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18年第4期»创作研究»冰心与科普

冰心与科普

《科普创作》

乔世华

2018-12-15 14:44

冰心是儿童文学大家,对与儿童文学关 系密切亦有很大交集的科普创作一直投以关 注,甚至还试着写过这方面的作品。20世纪 50年代中国科幻文学出现了一次创作高潮, 冰心乘此东风于1957年写下有生以来第一 篇应该也是唯一的一篇科幻作品,即诗歌 《我们拜访了火星》。这是一首叙事诗,诗歌 主人公是一个中国孩子,他和日本、埃及、 印度的小朋友们一同乘坐着苏联航天员叔叔 开着的巨大宇宙飞船“稳稳地渡过了茫茫云 海”,来到了火星上,和火星上“许多举着 红旗穿着红衣的小朋友”见面:

我们和他们紧紧地握手,

我们和他们热烈地拥抱,

我们说:“我们是从地球来的小客人;

我们的发音虽然不都一样,

我们的名字却都叫‘和平’!”

这首科幻诗歌本身带有着那个时代的烙 印,既书写了追求民族独立解放的国家的儿 童的友谊,也表达了他们探索外星文明、渴 望和平的美好愿望。

冰心对科普科幻创作一直很重视,并有 相关中肯的评论。在为《1956年儿童文学 选》所作的序言中,她在综述1956年的儿 童文学创作时,特别提到了科幻新人迟叔昌:“科学文艺的作者中,今年添了一位迟叔昌。 他把科学知识极有风趣地融合在幻想的故事 里,很引人入胜。我们选了他和于止合写的 一篇《割掉鼻子的大象》。科学文艺作品是 极受儿童欢迎而应该提倡的,我们希望这支 队伍不断地扩大。”《割掉鼻子的大象》是迟 叔昌的处女作,能得到文学前辈的如此重 视,这给了迟叔昌很大鼓励,他由此走上了 专业科幻小说创作的道路。迟叔昌20世纪 70年代中后期赴日本定居,一直热心于中日 文化交流,1980年以巴金、冰心为团长的中 国作家代表团访问日本,他就参加了接待活 动。1990年,第二届宋庆龄儿童文学评奖会 召开,这一届评出来的获奖作品都是科普科 幻类的,获奖作家有郑文光、叶至善、潘文 石、肖建亨、张之路等,冰心因为行动不便 不能到会,但以书面发言形式向获奖作家表 示祝贺:“这一届得奖的作家们都是以儿童科 普小说和儿童科幻小说的文学形式,写出了 极能引起儿童兴趣,促进他们热爱科学和钻 研科学的精神,而终于成长为今日中国迫切 需要的科技专家。”

冰心关心科普科幻创作,也因此与一 些科普写作者、研究者结缘并建立了深厚的 友谊。20世纪60年代初,她在为《1956— 1961年儿童文学选》作的序言中如是说:“为 儿童准备精神食粮的人们,就必须精心烹调, 做到端出来的饭菜,在色、香、味上无一不 佳,使他们一看见就会引起食欲,欣然举箸, 点滴不漏。因此,为了儿童爱吃他们的精神 食粮,我们必须讲究我们的烹调艺术,也就 是必须讲求我们的创作艺术。”在写下这段文 字时,冰心其实想到的是高士其的儿童科学 文艺创作。冰心后来在《我是怎样被推进儿 童文学作家队伍里去的》中提到自己喜欢的 几个儿童文学作家时,就特别提到高士其对 自己的影响:“还有高士其同志以残疾之身, 孜孜不倦地为儿童写了几十年的精彩的科学 诗文,他的精神使我感佩!”高士其是冰心的 丈夫吴文藻先生在清华留美预备学校的同学, 比吴文藻小两岁。有一次,冰心生病住院, 大夫给出的化验结果是白细胞增高,冰心不 明白白细胞增高意味着什么。正好同是福建 老乡的高士其来看望冰心,高士其给出的解 释形象而生动,让冰心立刻豁然开朗:“白细 胞就相当于国家的警察,生病说明身体里发 生了动乱,这时候警察就多了。”1978年9月, 北京科普创作协会在北京成立,冰心、高士 其、林巧稚、张文裕担任顾问。其后几年里, 中国作协和中国科协的科普活动逐渐兴起, 冰心多次和高士其一起参加有关座谈会。一 次,中国作协和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和平宾馆 开座谈会,主题是科普应该培养青少年爱科 学、学科学、用科学的兴趣及如何创作出青 少年喜欢的科普读物。冰心应邀做了发言后, 高士其情不自禁地接话说:“你是文学家,你 的文章好,要帮助我们的科普作者。”冰心谦 虚地回答:“写科普必须有科学知识,必须要 有科学基础,我是外行,但我要学习,我以 后也要写一些科普作品。”1990年11月,冰 心应邀为《高士其全集》写序言的时候,就 再度把高士其比作厨师:“假如儿童文学作者 是儿童精神食粮的烹调者的话,那么,高士 其就是一位超级厨师!”“‘五四’运动的口 号,是‘民主’和‘科学’。高士其就是全心 全力地把科学知识用比喻、拟人等方法,写 出深入浅出,充满了趣味的故事,就像色、 香、味俱佳的食品一样,得到了他所热爱的 儿童们的热烈欢迎。”“高士其的儿童文学著 作,不论是文还是诗,都是科学、文艺和政 论的结晶。”“他的作品,如《菌儿自传》《我 们的抗敌英雄》《细菌的大菜馆》《抗战与防 疫》等,都是儿童科学文艺中的杰作。”“高 士其全集的出版,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希 望我国的青少年,多读高士其的书,学习高 士其精神,健康成长起来。”

科普作家、急救医学专家李宗浩是高 士其的学生,冰心和他在座谈会上认识,就 时常鼓励他从事科普创作:“你有这么好的 条件,要多向高士其学习,多写科普。你是 医生,要多关心他的健康,帮助他。还应该 发动周围喜爱文学的医生、护士,让他们也 有兴趣写科普,医学科普是大家喜欢看的。” 当得知李宗浩有主编《高士其及其作品选 介》的想法时,冰心马上表示赞成,还欣然 允诺为这本书作序:“你做这件事情是十分有 意义的,所以大家都很支持你。我给你写序 言,两周后给你。”两周后如约派人送来自 己用小楷毛笔书写的序言:

高士其同志是一位优秀的作家。他以诗 人的情怀和笔墨,为少年儿童写出许多流畅 动人的科学诗文,这在儿童文学作者中是难 能可贵的。

使我尤其敬佩的是他以伤残之手数十年 如一日坚持不懈地为少年儿童写作!这不是 有一颗热爱儿童的心和惊人的毅力,是办不 到的。我希望亲爱的小读者们,在读到这本 书时能够体会并且记住这一点。

李宗浩同志让我为《高士其及其作品选介》作序,病后腕弱,只能写到这里,不敢 说是作序,只是向高士其同志表示我的由衷 的同情和钦佩。

1998年高士其离世10周年之际,冰心 得知李宗浩又重新编辑出版了《走近高士 其》一书,还表示李宗浩做的这件事情很重 要。两个多月后,冰心就与世长辞了。

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是冰心的忘年之 交。叶永烈看到冰心早年在重庆为梁实秋祝 寿的一段题词中把梁实秋比作“鸡冠花”, 很是不解,遂复印了冰心的题词函寄冰心请 教。冰心在回信中做了解释:“为什么说他是 鸡冠花?因为那时还有几位朋友,大家哄笑 说‘实秋是一朵花,那我们是什么’,因此 我加上了‘鸡冠花’,因为它是花中最不显 眼的”,同时感慨“读了复印件,忽觉得往 事并不如烟”。叶永烈后来据此写了一篇文 章《访冰心》,发表后将剪报寄给冰心,冰 心用蓝色圆珠笔随手在白色便笺上写复函时 称呼小自己40岁的叶永烈为“永烈小友”, 虽然此时叶永烈已经年过半百了。


图1冰心1990年8月30日回复叶永烈的信件

四川省绵阳市科普作家汪志1993年担 任《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系列丛书主编时 大着胆子给素未谋面的冰心写信,希望她能担任丛书的顾问并为丛书题词,冰心不久就 寄来信件表示,“承约为《中国少儿科学小说 选》顾问,却之不恭,谨为顾”,并在另外 一张宣纸上用毛笔写下题词:“科学小说是引 导青少年走上科研之途的动力!”还在“冰 心”的署名下面盖上自己的印章。当年11月 在绵阳要举行“《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丛 书第一册首发式暨93绵阳科学小说研讨会”, 担任这次活动总指导的冰心早早写下“为搞 好少儿科学小说创作,要去熟悉少儿科学的 研究者”的题词寄给首发式和研讨会。汪志 到北京开会探望冰心时,冰心对他说:“您研 究科学小说,编辑《中国少儿科学小说选》 系列丛书,很好,很有意义。”还给他题词: “有了爱便有了一切”。

冰心有如此深厚的科普情缘,自然与她 谦和友善的人品、关心儿童健康成长、关注 祖国建设发展、心系科学有关,也可能是她 一直以来“医学情结”的自然流露。1918年 冰心入协和女子大学读理预科,当时一心一 意想学医,对于数理化的功课十分用功,成 绩也好。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她一下子 被卷进这场兴奋而伟大的运动中,因为写作 而耽误了解剖学之类理科的实习功课,只 好弃医从文,从此转入国文系专心从事文学 活动。到晚年回忆这段经历时,冰心还表示 自己也不清楚这是否属于“误入歧途”。但 她对医学一直心心念念倒是千真万确的,当 1981年《中国少年报》创刊30周年前夕, 在冰心应约给小读者所写的几句心里话中, 她用一半的篇幅表达了自己对医生和护士的 敬意,鼓励小读者热爱科学,特别征引了中 国的一句古话:“不为良相,必为良医”。

 

作者简介

乔世华,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 博士。

 

本文为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晚清以来中国儿童文学理论资料的收集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 18BZW143)阶段性研究成果。

上一篇:管窥“互联网+”时代的日本科幻
下一篇:音频科普的现状与展望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adv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