白了 不少道理。”露西叹了一口气。

“我真没用,为什么我就不敢向蜂王承认错 误呢!”来西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你不要太自责了。”看到来西这副模样,露 西反倒怜悯起他。

蜂王罚露西在蜂巢里打扫3天卫生,来西天 天跟着露西,露西厌烦地说:“你不要老跟着我, 让别人看见不像话。”

“我反正没事可干,你需要拿个扫把抹布什 么的,我可以给你帮个忙。”

“这样吧,我还真的忘了带畚箕,你去帮我 拿一下吧。”露西支开来西。

“好嘞。”来西高高兴兴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来西回来了,两手空空,什么 都没有拿。

“不是让你去拿畚箕的吗?”露西问。

来西神神秘秘地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凑到露 西耳边说:“我尝到蜂王浆了,有点怪味。”

“你到王宫偷蜂王浆啦?”露西顿时紧张起来。

“哪里是偷,是蜂王扔掉不要的。”

“你带我去看看。”露西赶紧说。

来西拽着露西就走,正好迎面来了一只小蜜 蜂,来西连忙站着不动,若无其事地哼起小曲, 还用脚尖打着拍子。一直等到小蜜蜂走远了,这 才领着露西鬼头鬼脑地绕了一个圈子,来到王宫 后门。他从门外垃圾箱里捡起一个小瓶子,对露 西说:“里面还有一点点,你也来尝尝。”

露西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蜂王用剩下的护 肤液。

露西要跟随其他侦察蜂出去寻找蜜源了,来 西羡慕地说:“还是你好,一天到晚四处旅行,赏 尽奇花异草。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得不整天待在 家里,真没劲。”

“你在家里陪蜂王聊聊天,这个工作也很重 要呀。”露西一边准备装备,一边安慰来西。

“我从来没有机会远离蜂巢,上街打个酱油 就算出远门,真的好想好想跟你到处走走,随心 所欲,看看外面的美景。”来西无限向往地说。

“这样吧,我到了一个地方,马上发照片给 你,让你也可以欣赏各地的风光,好不好?” “太好了,你一定不要忘记哦!”

几天后,露西在蜂巢里看到来西,兴致勃勃 地问:“我发给你的照片都收到了吗?”

“看到了,我都收藏着呢。”来西赞叹说,“你 从茉莉花上发来的照片,是多么洁白淡雅;你从 槐花上发来的照片,是多么芳香典雅;你从月季 花上发来的照片,是多么妩媚动人……”

“我在月季花上给你发照片时,一只小粉蝶 看见了,也要我给你捎上一个问候。你看到没有, 躲在花瓣后面的那张笑脸,其实就是小粉蝶呢。” 露西插嘴说。

“哇,太美好了。”来西兴奋地说,“告诉你 吧,收到你的每一张照片,我都配了一首小诗。”

“真的吗,我怎么没有看到呢?”

“你东奔西走,我发到鸢尾花,你已经飞到 凤仙花上了;我发到凤仙花,你又飞到金银花上 了,尽掉线,怎么能收到呢。”

“这么说,你都白写了?”露西非常遗憾。

“我才不会那么傻,我要当面朗诵给你听。” 说着,来西清清嗓子,两手抱在胸前,“嗡嗡嗡” 地朗诵起来,“一朵红花红又红……”

“行了,行了。”露西打断他说,“我正忙着 呢,等有空我再来听吧。”

作者简介

张一成,儿童文学作家,著有《掉在地上的星 星》《会唱歌的橡皮擦》《从不马虎的缝叶莺》等。 主编小说集《股民百态》《你吃过吗》,儿童文学集 《明理故事1+2(全10册)》《大象的经验》。作品曾 获得金骆驼奖、金江寓言文学奖、戏剧寓言奖等多 项全国性文学奖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太阳的背面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