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20年第4期»创作研究»技术启蒙、类型化写作与多元化美学

技术启蒙、类型化写作与多元化美学

——2019 年儿童科幻小说创作述评

科普创作

姚利芬

2020-12-29 12:28

题记

人工智能、太空、外星人题材是2019 年儿童科幻文学创作的重点。对“儿童与机 器人”“儿童与外星人”等关系的构拟,有 助于培养儿童博大的生存哲学意识。科普型 科幻的重提、个性化写作的尝试丰富了儿童 科幻作品的样貌。伴随着作家数量、作品类 型、题材、风格的拓展,儿童科幻文学的商 业化写作倾向开始凸显。如何书写社会转型 时期的儿童精神生活内容的变化,是创作者 接下来的挑战。

2019年共有60余种中长篇、90余种短 篇原创儿童科幻小说出版发表,涉及40余 家出版社,近30家期刊。作品数量、出版 发表平台较以往稳中有升。这些出版社以中 央和地方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和科技类、教育 类出版社为主。一些出版社已将儿童科幻小 说当作一个重要的品牌来经营,设立专门的 科幻编辑部,依托科幻创作赛事,打造品牌 儿童科幻图书产品线,每年固定出版一批科幻图书。较有代表性的如中国科学技术出版 社的新锐系列、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时光 球系列、广西师范大学的神秘岛系列、希望 出版社的三点系列等。刊发儿童科幻短篇的 期刊涉及科幻类、科普类、纯文学类、漫画 类期刊等,《科幻世界·少年版》仍然是刊 发儿童科幻作品的重镇,其他还有《科学启 蒙》《东方少年》《课堂内外》《知识就是力 量》《漫客·小说绘》《科学画报》以及刊发 纯文学作品为主的《十月·少年文学》《中 国校园文学》等。

从2019年度儿童科幻小说创作的作者 群来看,出现了较明显的“位移”。除了像 杨鹏、赵华、马传思、陆杨、超侠、彭柳 蓉、徐彦利、小高鬼等有明确“儿童科幻作 家”身份的核心作家群之外,凌晨、江波等 以创作成人科幻为主的作家以及从事儿童纯 文学创作的作家、畅销书作家也自主地或是 在出版社编辑的策划组织下加入了儿童科幻 的写作阵营。境外作家也有力量注入,中国 台湾地区多年致力于中文科普科幻推广工作的叶李华、马来西亚儿童文学作家许友彬均 开始进军儿童科幻。

具有不同文化背景作家的介入丰富了 儿童科幻作品的价值体系和艺术准则,使得 2019年儿童科幻作品渐呈现出纷繁多元的面 相:有基于对科学与儿童关系的反思批判而 构织的温情、趣味兼具的科幻故事,也有将 科幻、探险、战争、悬疑等元素融为一炉的 游戏化超文本科幻。这两种创作分野与日本 以及西方一些国家关于“艺术的儿童文学”和 “大众的儿童文学”的划分遥相呼应。

2019年的儿童科幻小说题材除了继续 书写常见的异时空世界、克隆人、脑科学之 外,对人工智能的关注有所增加;人物塑造 多围绕几种典型的科幻形象——机器人、外 星人、克隆人、隐形人等展开,由此衍生出 对人工智能、超能力与儿童关系的探讨;儿 童科普型科幻开始被重提并得以发展。长 篇儿童科幻小说系列化、套书化出版现象明 显,不乏商业化注水之作。相较而言,短篇 科幻反倒涌现出不少佳作。

一、人工智能的儿童化书写

王泉根认为,“智人体”是幻想文学的一 类典型形象,主要存在于科学幻想文学中, 包括机器人、外星人、克隆人等形象[1]。人 工智能是继外星人、克隆人等常见的科幻题 材之后,于近年涌现的科幻文学创作热点, 也是儿童科幻近年来创作较为集中的题材, 主要围绕“人工智能能否变成拥有自主意识 的存在”“人工智能能否战胜人类”“人工智 能和人类共处的关系”“意识储存与转移的 可能”等思考展开故事的架构。儿童科幻作 品关注机器人对儿童的影响,对孤儿、亚孤 儿②、有自闭症的儿童等弱势儿童群体的生 活、学习介入弥补的可能性,拟想机器人的 介入对儿童人际信任安全感和心理健康等带 来的可能影响。

刘芳芳的短篇《来自他的父爱》写了患 有脚疾的“亚孤儿”小尼,先是父母离异、 父亲组建新的家庭,之后母亲因病去世,与 外祖父一起生活。父母的缺位使得少年小尼 家庭教育处于不充分或缺失的状态,外祖父 为了弥补这一缺位,给小尼打造了一名机 器人父亲——卢卡。卢卡的脑芯装有身为人 父的责任与意识,一步步带领小尼由原本孱 弱、自卑的小男孩逐渐成长为一名真正男子 汉,小尼与卢卡的关系也经历了拒绝—被迫 接受—融洽相处的过程。小说刻画了聪明可 爱的机器人形象卢卡,他对小尼的教导既有 程式化的责任感,又不乏温暖动人的情愫。 这篇小说是同类作品中的佳作,但美中不足 的是,小说的前半部分结构略显失衡,花太 多笔墨铺叙了小尼的家庭背景。

陈茜的《道格的秘密》以抽丝剥茧的“破 谜”之笔层层切入,少女一雪到最后发现真 相:由病转好的金毛狗玩伴道格、陪伴自己多 年的父母均为仿真机器,而亲生父母早已在一 雪幼年时的一场车祸中去世。作者“安排”一 雪对这一切选择了接受——“她才不在乎他们 皮肤下是血肉还是金属呢,他们是陪她长大 的人,有无数共同的回忆,将来还会有更多。” 小说中的仿真机器人与自然人类并无二致,几 乎可以完美地成为人类的替代品。

丙等星《“忠实的”伙伴》是一篇饶有 趣味、耐人寻味的作品。小说围绕少年儿童 与机器人玩伴的关系展开构思,构想了当机 器人玩伴作为一款儿童玩具类的产品被普 及,会发生怎样的链条反应。小说塑造了萧镜与唐轩这对因隙而疏的朋友,萧镜有了父 母赠送的机器人玩伴小鹏后,一度沉迷其中, 小鹏能在语言和行为上刻意讨好主人,让人 觉得它是世界上最棒的朋友和伙伴。直到某 一天,萧镜得知这款产品的负面效应:使用 者会过度沉迷于这款产品所构建出来的所谓 顺畅自如的讨好型虚拟世界,甚至逐渐丧失 在人类社会中的社交能力。相比自然人类的 复杂情感,与电子产品交流显然会轻松很多。 作品富于哲学思辨意味,思考了人类与机器 的一种关系型:人类自以为拥获“机器挚友” 之际又何尝不是被机器反控制之时?

攸斌《我的神秘同桌》刻画了“我”智 商高、情商低、不懂变通的机器人同桌杜小 度。该作者的另一篇作品《智“逗”机器 人》写了机器人与人较量的小故事,机器 人在脑筋急转弯、魔术等“把戏”上败北于 人。两篇故事充满谐趣,隐含共通的设定是 机器人变通性不够,不可能全然超越人类。 除了专以机器人为主角来塑造的作品外,还 有一些作品将机器人当成一种推进情节进展 的符号性装置。何涛《唤不醒的机器人》借 一个因不满地球生态恶化而自我关闭、若干 年后被唤醒的机器人的视角,表达了对生态 环境向好的惊异感,也隐含了对当前地球生 态恢复的期冀。

长篇小说对人工智能的书写多结合历 险、侦探、战争等元素展开。姜永育的《大 战超能机器人》讲述了机器人金刚不满于人 类的奴役,背叛策反,与其创造者杰姆博士 斗争的故事。机器人金刚外表看上去与人类 无异,具备了人类独立思考、对各种事物做 出判断和应急反应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还拥 有了智慧和情感,它对人类主人的叛逆和反 抗的形象俨然如孙悟空一般跃然纸上。姜永 育的作品富于理趣,致力于讲好精彩的科普 科幻故事,不太重视人物形象的刻画以及心 理、情感描写。

《开心机器人》系列是科幻作家凌晨2019 年度的作品,也是其类型化写作的尝试,包 括《神秘机器人》《黑暗大冒险》《重返旧时 光》三部小说。该系列主要人物是三个性格 各异的五年级学生,好脾气的徐小胖、学霸 张小磊、小霸王宋东。这与致力于儿童文学 类型化、商业化推广的杨鹏的模式化设定一 致:一般设计三名少年人物形象。《开心机 器人》中的三名儿童无意中闯入“未来无限 智能机器人制造基地”,利用带回的零件组 装了名为“开心”的机器人,它可以像变色 龙一样随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自身的形状和颜 色,且智力在不断增长。三个孩子跟随开心 经历了外星旅行、穿越时空,将报废的汽车 改造成低空高速飞行器等,游历了未知世界。 小说的情节设定符合类型化儿童科幻作品的 一般模式:因某种契机,主人公获取超能力, 或拥有了具备超能力的玩伴,由此开启历险 之旅。

马来西亚作家许友彬创作了人工智能科 幻三部曲《听说你欺骗了人类》《醒来还能 见到你吗?》《你在我的宇宙里仰望火星》, 其中前两本已由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于2019 年引入出版。该系列作品围绕儿童的家庭、 校园生活设定了AI母亲、AI保姆、AI秘书 形象,与不同境况的儿童相映成趣:童童与 AI妈妈,AI保姆杏仁与孤儿甄聪明、甄美 丽,小学生米糊与AI秘书,由此,探讨人 工智能技术可能给孩子成长带来的影响。该 系列小说将温情、悬疑、幻想等要素融在一 起,故事较为吸引人。相关题材的作品还 有牧铃的《智能少年·心灵大盗》《智能少 年·人脑联机》、王勇英的《雪山上的机器 人》等。

二、长盛不衰的外星人书写

太空题材是科幻作品中的经典类别,亚 瑟·克拉克(Arthur Clarke)、艾萨克·阿 西莫夫、拉里·尼文(Larry Niven)、罗伯 特·海因莱因(Robert Heinlein)、波尔·安 德森(Poul Anderson)等科幻作家均有经典 太空类作品问世。这些小说多描绘精彩曲折 的太空历险,体现了深刻的探索宇宙的精 神。外太空以及外星人是儿童科幻创作中 经常书写的元素,2019年儿童科幻小说相 关主题的中长篇代表作有江波的《无边量子 号·启航》、彭柳蓉的《我的同桌是外星人》、 杨鹏主编的《大战外星人》(国际版)、小酷 哥哥的《神奇猪侠:外星人入侵地球》、杨华 的《少年、AI和狗》等。短篇有赵华的《除 夕夜的礼物》《阿尔法泡泡》、刘芳芳的《倒 着生长的星球》、翟攀峰的《恐龙星球》、陆 杨的《萨嘎星的蚂蚁人》等。

《无边量子号·启航》是江波初试儿童科 幻的一次尝试,以他擅长的太空歌剧叙事展 开。故事从一场发生在22世纪全球性的毁 灭开始,人类被艾博人工智能几近灭绝,幸 存的人类被迫离开地球,进入太空生存。他 们的第一站,是建设太空城和火星基地。少 年李子牧和阿强在这种背景下登场,他们通 过月球上的深井测试,赢得了成为无边量子 号实习船员的第一关考验,后又经过射击考 核、快速反应、飞梭驾驶、迷宫穿越、诗歌 背诵等数轮考验,终于成为代表人类出征第 二地球的一员。该小说显然受到了《安德的 游戏》(Ender’s Game)设定和架构的影响, 因袭痕迹较为明显——遴选出优秀的儿童出 征,率领人类舰队对抗虫族/邪恶的人工智 能。不过,江波对太空题材的科幻故事显然 驾轻就熟,想象汪洋恣肆,在主打软科幻的 中国原创儿童科幻作品中,为不可多得的硬 科幻作品。

杨鹏主编的《大战外星人》(国际版) 系列是国内作家首部与国外儿童文学作家、 科幻作家联合创作的具有全球化视野的儿童 科幻作品,意在尝试新的童书产业化路径。 国际版的作者是由杨鹏及其团队从世界儿童 文学作家和科幻作家中挑选出来的15位组 成的创作团队,2019年推出的国际版是作为 同名书系的第二辑推出的。此次推出的国际 版由来自美国、英国、博茨瓦纳的5位作家 创作而成。小说延续第一辑杨鹏国内版的主 题,围绕“外星和外星人”“保卫地球”“保 卫人类”展开叙事。每本作品的主人公都是 11~15岁不等的孩子,他们不但拥有对抗外 星人的超能力,而且智慧、勇敢、团结、有 责任感。塑造这样一群拯救地球的少年英 雄,无疑暗合了每个孩子内心深处潜藏的英 雄情结。杨鹏早在2015年就在北京师范大学 出版社推出了《大战外星人》,2018年,该 套书系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再版。杨鹏多 年来一直致力于儿童文学的“大众化”“类 型化”写作,充任儿童科幻文学“商业化” 运作的“急先锋”,其做法成效显著,也招 来不少非议。此次尝试的积极意义在于,一 定程度上丰富了儿童科幻文学的品种结构。

彭柳蓉的《我的同桌是外星人》是写给 低年级儿童的科幻童话,类型化构思明显。 作者将科幻元素与校园生活和家庭生活相结 合,讲述一个外星小男孩在地球的经历以及 与一个普通的地球小女孩之间的一段特殊的 “星际友谊”。主人公是名叫朵朵的7岁小 女孩,她与自来潘多拉星球的阿尔法既是邻 居,又是同班同学,还是好朋友,在阿尔法 的带领下增加了许多新鲜有趣的体验:星际 旅行、到月球上玩、合作变魔术等。外星男 孩阿尔法在作品中是近乎魔法师的形象,具 有不断制造惊异感的能力。而他与地球人之间基于不同背景的相互审视,造成了审美上 的间离效果。

实际上,很多标为“儿童科幻小说”的 作品,尤其是以中低年级为读者对象的作 品是科幻与童话的杂糅,即为科幻童话—— 一种交叉混合性幻想文体。小酷哥哥的《神 奇猪侠:外星人入侵地球》讲述了偶然吃掉 无限神果的安小帅,突然变成了一个长着猪 头的人,拥有了千变万化的神奇技能,惹来 了潜入地球的外星人的注意,由此引发一连 串的故事。在该作的故事链条中,“无限神 果”的设置具有夸张性和神奇性,符合童话 的文体特质。台湾儿童科幻作家黄海认为, 儿童科幻作品,十之八九为科幻童话③。首 先,幻想的边界性并非截然清晰的,而是模 糊的、漫漶的,甚至经常是溢出边界的;其 次,面向中低年级的作品中科幻童话居多, 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易理解繁复的科学 设定,重趣胜于理,因而也不需要详尽叙述 情节背后的科学支撑,这也导致儿童科幻作 品中的“黑匣子”比比皆是。沐沐的短篇 《记忆碎片》,写到克隆体为了拯救地球,以 飞船撞向小行星的情节,作者并未交代是如 何撞击的,究竟能否改变小行星的轨迹?这 种设定不在于“理”,更多是为了服务于故事 情构思。逻辑上的断节牺牲了科学性,导致 故事叙事的随意性增加,但也使得故事读起 来有随时可能爆发的惊喜感。

赵华在众多儿童科幻作家中一直显得 很特别。这种特别基于两点:一是他的作品 极为关注弱势群体,经常设定一个相对完满 的结局,《猩王的礼物》中的脑瘫儿加西亚、 《外星瞳》中的盲女贝蒂等皆是此例;二是 作品的背景设定尤为钟情于他的故乡,选定 西北贫瘠乡村,多以贺兰山为坐标,如《除 夕夜的礼物》《世界第一朵花》等故事的发 生地均为西北贫瘠干旱的简泉村,这种安排 无疑增加了叙事的惊异感,也是作者在科幻 书写中的中国化尝试;三是他的科幻作品既 非类型化、商业化创作路线,也不汲汲于对 科技感的追求,更侧重人物情感的刻画与描 写,这与他以主流儿童文学作家的身份切入 科幻写作的路径也有关系。外星人在他的作 品中更多是推进故事发展的辅助性元素,他 的短篇《除夕夜的礼物》《来自波江座》构思 相近,均写到了误入地球的外星人,赵华无 意于深入外星生命群落去探求可能的链接与 逻辑关系,他更多将其视为一种闯入式的异 己力量,笔墨更多倾注于地球生命,探索地 球生命与外星力量的关系。

三、儿童科幻书写的多元化尝试

2019年的儿童科幻创作除了围绕上述两 种习见的科幻题材展开创作外,还出现了拆 解科幻构想、极富科学思辨意味的科普型科 幻作品。该类作品门槛较高,要求创作者有 坚实的自然学科知识背景,刘慈欣对于科普 型科幻这支“消逝的溪流”一直大力提倡[2]。 台湾科幻作家叶李华多年从事科普科幻的推 广工作,近两年开始着手原创儿童科幻小说 的创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理论物理博士 的学科背景,加之自幼饱受科幻的浸润,使 他的创作充溢着浓郁的理趣。他在2019年 发表了《独树一帜》《隐形奇案》《生日礼 物》《爷爷的心事》《明明知道》5个短篇儿 童科幻作品。《独树一帜》写了“我”在与 爸爸妈妈的共同讨论中,如何分别围绕太 阳、小行星、导航卫星构织一篇合格的科幻 小说的故事。其中“爸爸”是科学家的形象,不断纠正并引导“我”往一篇标准的科 幻小说的方向去构思。该篇小说将科幻构思 层层拆解,有一种反叙述化倾向,即把叙事 行为作为被叙述的对象,讨论如何构思、铺 陈情节。综合来看,叶李华的小说有着坚实 的科学理论支撑,多以人物对话推进,充满 对硬核科学思辨的乐趣。然而,这种不重情 节推进、矛盾冲突、对话录式的写法,也导 致了小说的弱情节性,而其中的知识块则需 要读者具备一定的知识储备方能消化。

如果依据面向的读者年龄段对儿童科 幻小说进一步细分,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作 品是以小学阶段7~12岁的儿童为潜在阅读 对象而创作的,该类作品大多具有溢出边 界、卡通化、童话化、游戏化、商业化的倾 向。面向13~17岁读者的少年科幻作品数量 较少。马传思近年涉足少年科幻的创作,佳 作频出。2019年出版的《图根星球的四个故 事》《蝼蚁之城》均是他写给少年读者的科 幻小说。《图根星球的四个故事》由四个小 故事组成,更像一个有象征意味的科幻寓言 故事。少年马塬、雌性图根人“艾玛”、壮 年期的“士兵”、老年图根人“萨布”、智能 生命“后羿”各代表生命的不同阶段,小说 以这几个人物的视角,讲述了他们各自关于 “寻找”的故事。现实在几个人物各自的想 象中幻化成了一个颇具荒诞派戏剧的叙述情 境,在互文互融中构织成复调的关于信仰的 言说。马传思一贯坚持将其对生命的思考融 入到创作之中,他的小说沉潜而诗意,结尾 常常步入卡尔维诺式的轻逸之境,试图解构 因思考带来的沉重感。

超侠于2019年推出新作《功夫恐小龙》, 讲述了未来世界因环境极度破坏引发灾难, 垃圾场长大的野孩子小龙接受孔新子的指 导,野性渐收,为了改善环境,获取更多的 食物供给村民们,前往垃圾山峰鬼蜥洞寻找 能源的故事。小说将科幻、悬疑、武侠、冒 险等元素融为一炉,具有热闹、游戏、大 话、戏仿的超文本狂欢化叙事特征。其作胜 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整体叙事稍显粗疏。 小说善用悖论式叙事策略设置情节:烤猪会 说话、克隆孔星子和天宇恐龙、小孔星子复 活了、天上掉下一堵墙、穿过村主任的躯体、 恐怖的山路、能吞掉恐龙脑袋的大嘴巴…… 悖论是有意识地在叙事文本中将两个相互对 立的主题(观点)、表现手法、叙述方式等共 时态地呈现出来[3],从而造成一种矛盾、荒 谬的镜像,有助于增加阅读的参差体验。

书写新科技、新发明在当前生活的应用 并描述其产生影响的“技术型科幻”,是新 中国成立之初的主要科幻类型。在2019年 的儿童科幻创作中,仍然在延续着对科技发 明式科幻的书写传统,刘金龙的《我的魔法 笔》《会发热的发卡》均为这一类型的科幻。 此外,小高鬼、徐彦利等水平较为稳定的 儿童科幻作家,也均有新作推出。小高鬼的 《完美缺陷》为儿童构织了变身“超人”的 梦想,通过服用药物获取超能力,进而实践 超能力,不过,这类“超人型科幻”大多不 再止于“十七年时期”对科学的膜拜,而是 在变身超人后转而反思其负面作用。

四、儿童科幻创作的症结、反思及走向

综合来看2019年儿童科幻的创作,人工 智能、太空、外星人题材仍是儿童科幻文学 选题重镇,这对主流儿童文学一直过于强势 的“儿童社会”和“人与人”的关注未尝不 是一种反拨与开拓。对“儿童与机器人”“儿 童与外星人”等关系的构拟,有助于培养儿 童博大的生存哲学意识。科普型科幻的泛起、个性化写作的尝试也让我们看到儿童科 幻更多可能的空间。不过,伴随着作家数 量、作品类型、题材、风格的拓展,也出现 一些需要警醒的态势及反思的症结。

首先是商业化、产业化创作模式凸显。 由于科幻近几年趋热,不少主流儿童文学作 家、畅销书作家、媒体从业者等纷纷加入儿 童科幻文学创作中。类型化创作无疑是最易 模仿的一种路径,诚如杨鹏所言,类型化的 文学作品,由于数量庞大,结构简单,重创 意而不重文学性,是一种格式化的写作,更 容易衍生模仿[4]。如此,出现大量披着科幻 外衣却缺乏创意、雷同化的构思也不足为 奇,这种趋同化写作使得科幻故事呈现平面 化、碎片化、快餐化的特征,科幻不过是开 启狂欢和游戏的装置。故事中的儿童形象塑 造标签化、脸谱化,尽管其对儿童的主体性 (冒险精神、超人之力等)极力彰显,但始终 缺乏撼动人心的力量。遗失了童年精神中本 质意义的审美品质,人物形象的内涵是概念 化、虚空的,缺乏把人带往更高境界的精神 力量[5]310。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商业化写作、 产业化IP打造在儿童科幻创作中的扩大化趋 势,这种商业化意识变成作家、出版商、文 化经纪人以及广大读者都乐在其中的集体意 识,会进一步挤压其他类型的生存空间。

其次是科幻想象创新性不足,科幻的核心构思、科幻原型等方面因袭痕迹明显。在 2019年的科幻故事中,很容易找到对《盗梦 空间》《隐形人》《机器猫》等欧美、日本习 见科幻元素的模仿,也不难见到趋同化的构 思。这一方面是类型化创作的影响,另一方 面与作者创作价值取向、科学想象力不足有 关。在通俗性、消费性儿童科幻文学作品中 的因袭现象较为常见,文本营造的气氛浅显 而喧嚣,科幻意象可以被随意拼凑,接近现 代传媒学中所说的“拟像”,最终成为失去 所指的能指,漂浮的能指[5]310。读者阅读这 类作品,无法体验到科学所带来的思维上的 乐趣以及崇高的美感,祛除了理性的束缚, 看似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儿童,但是,这种 漂浮又在很大程度上让儿童失去根基[5]310。

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紧抓当前的科技 发展开拓创新,创造出新的具有中国儿童特 色的科幻构思,需要创作者切入当下儿童生 活情境。当作者步入科幻特定的时间和空间 时,如何切入儿童生活的“当前时间”,从 而引导读者认识到他们当前的生活状态的变 动、重构与复数化?科幻作家应当如何书写 社会转型期时的儿童精神生活内容的变化也 许是接下来的挑战。

作者简介

姚利芬,中国科普研究所创作研究室助理 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科普科幻创作。

参考文献

[1] 王泉根,赵静.儿童文学与中小学语文教学[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2006.

[2] 刘慈欣:大力发展儿童科幻和科普型科幻避免把美国科幻衰落的原因当成经验汲取[EB/OL].(2019-11-03) [2020-03-21].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1103/c404080-31434489.html.

[3] 李遇春.悖论中的《扎根》和《扎根》中的悖论[J].小说评论,2005(4):45-49.

[4] 李学斌.沉潜的水滴:李学斌儿童文学论集[M].北京:接力出版社,2009.

[5] 吴其南.成长的身体维度——当代少儿文学的身体叙事[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7.

①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科幻小说在中国的译介及影响”阶段成果(项目编号18BZW145)。

②“亚孤儿”由徐夫京提出,指“父母双方有一方死亡、服刑或丧失劳动能力,另一方放弃抚养责任,组织了 新的家庭,由孤寡老人代养,事实无人抚养的儿童”。

③此为黄海与笔者交谈时所提及的观点。

上一篇:作为诗和科幻的科幻诗
下一篇:新世纪以来刘慈欣科幻小说研究述评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全国青少年科学创作活动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