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第3期»大观»太阳的背面

太阳的背面

《科普创作》

刘赫铮

2018-01-28 19:57

科埃略将军

地球联合国再一次否决拉格朗日三号作为主权国家的加入申请。地球人的 借口无非是“军政府”“物资配给制”等陈词滥调,而他们明知道拉格朗日三号 政府脱胎于大型企业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也知道物资不足是过度依赖重工业和 地球方面经济封锁造成的。最主要的原因,是承认拉格朗日三号的政治地位,意 味着地球方面再也无法低价获得这个超大型综合工业体系的工业品了。

拉格朗日三号的最高领导人路易斯·科埃略将军刚刚完成对全体公民的动 员演讲。临时政府的权力中心配备有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在演讲结束后,将军立 刻得到数据,狂热支持科埃略将军的民众营造出来的气氛非常具有感染力,大部 分民众的反应都是支持临时政府和科埃略将军。他们已经受够了艰苦的物质生活, 并且发自内心地相信,击破地球方面的极端不平等待遇将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好转。 尽管有不少人对战争表示担心,但是他们的意见基本上是一盘散沙,不成气候。

“你在公民心目中的地位不可动摇,国父先生。看看这些支持你的呼声,大 部分都是自发的。”千里将军说。

“民心可用,但愿我不辜负他们吧。”科埃略面色略显凝重,他又看了一眼 显示屏上的数据和表格,转身走向大门。将军们注视着他离开。

科埃略将军不是好战分子,他和他的同僚们都深知这一点。50年来,他全 身心领导并管理着拉格朗日三号综合工业体系的一切事务。作为临时政府的最高 首脑,科埃略拥有一个80平方米的多舱室套间,这是拉格朗日三号的人民能给 他的最好待遇了。他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望着漆黑的夜空和点点繁星,不禁想起 50年前在地球上看到的月亮,那是一轮满月,清冷的光照在他身上,也笼罩着 他妻子的墓碑。地球各大国的关系并不是永远那么融洽,偶尔在地月系内部发生 一点冲突很正常,而作为军人,难免牺牲。这晚告别之后,科埃略登上前往拉格 朗日三号的飞船,再也没有回到过地球。从那以后,科埃略把半生精力献给拉格 朗日三号的人民,从而得到了他们的最高信任。现在,该用这种信任解决最后的 问题了。

备战

拉格朗日三号上的造船厂,从一年前开始就不眠不休地满负荷运转。那些因为贸易战和经济封 锁而不再运往地月系 的矿石、原材料、半 成品和电子产品,在 这些工厂中派上了用 场。一艘又一艘战舰 被制造出来。它们并 不产生任何经济效益, 对提高人们的生活水 平没有帮助,甚至会 起负作用。然而,在 很多人心目中,它们却是力量和荣耀的象征,是这个新生国家的骄傲和守护神。 无数人梦想着进入其内部,成为荣耀的一部分。100多年来,这里已经形成了自 己的独特文化,在这里出生的人们对遥远的地球并没有同胞之情。而地球人对拉 格朗日三号居民的了解更加有限,他们在享受廉价工业品的同时,对太阳另一侧 几百万辛勤工作的人类同胞没有感激之情。政客们更是绝不会把嘴里的肥肉吐出 一点点。拉格朗日三号的居民们想要争取平等的权利在一次次失败之后,终于只 能用武力来达成。

(张琭琦 绘图)

像成千上万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的年轻人一样,丹尼斯·李填好表格,按 上自己的指纹,又把眼睛凑近终端显示屏扫描虹膜。他的申请和其他年轻人的一 起汇聚到了临时政府的超级电脑数据库中。临时政府尚未组建正式的文官体系, 只有科埃略将军、千里将军和其他极少数高级将领才有权限查阅这些数据。

“申请人数38917人,初审合格38112人。平均年龄20.5岁。与单亲共同居 住或长期独居的占总报名人数的71%。男性占85%。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从 这些数字也能看出端倪。”科埃略将军说。

“然而它却对战争有利。”千里将军回答。他是土生土长的拉格朗日三号居 民,对地球一贯强硬。如果用战争手段能为他的家乡谋取好处,他不会有半点 犹豫。

科埃略将军说:“没错。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军事问题,否则国家无法存在。 我们会留下30000人,完成训练后,他们中的一半人就足以满足300艘战舰的需 要。如果300艘还不够,也可以以他们为骨干,扩大到400艘、500艘。另一半 人可用于战时国内防御。”

此时,大会议室的窗外仿佛有无数颗闪亮的流星彼此交错,这是太空驳船 正在布置防空激光武器平台。这些炮台能在1/1000000秒之内将来袭的导弹加热 到极高温度,使其自行引爆。只要一颗导弹命中居住区,或者其他任何一个重要 区域,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至于对激光武器的防御,临时政府决定采用气凝胶。这些直径在几微米到 几十微米的超小颗粒,可以将激光束反复散射,将其威力削减到对建筑物无害的 水平。对于重工业立国的拉格朗日三号来说,制造这些气凝胶的原材料取之不 尽,难度在于使用静电场将大量粉尘约束在固定空间中。出于成本和可操作性考 虑,这些“粉尘护盾”将会一小块一小块地放置在各要害部位周围,并且不只放 置一层,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

决断

科埃略打开地月系的全息影像,几十个闪烁 的红点仿佛闹市的霓虹灯。他注视着位于地日L1 点上的红点,将其放大。这是一个超大规模的太 阳能-核能综合发电空间站,有史以来人类建造 过的最大的工业建筑。发电站把源源不断的电能 用微波传送给地球和月球,使上面的百亿人口拥 有取之不竭的能源。科埃略知道,这个空间站提 供了地月系超过一半的电力。而位于地月系另一 侧的L2空间站则是全人类军火商的圣殿——大型 宇宙飞船工业联合体。这个军工空间站造出的战 舰是拉格朗日三号争取自由的最大阻碍。

地日L4点上有很多特洛伊小行星,因此没 有大型空间站。相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L5 点上的小行星却少了许多,地球方面在那里建设 了民用空间站。想必它现在已经军事化了。如果 拉格朗日三号的舰队想进攻地球的话,L5的空 间站本身不构成威胁,因为它太容易被攻击。但 地球的舰队可以把这里当作前哨基地,建立第一 道防线。

小行星克鲁特尼是一颗奇异的天体,它以奇 怪的蚕豆形轨道与地球做相对运动,过去有些人 曾称它为地球的第二颗卫星。科埃略将军的目光 从地月系转移到它身上。他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仔 细研究这颗小行星的表面,对上面每一个坑洞、 每一个隆起都了然于胸。

1天前,他动用最高将领特权所建造的一艘 战舰已经完工。他将其命名为“斯巴达克斯”号。 这艘船的设计与制式军舰略有不同,长度更短、 体积更小,但是配备了螺旋加速式粒子束主炮, 所以火力丝毫不逊。它装备的动能武器也利用同 样的加速方式,能达到更高的速度。

此时,千里将军接通了与科埃略的通话,报 告说,再过6个月,舰队就能做好准备,300艘 排水量至少30万吨的巨舰将会启航。“排水量”, 这是个从地球上的海军一路传承下来的词汇。在 它们做好准备的这段时间里,又会有150艘新战 舰被造出来。拉格朗日三号的造船厂已经开始超 负荷工作。

科埃略点点头。他不会等到舰队做好准备, 而是乘“斯巴达克斯”号先行出发。

“您真的准备亲自执行这个任务吗,将军?” 千里将军的脸上略微有些担忧的神色,这种冒险 与科埃略一贯的冷静有些不符。

科埃略说:“是的。我有必要亲自上舰,毕竟 这是我一手策划的。如果它失败了,我就没有资 格担任临时政府的首脑。这次战争只是个开始, 我们取得胜利后,局面才会产生真正的变化。到 时候,你这样出生在太空中的一代人才应该扮演 主角。”

千里觉得这话里有一丝不祥的预兆,他赶紧 说:“您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将军!”他之前从没 用过这么慌乱的语气说话。

科埃略笑笑说:“那是当然的。我的意思是, 新的时代即将开始,不知道你是否做好了准备。 不要只把眼光放在战争本身。”

“我还是希望您留在后方。”千里还想最后劝 一劝眼前的这位领袖,虽然他知道不会有效果。

“听我的安排吧。”科埃略将军说,“祝愿你的 舰队所向无敌。”

启程

几个月后,无论是居民区、农业区、工业区 还是其他功能区,久未开启的引擎纷纷开始试运 行,以检测机动能力。气凝胶防御设施层层叠叠 地分布在关键区域,大型激光武器发射平台和动 能武器平台在部署、试射。激光炮的功率被降低、 散射角被扩大,向着可能有地球方面军事设施的 轨道上发射,这样可以通过反射回来的光信号确 定是不是有敌方小型设施存在。

齐装满员的300艘战舰所组成的舰队,在拉 格朗日三号环日轨道的前方集结完毕。在以往的 演习、远航、反海盗、反走私、打击犯罪等行动 中积累了经验的军人们,终于要面对真正的战争 了。可供他们借鉴的资料并不多,地月系内部的 太空战与这次战争相比,未免太小儿科。

300艘战舰的核聚变引擎几乎同时亮起,没 有人敢于注视它们尾部的闪耀的光芒。如果无保 护地注视这种强光,眼睛一定会失明。30万吨的 巨舰将在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加速到光速的大概 6/10000,每秒18万米。以这个速度巡航720多 个小时,也就是30天,期间跨越4.7×108 千米, 相当于地球轨道周长的一半,到达太阳的另一面。而交火不会在1个月之后才开始。 位于L5点的空间站很早就会发现这支舰队,他们会立即报告地球方面,地球人的舰 队则会以L5空间站为基地建立防线,与这支舰队进行殊死的搏斗。

舰队达到巡航速度后不久,位于旗舰“马尔斯”号的千里将军就从屏幕上看见 了标注L5空间站的红圈。他竭力压制住下令射击的冲动,因为舰队尚未进入有效射 程之内。10天之后,侦查部门报告发现敌舰队的光学和红外信号。它们中的一部分 在从地球航向L5空间站的途中,另一部分则从L5起航,与他们相向飞行。这种飞 行与千里的舰队相比,要耗费更多的能量。沿这个方向不能袭击拉格朗日三号,只 能防御来袭的敌舰。千里将军知道,与此同时在太阳的另一面,他的舰队探测不到 的地方,另一支舰队一定在全速航向他的祖国。

“开始机动飞行!”千里下令,并解除了随机机动飞行的锁定。动力部门的主管 军官刚刚触及眼前的控制屏,旗舰“马尔斯”号舰体上的转向发动机喷口就开始工 作。舰载计算机将从千万条可能的微调方案中随机选择一条航线,以免敌舰队发射 的激光束在一两分钟后命中己舰。随即,千里将军解除了激光武器系统的锁定。

在互相观测很长时间之后,双方的武装力量终于互相进入了有效射程。然而, 以目前双方舰队的距离,即使是光也需要上百秒钟才能抵达目标,因此激光武器只 能向着计算机给出的预判方位发射。而敌舰的机动飞行往往可以成功地躲避激光束。

“舰队齐射!”

即使只有1/10000的命中可能性,近乎可以无限发射的激光武器也要进行齐射。 哪怕只击毁一艘战舰上的一个全景摄像机,对战争的胜利也是有帮助的。

随着敌舰队的机动,计算机不断修正着敌方的运行轨道。每隔一两分钟,舰队就 会进行一次齐射。双方舰队不断接近,齐射的间隔也不断缩短。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十 个小时的时间,舰员们已经很疲惫了。但是真正的战争刚刚开始。双方舰队间的距离 已经缩短至300多万千米,激光术只需十几秒就能到达,而战舰全距离机动(即横向 移动一个舰身的距离)的最短时间,是10秒钟。

第一波损失即将来临。

战争

远处敌舰队当中猛然出现一个亮点,随即熄灭。

“敌舰摧毁。”舰载计算机通知声响起,“马尔斯”号上一片欢呼。此时确实需要 好消息来缓解舰员们紧绷的神经。然而,舰体侧面传来的高温金属的破裂声让欢呼 戛然而止,被固定在战位上的军人们猛地剧烈摇晃起来。激光束擦过战舰的侧面, 将舰体烧成熔融状态,内部的气压将金属舰体撑破了。

千里在半秒钟之内稳住心神,狠狠一拳砸在控制屏的某个区域,同时吼道:“机 器人!”

由数十层特种金属和高分子吸热液体材料所组成的舰体装甲内侧,一个机器人 营地已经被刚才的爆炸摧毁,金属碎片和小液滴在多次碰撞后,以不快的相对速度 在无重力环境中飘浮着。成群结队的工兵机器人从其他营地里飞快地爬出来,8只 脚在军舰内部的管线和舱壁上咔咔作响。它们按照早已储存在其内部的图纸,用两 只前脚将周围可用的一切材料抓住,逐步修补破损的舰体。一些高等级机器人发现 自己携带的材料不够用,即使加上周围飘浮着的金属残骸也还是不够。于是,它们 将周围的一些同伴抓住,三下两下拆解成原材料, 用在修补工作当中。一些机器人工兵体内装着吸 热液体材料,它们将这些液体逐渐排出,尽可能 恢复舰体的本来面目。修复的舰体不可能完全具 备原来的防护能力,不过总比不修要强。

千里将军不会关注这种细节。他眼前的屏幕 上,敌舰队之中逐渐亮起更多的亮点。就在机器 人工兵修复舰体的2分钟时间之内,一艘战舰被 敌人精确命中舰体中线,完全毁灭,连带着指挥 舱中的50名舰员。千里在太空无限的黑暗和寂静 中看着这艘破碎的战舰。本来战舰计算机有声音 模拟程序,可以根据画面信号模拟舱外的声音, 但是千里并没有解锁这一功能。

时间流逝。两只舰队之间的距离逐步缩小至 5光秒以内,双方战舰开始大规模地损失。地球 舰队方面的损失要显著高于千里将军的舰队。长 期在宇宙空间中生活的拉格朗日三号居民,在失 重环境中显然比地球人更加游刃有余。虽然地球 舰队成员当中也有长时间生活在空间站中的,但 是大多数人仍然放不下对大地的眷恋。

“高能粒子束发射!舰队全力机动!”千里将 军再次下令。理论上高能粒子束的射速可以达到 光速的95%,但由于技术所限,加速轨道长度不 够,目前制式粒子炮粒子束的速度只有光速的一 半。为了避免舰体受力不均导致航向偏离,沿舰 体纵向布置的两条粒子束加速轨道分居舰体中线 的两侧。

数百条耀眼的白色直线射向地球舰队,与此 同时舰队开始迅速变轨和疏散。地球舰队的粒子 束只晚出现1秒钟,然而这1秒钟就会造成战果 的巨大差异。当双方舰队距离接近到100万千米 时,地球舰队的大量战舰已经变成了碎片,少数 幸存下来的战舰由于轨道变化过大,已经无法继 续射击了。它们难逃覆灭的命运。

“报告损失!”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他 的工作远未结束。

“损失58艘,重伤3艘,轻伤66艘。”

舰队还保持着4/5的战力。千里将军并不知 道该乐观还是悲观,他看着全息画面中的L5空 间站,第二批敌舰队刚刚启航。此时在双方之间, 被击毁的战舰残骸形成了一片亮闪闪的障碍物, 阻碍了双方舰队测定敌舰的方位。千里猛然想到, 这是稍纵即逝的机会。他命令齐射动能弹。动能 弹形成的密集弹幕将会横扫前方的巨大残骸,将 其击碎,使敌舰方位可以被精确测定。由于他的 舰队距离这片残骸比地球舰队近得多,所以他们 将有几秒钟的时间提前发射激光束。这将是决定 舰队命运的几秒钟。出于节省能量的考虑,刚刚 启航的地球舰队很可能尚未开始轨道机动,那么 他们的末日就到了。

动能弹和激光束多次齐射完毕的信号在控制 屏上闪烁,舰队再次机动,并瞄准敌舰和L5空间 站齐射粒子束。接着又是一轮动能弹。在刚才的 激光束齐射中幸存的敌舰,还会面临粒子束和动 能弹的双重打击。当地球舰队能够精确测定敌人 方位的时候,致命的光束已经逼近。

接着,舰队调整了激光束的散射角度和功 率,将挡在前进路上的碎片烧毁。刚才的动能弹 已经把敌舰残骸击成了碎片,一部分碎片四处飞 散着,离开了舰队的航线,另一些则必须依靠激 光来烧毁。

“准备碰撞!”千里命令道。其他各舰舰长也 下达了同样的命令。完全清除碎片是不可能的, 舰体在驶过碎片分布区域时所经受的破坏,又要 由机器人工兵来修补。这时,敌舰队的密集火力 也已经到来。刚才提前进行的机动拯救了很多战 舰,但是仍然有一部分战舰在这轮齐射中遭受灭 顶之灾。千里注视着己方舰队的信号,每损失一 艘战舰,就意味着50条生命的逝去。但此时,作 为指挥官,他不应该过于多愁善感。

与碎片碰撞所造成的损失报告不断传来,大 部分是外层装甲破裂之类的情况。有一些敌舰所 搭载的机器人工兵幸存了下来,母舰在它们工作 时被摧毁,爆炸将它们抛入宇宙空间。它们的中 枢计算机仍然发出修理战舰的指令,所以它们在 竭力搜集身边的材料,想要把自己眼前的废墟尽 量恢复。显然,直到电池耗尽它们也不可能完成 工作了。个别倒霉的机器人工兵落在拉格朗日三 号舰队的战舰上,正在外壳工作的机器人工兵立 刻识别出这个异类,所以毫不犹豫地把它拆掉, 变成了建筑材料。

与此同时,在指挥舱的全息画面中,敌舰队 整齐的队形也逐渐变得散乱不堪,片刻之后他们 已被摧毁。几分钟之后,屏幕上显示L5基地也逐 渐解体、化为一片废墟。随着光学信号一起到来 的是敌方的最后一波齐射,造成的损失极为有限。 剩下的少数敌舰,一部分将会被最后到达的动能 弹横扫,侥幸生存下来的也会被千里的舰队逐渐 解决掉。

还剩不到200艘战舰能继续战斗。前方等待 他们的只剩下几天路程了。指挥舱全息显示内壁 的正前方,又一次出现了代表敌舰队的红色标志, 它们引擎发出的光芒被高亮标示出来。又一只敌 舰队从地日L2点启程了,敌舰的数量足有刚才2 只舰队加起来那么多。

千里将军盯着全息影像,握紧了拳头。

冒险

丹尼斯从沉睡中醒来后,感到喉咙火辣辣地 疼,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样。20分钟之后,他的四 肢才从僵硬中逐渐恢复,能够自由行动。“真是见 鬼!”丹尼斯暗暗诅咒着,他开始怀疑所谓短期 冬眠无害是不是真的。他现在觉得自己起码折寿 10年。

科埃略将军的声音在每个刚恢复活动能力的 士兵们耳畔响了起来:“看Z正方向。”以飞船指 挥舱的中心点为原点,前进方向是X正,面向X 正的左手方向是Y正,头顶是Z正。

丹尼斯看见几十个亮点被红色标记圈出。那 是敌舰,正向舰尾方向驶去。丹尼斯猛然想起训 练时的情景,下意识地在眼前寻找激光武器发射 确认标志。

“他们正在赶往我们的家乡,你们看见的只 是一小部分。”

“他们没发现我们吗?”丹尼斯大声问。

科埃略看了看丹尼斯,说:“现在看看Z负方 向。”

如果说刚才是望向头顶的话,现在大家都在 向脚下看。他们看到的是灰褐色的坚实土地。

“怎么回事啊!”年轻人们都很惊讶,年长的 军官们看着他们。

“4个月前我们在小行星克鲁特尼上的一个凹 陷处着陆,它已经载着我们往地球飞奔了几亿千 米。我们是在反向轨道上,所以才能看见这只地 球舰队。现在我们即将脱离这颗小行星。”

更详细的说明已经出现在每个人的终端。丹 尼斯浏览一遍,为自己有幸执行这么重大的任务 感到兴奋。

几个月前,拉格朗日三号的固定炮台向着反 向轨道防线不停开火,官方声称是为了清除有害 的太空垃圾、小型陨石和地球方面派来的小型侦 察卫星,以及测试炮火系统,其实还有一个重要 目的,就是掩盖辅助推进器为“斯巴达克斯”号 加速的光芒。“斯巴达克斯”号经过辅助推进器加 速后,进入恰好经过附近的小行星克鲁特尼的轨 道,附着于其上并接近地球,然后在恰当的时机 脱离,通过一次疯狂的加速,进入日地连线航向 地球。背对着太阳,地球上的观测系统绝没有可 能锁定这艘150米长的小小飞船。而供应着地球 一半电力的L1太阳能-核能综合发电空间站,就 在飞船正前方。

加速警报声响彻指挥舱。加速产生的过载让 丹尼斯和其他新兵苦不堪言。刚从短期冬眠中恢 复,又面对长时间高G加速的折磨,这些新兵已 经到了生理的极限。即使是从戎多年的老军官们 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阳光的直射让“斯巴达克斯” 号后半部急剧升温,军舰多层甲板间的液体散热 材料快速流动着,温控设备也全力运转,尽量把 热量排出。同样得益于太阳的掩护,“斯巴达克 斯”号不必担心排出大量热量导致红外信号增强 而暴露自己。

加速过程结束了,丹尼斯喘着粗气,尽力擦 干自己的额头。还有70多个小时,“斯巴达克斯” 号就能走完到地球的数千万千米的路程。

“进入作战位置!”科埃略将军命令道。

丹尼斯早就在激光武器操作位置上把自己固 定好了。看着眼前的屏幕,他一遍遍告诉自己: “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至少24小时内地球方面无法调动战舰到我 们这个方向来,”科埃略将军说,“有可能L1空间 站根本没发现我们,但是其他方向的敌军肯定能 发现。”

对的,丹尼斯暗想,其他方向上“斯巴达克 斯”号是不能借助太阳掩护的,现在驶向L3点 的舰队如果“回头”看一眼,就肯定会发现他们。 全息显示内壁上,目前他们的目标毫无动静。科 埃略将军说过,这个巨型空间站起码要72小时才 能完成分解机动,“斯巴达克斯”号有充足的时间 完成攻击。问题是之后该怎么办。

12个小时后,空间站的四处开始出现不正常 的火光。他们开始机动了,“斯巴达克斯”号肯定 已经被发现了。

科埃略将军双拳猛地捶到他面前的控制屏 上,命令道:“所有人员注意!接触底层甲板固定 位!15秒后开火!所有炮火齐射!”

激光束将在大约130秒后击中空间站。经过 螺旋轨道加速的高能粒子束,速度比制式军舰上 直线加速的粒子束快了1/3,会在约200秒以内击 中目标。发射期间,其加速轨道所在的平面会充 斥着高强度的射线,所以舰员必须避开位于舰体 中部的发射平面,在指挥舱底部固定好自己。而 动能弹会在10个小时后命中。这个供应地球一半 电力的空间站就快要完全毁灭了。

齐射完毕后,科埃略将军接管这艘战舰的飞 行控制系统,设定了一条精心计算过的航线。按 这条航线,“斯巴达克斯”号将会越过地球,直奔 L2点而去,把造船厂摧毁才是终极目标。

接着,科埃略将军命令全体穿好航天服。丹 尼斯刚刚穿好航天服,接踵而至的高强度激光就 将“斯巴达克斯”号的外壳完全摧毁了,机器人 工兵们来不及修补任何一处破损,就全部被抛进 了宇宙空间。指挥舱的舱壁也被烧穿了几个大洞, 喷涌而出的空气裹挟着舱内的一切,那些动作缓 慢没有穿好航天服的人在接近绝对零度的宇宙空 间之中很快被冻死了。

丹尼斯眼中的星空不停地旋转着,他不由自 主地疯狂挥舞着四肢,想要抓住些东西固定好自 己。好在他努力回忆起受训过程中学到的知识, 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航天服面罩上 有控制屏,可以用目光进行操作,即使不行也可 以用手指在面罩外侧点击。几次喷气之后,丹尼 斯不再旋转,氧气还可以用15个小时。

“我可能会死在这了。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我真不应该来当兵!”丹尼斯狠狠地咒骂到。

“报告你的名字。”耳机里响起一个声音,丹 尼斯努力从强烈的耳鸣中分辨着,好像是科埃略 将军。他还活着?

“科埃略将军吗?”

“是我,你是谁?”

“我是李·丹尼斯,我刚刚……”

“咱们两个运气不错。”

“那别人呢?”

“我不知道。”

丹尼斯好久没说话。理智告诉他,不管是他 们两个还是其他人恐怕都活不下来。

“靠过来,我在你身后。”

丹尼斯服从命令,转过身,发现了一个人形 物体,那大概就是科埃略将军了。他慢慢靠过去。

“我要为这次的损失承担责任,”科埃略将军 说,“我有点太乐观了,本以为能有时间给地球人 发信号,要是我没能活下来,恐怕一切都……”

丹尼斯一边把自己和科埃略将军固定在一 起,一边说:“我们至少成功了一半,将军!”

“不只是一半,‘斯巴达克斯’号的一部分残 骸还会按照原定轨道运行,撞上造船厂,至少会 给他们造成一些损失。”

“那我们怎么办啊将军!我们会死的。”丹尼 斯焦急地问,暂时顾不上下级对上级的礼貌。

“不要离开我,这样你也能得救,”科埃略 说,“他们不会放弃俘获我的机会的,他们会收到 我的信号。”作为高级军官,科埃略将军的航天服 装备有大功率的求救信号发射器,敌人能轻易分 辨出这是最重要的那类目标。

“谢天谢地!”丹尼斯激动得要哭了。

科埃略轻轻笑了几声:“你的航天服上也有信 号发射装置,你忘了吗?”

即使隔着航天服,丹尼斯也能感觉到太空彻 骨的寒冷。他想这也许是心理作用,因为他现在 的心情混合着绝望和恐惧,敌人即将把他们抓住。 可是透过昏暗的遮光头盔,科埃略将军脸上的表 情好像没什么变化。

丹尼斯忍不住又开了口:“将军,咱们是不是 输掉了这场战争?”

“怎么会呢,”科埃略说,“你不了解主力舰队 的战况,也许他们已经歼灭了地球舰队。”

“您之前不是说过地球人的舰队规模更 大……”

“没错。”

科埃略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现在有点惊慌失 措,所以安慰道:“你不用想得太多。我估计他们 抓住我们之后不会关太长时间,尤其是你这样的 普通士兵,很快就会放回老家。到时候战争很快 会结束的,我保证。”

“将军您一点也不怕吗?”丹尼斯问。接着他 又补充道,“敌人马上就要抓住我们了。”

“对,”科埃略说,“我估计他们会派一个我认 识的人来抓我。这段时间我们可以随便聊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丹尼斯说,“我非常景 仰您。”

“我知道。”科埃略轻轻笑道,“入伍多长时 间了?”

“也就几个月吧,我是应征入伍。”

“在军队感觉怎么样?比如,吃得如何?”

“比当平民好多了!有很多以前根本没见过的 食物,而且基本上想吃多少吃多少,不用担心配 额!真是太好了,多希望我妈妈也能过得这么好。”

“你没觉得有点不对劲吗?”

“嗯……好像是有点,我入伍前一直以为全国 食品都缺乏,军队里也一样。对了,打赢这一仗 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在军队里一样随便吃?”

“我觉得很快就会的,很快。”

“在军队里有几个人说,国家的物资供应其 实没那么紧张,都是为了准备打……还说信息管 制太严格,被高层利用了。我觉得这都是谣言, 对吧将军?”

科埃略说:“我想大家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但 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将来的生活一定会更好。”

谈判

地球人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就找到了他们。 此刻,科埃略将军面前坐着几位地球军方的高级 军官,其中坐在中间的那个眼神颇为热切,不过 他的语气仍显平淡。

“我们又见面了,科埃略。你在那边干得不错。”

“很高兴见到你,林克司令。我还记得在军 校里你是多么优秀,这次你又赢了。”科埃略注视 着这张看不出任何民族特色的脸,真是一个地球 混血儿的标本。他至今搞不清楚“林克”这个名 字到底是中文、德文还是英文名。

“我又赢了吗?”司令微微一笑,“现在我们 双方的士兵正在大批死去,我觉得作为政府首脑, 你应该开诚布公地和我谈一谈。”

“你并不是政府首脑。”科埃略说。

“我们5秒之后就会建立会议链接,联合国的 领导人将会旁听我们的会谈。”

“他们不直接和我谈吗?”科埃略好像并不 着急。

“我们这次并不是正式的会面,并且你还是 一位……”

“战俘。”科埃略说。

林克司令摊了摊手。

“那么,你有什么私下里想对我这个战俘说 的吗?”科埃略问道,措辞虽然强硬了一点,可 表情上好像毫无不快之意。

“贵方这次的行动,恕我直言,十分缺乏远 见。”林克司令的表情颇为遗憾,仿佛在为科埃略 的失败惋惜。“贵方舰队的质量并不比我方强,而 数量也有明显劣势。实际上,贵方的攻击舰队无 法在抵达地月系之前取得决定性胜利,而我方的 舰队抵达L3点之后,贵方准备如何抵抗呢?难道 就用那些气凝胶和激光炮台?”

“我对我方舰队的战斗力有信心。”科埃略好 像并没有被说动,“据我所知,地球舰队在第一波 交战中损失殆尽。”

林克微微一笑:“那是你被俘之前的事了。我 们还可以派出数量更多的战舰打消耗战,你们恐 怕很难获胜。并且你在避重就轻,你在后方的同 僚准备如何应对地球舰队的进攻呢?”

“你们的进攻舰队比我方的晚出发了半个月 之久。”

“是的,你们突然袭击……然而,在太空时代 这种突然袭击意义有限。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你 怎么会这样开战,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次‘突 然袭击’还真是很突然。难道你这次以身犯险就 是留的后手,用大舰队佯攻而实际上靠这只小船 来决定战局?”说到这儿,林克司令耸耸肩,一 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很明显,计划失败了。”

“半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最庞大的战舰加速到 极限速度。”科埃略接着说。

“你想说什么?”林克司令感觉科埃略话里 有话。

“我们不见得非得在L3点上和你们的舰队交 战。我觉得地球上的诸位阁下没有意识到一点, 我的祖国和你们潜意识里的‘国家’是有着本质 的不同的。它本来就是由舰队和空间站临时组成 的太空基地,后来逐渐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为 了维持轨道、躲避陨石和太空垃圾,它始终是按 照太空船的思路来进行设计和管理。也就是说, 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的话,它本身就可以拆分成一 支前所未有的庞大舰队,我们曾用了100多年的 时间来建设这支舰队。所以说,比拼数量我们也 不会输的。等你们的进攻舰队绕太阳一圈回到地 球的时候,会发现地月系已经成了一片遍布太空 垃圾的垃圾场。现在你们的能源供应已经遇到了 困难,造船厂也不可能完好无损。到时候你们不 可能建成足够数量的战舰来阻止我们。”

林克司令语塞,接着额头浮起一层细细的汗珠。

“这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完全不必要的损失。 几百万人的生命和数十年才能恢复的经济体系。”

“是的,比承认我们的主权国家地位、给予 我们在经济上平等待遇的损失要大得多。所以我 建议你们还是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一直在争取的东 西,其实不会给普通人造成任何损失,至于会受 损失的那些人,他们能承受得了的。”

“这太疯狂了科埃略,这不是你的风格。”

“每个人都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包 括你林克。比如你并不想打仗,是我把你拖进了 这场战争。”

“你冒着如此风险,只是为了转告我们,你 们准备鱼死网破吗?那好像不用你亲自前来。”

“当然不是。趁我的权威仍然牢固,我准备 做笔交易。我留在这儿,你们承认拉格朗日三号, 让我的同僚们结束军事管制,他们会按照地球上 的标准来改组政府。”

“你为什么非要来当人质呢?”

“林克先生,地球上的政治家们应该很快就能 明白为什么。为了打仗我们的人民正在受苦,假如 他们知道我们把本来可以改善民生的财富都用在了 制造军舰上,拉格朗日三号的社会秩序将无法维 持。只有我有能力承担如此的民愤,换了其他人, 他们将会不得不维持信息管制和军事管制,而管制要以外敌的存在为前提,那么战争就无法结束了。 我用我50年呕心沥血换来的威望来承担责任,失 去的最多不过是几百万人的爱戴而已。我会告诉拉 格朗日三号的人民一切是怎么回事,我的同僚们将 会改组政府,拉格朗日三号会变成一个正常国家, 我们会迎来人类世界的繁荣。”

“你也许知道,在地球上,我们都叫你们是 太阳背面的人。我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这种说法, 人们这么说仿佛是在暗示你们生活在见不得光的 地方,做着让人胆寒的事情。”林克司令擦了擦 汗,他知道此时联合国的领袖们一定已经在讨论 对策了。

“真巧,我们那里也这么叫你们。但是这种 叫法很显然不值一驳,因为太阳的背面仍然是光 明,对不对。”科埃略同样知道,只要联合国的人 还没有发疯,战争就会很快结束了。

结束

千里将军顺理成章地当选为拉格朗日三号全 民政府的第一届领导人。此时战争结束没多久, 但是关于科埃略将军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拉格 朗日三号上已经陷入了白热化的争论。有人说他 的冒险失败了,现在只能窝在地球当一个平民百 姓;而有的人认为他承担了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以使拉格朗日三号能够保持团结。对此争论,新 政府一直保持沉默。

而科埃略终于再次见到了50年未曾见过的月 光,还有50年未曾见过的墓碑。他总算可以忘却 过去的岁月,安享人生最后的时光了。或许,这 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作者简介

刘赫铮,笔名不满百,不再年轻的80后,科学 史硕士。科幻迷、足球迷、轻度军事迷、历史爱好 者。发表科幻小说、评论文章多篇,文章散见于《科 幻世界》《今日科苑》等。

上一篇:侦察蜂露西(节选)
下一篇:庭审纪实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