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每期目录»2020年第1期»创作研究»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研究综述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研究综述

《科普创作》

任雪山

2020-04-12 23:33

刘先平,1938年出生于安徽省肥东县, 我国当代著名文学家。1997年荣获全国“五 个一工程”奖,2003年荣获国家图书奖, 2010年获得国际安徒生文学奖提名,以大 自然文学创作而享誉国内外,被尊为“大自 然文学的开拓者”。他的《云海探奇》(1980 年)、《呦呦鹿鸣》(1981年)、《千鸟谷追踪》 (1985年)、《大熊猫传奇》(1987年)等系列 长篇文学作品,开启了中国当代大自然文学 的序幕,预示了一个新的文学时代的到来。

自改革开放以来,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 创作越来越受到读者的喜爱,日益引起学术 界的瞩目。纵观其40年的大自然文学研究, 虽然涉及不同方向,又受到各种理论方法的 影响,但主要表现在大自然文学的兴起、定 位、特征、主题、创作风格、美学形态、价 值、教育意义八个方面。

一、大自然文学的兴起

中国自古就有大自然文学,但现代意义 上的大自然文学的兴起,却有自己独特的历 史条件与现实背景。黄书泉认为古代并没有大自然小说,20世纪80年代的作品也只是 准大自然小说,直到20世纪90年代,“随 着人们对全球化与现代性问题认识、讨论的 深入,特别是随着人们生态意识、环保意 识、绿色意识、可持续发展意识、精神家园 意识的增强”[1],真正的中国大自然小说才 诞生。唐先田认为现代意义上的大自然文学 与传统的大自然文学不同,除时间上的差别 之外,更重要的在于“它是人类、是当代文 艺家对自身生存危机认识和反思的结果,是 作家、文学家对人类终极关怀的结果”[2]。 斑马另辟蹊径,从历史深处寻找原因,他 指出刘先平的作品是对20世纪60—70年 代“以往模式的更深刻之反思与洞察,那就 是注意到了老是钻营在‘人与人’之际的某 种历史恶果,以及注意到了试图打开‘人与 自然’之大世界的治本导向和文学策略的 另一方向”[3]。大部分研究者都提及20世纪 80—90年代国外轰轰烈烈的环保运动以及 国内生态环境日趋恶化所带来的双重影响, 而未注意到“大跃进”时期全民为了大炼钢 铁而砍伐山林造成的自然灾害也是大自然文 学兴起的背景之一。

二、大自然文学的定位

刘先平自2000年正式举起大自然文学 的旗帜,且拥有多年的大自然文学创作经 验,大家基本认同他是中国现代大自然文学 的开拓者,但对于大自然文学的归属看法不 一。由于刘先平前期作品属于“大自然探险 系列”且有很强的知识性,因此陈伯吹称之 为“科学探险小说”[4]。黄书泉认为,刘先 平的小说既是儿童文学,又超越儿童文学, 是为了满足今天儿童的精神需求的新探索, “刘先平将直接反映和描写大自然与儿童成 长主题有机地融合到一起,完成了从传统儿 童小说到具有大自然文学特性的现代儿童小 说的转变”。吴尚华不太赞同大自然文学的 提法,他认为大自然文学只是“当代生态文 学书写的一种独特形态”[5]。谭旭东对大自然 文学的界定有不同看法,早期是儿童文学、 动物小说之类,后来又归入了生态文学,最 后确认它是一种独立的文体形态,这充分反 映出大自然文学的文体定位,还有一个逐步 接受认知的过程,包括大自然文学与生态文 学、自然文学、绿色文学等之间的界限划 分,有待继续研究。

三、大自然文学的特征

大自然文学的文体特征研究比较充分, 基本揭示了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总体风格和 面貌。张耀辉是最早全面评价刘先平作品的 理论家,他在《安徽儿童文学创作纵横谈》 一文中盛赞刘先平的《云海探奇》《呦呦鹿 鸣》《千鸟谷追踪》系列作品,张先生指出 刘先平小说有三个特点:一是语言明白晓 畅;二是具有知识性、科学性;三是塑造了 动物、科学工作者、少年儿童等文学形象, 可谓概括准确。王泉根《解读刘先平和大自 然文学》一文从三个方面进行了探讨:由人 类中心论到地球中心论的价值取向;直面 现实、基于忧患的美学取向;跨文化、跨代 际、跨文体的艺术取向。谭旭东总结为三 点:一是小说、散文、科学笔记、考察报告 等融为一体的跨文体写作;二是从人本主义 到生态主义的艺术立场的转移;三是由生活 到大自然的视野拓展[6]。后来在《大自然文 学的特点与价值》文章中又扩展到七个方 面:探索姿态、现代观念、内涵追求、形式 创新、审美趣味、文化风格、读者定位。吴 尚华概括为两点:一是表现原生态的自然, 而不是人化的自然;二是通过人对自然的体 验而非想象来展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赵 凯归纳为三点:首先在于艺术空间由儿童到 成人的开拓;其次是文学观念由人类中心主 义到生态整体主义的演变;最后是文体上由 单一叙事到多元叙事的转变。韩进从五个方 面考察:以大自然为题材,以生态道德为主 题,综合小说、诗歌、散文、童话、故事等 为一体的文学样式,以青少年为主的广大受 众群体,以现实主义为主的创作风格[7]。汤 锐总结为四个方面:一是顺应时代潮流的生 态主题;二是扩大青少年认识视野的自然科 学知识;三是可读性极强的故事情节;四是 美育效果鲜明的艺术个性和民族风格。这些 特点表明:“刘先平先生的长篇系列探险小 说融文学性、科学性、趣味性于一体的美学 追求,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今儿童文学创 作健康发展的方向。”[8]总体而言,知识性、 科学性是刘先平作品的突出特征,而这一特 征的基础源自刘先平40年的大自然科学探 险考察,真实深切的体验与第一手资料,造就了刘先平作品的厚重底蕴与科学之美。


图1  《大熊猫传奇》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6年4月)

四、大自然文学的主题

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是大自然文学永恒的 主题。这是刘先平着力书写的部分,也是许 多研究的重点。孙迪把刘先平作品的审美属 性归为自然之美,称其有三大突破:一是文 体的探索;二是大自然本位;三是人与自然 的终极关怀。从主题来看,他也认为刘先平 的作品以自然为主题,自然在他那里已经不 是附属,而是真正的主体。从本质来看,其 作品是真正以儿童为本位,充分信任儿童。 作者盛赞刘先平的大自然儿童文学“大胆创 新不仅使人产生耳目一新的感觉,更能为读 者带来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与神秘感,使读者 与作者一起欣赏大自然的壮美与奇异,也能 一起思考天人合一的审美理念”[9]。刘李娥 称赞刘先平出色的大自然文学写作:“将描写 自然界与探索孩子心灵的奥秘巧妙地融合,让孩子们在大自然中自由地抒发美好的天 性和创造性,流露出人与自然动物的和谐关 系。”[10]田媛特别关注刘先平儿童小说中的 生态意识。她充分分析了刘先平小说以动物 为本体的形象书写,表达了对自然的赞扬、 赞美与崇拜,充分体现自然的智慧和灵性, 让人惊叹自然造物的美妙。同时,也对人类 几十年来造成的自然环境的恶化进行生态控 诉和批判,塑造了一种与人类中心主义相对 的生态本体观,“为生态理念的提倡、生态危 机的警醒、生态知识的普及、生态文明的构 建做出自己的贡献”[11]。

五、大自然文学的创作风格

创作风格的形成是一名作家成熟的标 志。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一开始就呈现出多 学科融合的特点,这也符合自然本身共生共 荣的特征。蒋风称刘先平的文学创作“将儿 童情趣、动物生态和科学探险融于一体,以 创作风格的独特而引人注目”[12]。韩进说大 自然文学是“以科学探险融为契合点,将纪 实与审美相融合,使得他的作品融知识性与 科学性、探险精神与儿童性、生存意识与爱 国情愫于一体,具有很强的生命力”。谭旭 东也说:“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虽然经历了 由最初的大自然探险小说到纪实散文的转 变,其最成熟的样式属于纪实散文体。但 它吸取了多种艺术养分,不但把散文、小 说、传奇故事、探险小说、报告文学等元 素吸取进来,还包含了哲学的思考、诗性 的关怀与科学的研究,也有多种文学的、 文化的、科学的信息交汇。这是一种真正 的‘跨文体写作’,‘互文性写作’。”[13]吴 琼从文体、语言、形象、视角四个方面讨论了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艺术风格:一是融合 了探险小说、纪实散文、传奇故事、报告 文学等不同类型兼收并蓄的文体风格;二 是严谨朴实又生动有趣的语言风格;三是 充满顽强蓬勃的生命力的动物形象;四是 回归本真的儿童视角。[14]

六、大自然文学的美学形态

阳刚与阴柔是美的两种基本形态,程虹 也提出“自然文学是优美和壮美的联姻”[15]。 刘先平作品在兼具二美的同时,更多地呈现 出一种阳刚之美,也就是康德所谓的生命崇 高之美。不管是江晓天提及的“冒险精神”, 还是陈浩增所说的“探险精神”,体现的都 是阳刚之美。浦漫汀对此有细致分析:“作 品通过搏斗、猎杀所展现的生命的光华既有 残忍霸道的一面,又有机智、悲壮的一面, 清晰地显示了生命的可贵与壮美。”钱念孙 认为这是刘先平作品与其他动物小说相比独 特的美学追求:“即通过表现动植物世界近 乎残酷的现象,揭示和讴歌生命力量的伟大 和顽强。”董国艳把刘先平作品的阳刚之美 解析为两个方面:首先是自然生命力成长的 震撼;其次是生命抗争过程所展现的顽强, “这种动物世界真实存在的弱肉强食、优胜 劣汰的生存法则带来灵魂的震撼,让人领 略它们生存的残酷和不易,真切感受它们生 命的灿烂和壮美”[16]。

七、大自然文学的价值

谭旭东对刘先平作品有深入的解读,他 重点分析了大自然文学的四重价值:第一, 重构文学空间,推动文学的多元发展;第 二,推动生态道德教育,扩大文学的社会张 力;第三,有助于认识大自然,引导生态文 学创作走向现代化;第四,张扬青少年的想 象力,培养青少年的探索精神。雷鸣从写作 方式、伦理维度、人性塑造和文体创造四个 方面阐释了大自然文学的意义:一是以“在 场”代替“虚构”的写作方式;二是把伦理 的主体由人扩展到大自然;三是由征服者到 守护者的人物类型塑造;四是多种文体的跨 越与融合[17]。王治浩对刘先平作品的审美效 果进行了精彩的总结,他把刘先平的大自然 文学与科幻儿童文学、青春时尚儿童文学相 并列,高度评价其东方之子系列作品“有意 地以探险的姿态,突破过去儿童文学以‘童 心’‘童趣’‘儿童生活’为创作基点的模式, 将读者的视线引入更为广阔的自然空间,让 他们在感受大自然丰富多彩的同时,实现对 人类根性的寻找和对人类诗意生存空间的追 寻,无疑实现了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的沟通, 在儿童与成人之间建起了一个公共的审美空 间”[18]。王胜蓝研究21世纪十年本土原创 儿童文学畅销书带来的积极影响时,高度评 价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生态价值:“在强调生 态平衡及自然保护的同时,以动植物的生态 圈作为基本的创作背景,歌颂生命行为的英 雄气概与美学价值,将自然界阐述为整个生 命的循环。”[19]张金梅认为刘先平的系列作品 “将知识性、趣味性、真实性与奇妙性融为一 体,向读者提供信息量相对密集的科学知识 的同时,又引导读者热爱大自然、热爱艺术, 激发幻想力,开拓创作的源泉”[20]。

八、大自然文学的教育意义

丰富的长期野外探险经历,使得刘先平 作品的知识性、科学性特别突出,这也是被 研究者和读者普遍称道的。张耀辉说:“小读 者读了他的小说,大开眼界,学到了科学知 识。”[21]李正西也说:“读了他的长篇小说, 我们会被其中丰富的动植物知识吸引,丰富 的学识和知识增加了他长篇小说的文学性、 知识性和趣味性。在他的长篇小说中出现的 动物就有100多种……植物品种更是五彩斑 斓、美不胜收。”

对于青少年来说,学到知识的同时也 培养了自然观和科学精神,正如金炳华所 言:“这些作品对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 者树立正确的自然观和科学精神,增加对祖 国大好河山的热爱,都能够起到潜移默化的 作用。”成长教育不只是知识的教育,还包 括情操教育、审美教育等方面。刘先平“大 自然文学”“既寓教于乐地教授孩子们科普 知识,培养审美情操,又将道德追求和人生 修养以故事的形态展现给儿童读者。这一时 期作品,摆脱了古老的学理说教和枯燥的背 诵,转而以美誉①和艺术功底作为铺垫,在 给孩子施以无微不至的人文关怀的同时,力 扬永恒价值的追求”。

呼唤爱心是大自然文学的一贯追求。王 泉根教授所说的“既呼唤着人心向动物世界 的开放与对话,着力在孩子的幼小心田播撒 爱的种子,又在回归大自然中构建出人与 动物友善和睦,携手共建地球家园的绿色 憧憬[22]”。邓琴主要探讨了刘先平大自然 文学对儿童生态观的培养,具体体现在三 个方面:一是陶冶自然审美情趣,培养和谐 整体观;二是揭示人与自然的关系,提高认 知能力;三是培养学生主体意识,树立正确 的价值导向[23]。

由于刘先平描写的自然世界多来自亲 身的野外探险,很多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知 识,因此给青少年无限的启发,作者“从 各个不同的侧面描写了儿童黑河、望春、翠 杉……由喜爱动物、保护动物到自觉地立志 科学考察、献身科学的过程,写出了他们或 机警、或勇敢、或调皮的不同个性和富于幻 想的心灵世界。这对启发广大儿童读者幻想 的头脑起到了引导、激发的作用”。“更可贵 的是,他在小说中塑造了王阳陵、方玲、赵 青河等具有百折不挠的献身精神的科学工作 者形象,可作为小读者学习的楷模”。

教育的方式多种多样,既有道德式的说 教,也有形象生动的感染,刘先平大自然文 学显然属于后一种,“所有的教育都不是苍 白无力的说教,不是一些居高临下的指点, 而是用了很多生动的、感人的、让我们潸然 泪下的故事。这些故事不仅能让我们的孩子 尊重自然,自觉地学习如何与自然相处,让 青少年对我们的国家不仅有地理的认识,更 有责任的意识”。

在总结大自然文学创作40年成就时, 谭旭东把大自然文学与科幻文学、动物小说 并列为新时期之初和20世纪90年代的三大 类型,称“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呈现了独特 的风格并成为这一个阶段的艺术标志”,并 从四个方面阐释了自己的观点:一是刘先 平大自然文学创作时间早;二是具有引领 性,有一大批作家追随;三是与动物小说、 自然书写等文学合流;四是与生态文学、 绿色文学和环保文学相呼应,“形成了一种 对生态进行批评、由文学的人本主义到生 态主义的自然文学创作潮流”[24]。雷鸣认 为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创作“为当代文学的创作提供了一种新的话语立场,一种发 现经验的新视角,一种书写经验的新方式。 从文学秩序上来说,为当代文学提供了新 的生机、力量和资源,成为一种新的文学 可能性”。当然,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 还有一些有待提升的地方,如胡平所说的 “文学性”问题,他建议大自然文学“写得 像传统意义上的文学一样具有丰厚的情感力量和深厚的文学性”,这更应该看作是一 种鼓励,一种对大自然文学走向辉煌的美 好愿景。

作者简介

任雪山,安徽泗县人,南京大学文艺学博 士,合肥学院文传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 为文艺批评、古代文论。

参考文献

[1]  黄书泉.当代文学新的生长点——关于中国大自然小说的思考[J].江淮论坛,2004(5):103-104.

[2]  唐先田.大自然文学的鲜明品格——兼论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创作[J].江淮论坛,2004(2):119.

[3]  安徽大学大自然文学研究所.大自然文学研究(首卷)[C].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13:77-78.

[4]  束沛德.人与自然的颂歌:刘先平大自然探险文学评论集[C].合肥: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1999:9.

[5]  吴尚华.人与自然的道德对话——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生态意涵初探[J].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08(6):6.

[6]  曹文英,谭旭东.从文学的人本主义到生态主义——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简论[J].邢台学院学报,2004(4):36.

[7]  韩进.中国大自然文学发端于安徽[C]//安徽大学大自然文学研究所.大自然文学研究(第二卷).北京:天天 出版社,2015:74.

[8]  汤锐.讴歌人与自然的史诗——读刘先平“长篇系列大自然探险小说”[J].江淮论坛,1997(2):113.

[9]  孙迪.中国国际安徒生文学奖提名作家创作研究[D].兰州:兰州大学,2013:23-24.

[10]  刘李娥.儿童精神家园的回归与守望——论“儿童本位”视野下的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D].长沙:湖南师范 大学,2006:20-21.

[11]  田媛.新时期儿童文学中的生态伦理意识研究[D].济南:山东师范大学,2013:167.

[12]  蒋风.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M].石家庄: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1991:388.

[13]  谭旭东.大自然文学的特点与价值[N].中国艺术报,2014-11-03(3).

[14]  吴琼.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特色研究[D].合肥:安徽大学,2016:17-24.

[15]  程虹.自然文学的美学价值[J].外国文学,2016(4):6-9.

[16]  董国艳.中国新时期生态散文研究[D].济南:山东师范大学,2016:78.

[17]  雷鸣.论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对于当代文学的意义[C]//安徽大学大自然文学研究所.大自然文学研究(第二 卷).北京:天天出版社,2015:78-83,83.

[18]  王治浩.多元媒体背景下的当代儿童文学[J].河南社会科学,2005(5):110.

[19]  王胜蓝.新世纪十年本土原创儿童文学畅销书研究[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12:38.

[20]  张金梅.大自然文学的生态智慧[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社版),2002(6):58.

[21]  张耀辉.安徽儿童文学创作纵横谈[J].安徽大学学报,1987(3):57.

[22]  王泉根.现代中国儿童文学主潮[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0:351-353.

[23]  邓琴.语文教育与儿童生态观的培育[J].语文建设,2018(14):63-64.

[24]  谭旭东.改革开放40年儿童文学的整体回顾与思考[J].当代文坛,2018(05):26.

①引文原文如此,但编辑认为此处或应为“美育”。——编者注

上一篇:解除“围困”的救亡神话——晚清科学小说新论①
下一篇:海洋文学中的“大海洋”科普理念——兼论霞子的海洋科普文学创作



文章二维码

手机扫一扫,分享好文章


全国青少年科学创作活动


科普创作 Science Writing

《科普创作》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创办较早、具有较强社会影响力的综合性科普期刊,由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主办,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从办刊开始直到1992年更名为《科技与企业》杂志,中间历经14年。 2016年6月,《科技与企业》因变更刊名停刊。同时启动《科普创作》复刊工作。

关注《科普创作》微信

《科普创作》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
文章投稿
期刊微信
期刊微信